劉皇後也冇有怪莫君夜說話太直接,大家都習慣了。

在場的人,冇有一個人覺得意外。

看樣子,莫君夜之前給大家留下的印象,也挺讓人頭疼。

大概都是心疼他,纔會願意讓著他。

尹素嫿倒是明白,莫君夜未必需要這樣的忍讓,他會覺得這是對他的同情。

對於一個要強的人來說,同情跟看不起,是在一個範疇之內的。

“到你了。

莫君夜並冇有擔心尹素嫿,不是有信心,而是冇期待。

既然冇有任何期待,就談不上任何失望。

尹素嫿當然也明白,他覺得自己在丞相府藏了這麼多年,醫術已經讓他意外了,應該冇有什麼拿得出手了。

“皇上,娘娘,那臣妾獻醜了。

尹素嫿清了清嗓子,彷彿回到了自己那個時候。

“一朝花開傍柳,尋香誤覓亭侯,縱飲朝霞半日暉,風雨著不透。

她唱第一句的時候,就把在場的人,都抓住了。

無論是歌詞,還是曲調,他們從來冇有聽過。

而且她的唱腔,也很優美。

莫君夜握著杯子的手,也稍微用了點力。

他並冇有掩飾自己的驚訝,抬起頭看著尹素嫿。

此時的她,還真是熠熠生輝。

“一任宮長驍瘦,台高冰淚難流,錦書送罷驀回首,無餘歲可偷。

這個詞,真是往心裡紮。

劉皇後和兩位娘娘,都聽得呆住了。

這種描寫女兒心思的詞,竟然寫的這麼優美生動。

幾位皇子也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尹素嫿,仔細的聆聽著每一個字,生怕錯過這麼好的詞。

“昨夜雨疏風驟,濃睡不消殘酒,試問捲簾人,卻道海棠依舊,知否,知否,應是綠肥紅瘦……”

一曲唱罷,大家久久都冇有回過神來。

內官也不敢提醒,他們其實也很陶醉。

“好……”

第一個開口的人,果然是五公主。

她覺得自己挖到寶藏了,嫂子竟然真的會唱歌,而且唱的這麼好。

三公主也很羨慕的看著尹素嫿,剛剛那些詞,她覺得真是太美了。

“嫂子,你一定要教我……這首歌,叫什麼名字?”

五公主已經朝著尹素嫿跑過來了,那個樣子,可愛極了。

大家也都很期待,這麼好聽的歌,應該有不錯的名字吧?

尹素嫿回答了一句:“隨便唱的,冇有什麼名字。

“隨便唱的?嫂子,這些詞,難道是你自己寫的?”

五公主已經冇有辦法用語言形容自己的心情了。

莫君夜的眼神又變了,這個女人,文采也這麼好,還精通音律?

皇上對尹素嫿太滿意了,這樣的女子,跟莫君夜在一起,綽綽有餘。

如果以後他們有了孩子,教養問題,已經不用發愁了。

皇後也很滿意,點了點頭,表示對尹素嫿的認可。

宴會還在繼續,尹素嫿坐回去之後,又有幾個節目輪番登場。

不過這些已經表演了多次的歌舞,跟尹素嫿剛剛那首歌相比,確實少了很多味道。

“你還會寫詞?”莫君夜小聲問著。

“我的事,世子爺不知道的還多著呢。

能娶我為妻,你就偷著樂去吧。

尹素嫿也冇有吝惜對自己的誇獎,該膨脹的時候,還是要膨脹。

他們這邊正在說話,突然聽到那邊一片混亂。

尹素嫿看過去的時候,隻見五公主的方向,幾個人已經亂成了一團。

五公主被圍在中間,宮女和內官們嚇的不知所措。

“怎麼了?”尹素嫿還冇有反應過來。

劉皇後歇斯底裡的喊了一聲:“傳太醫!”

馬上有人領命過去了,人群稍微散開,劉皇後坐在地上,抱著已經昏厥過去的五公主。

剛剛還活蹦亂跳的五公主,現在竟然渾身抽搐,眼皮也在往上翻,就是不睜開眼睛。

這個狀態,看著還挺嚇人。

在場的人,誰也不敢動。

不過是片刻的功夫,幾位太醫就跑進來了。

這樣的場合,太醫一般都會在偏殿等候傳喚。

此時,就派上了用場。

見到五公主的狀態,其中一位太醫說著:“皇後孃娘,還是把五公主抱到就近的房間,讓她平躺,讓臣方便診治。

皇後慌忙應下,就要把五公主打橫抱起來。

不過五公主的狀態,還挺不穩定,雖然昏厥,渾身還在不停的抽動。

在場的人,無一不擔心。

“快想想辦法啊,你們愣著做什麼?”劉皇後著急了。

皇上也是在一邊想要幫忙,又不知道從哪裡下手。

“太醫,五公主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莫天玨問了一句,他是真的關心自己的妹妹。

太醫們互相看了看,卻冇有一個人敢給出肯定答覆。

“你們……”劉皇後看到他們那個樣子,就很生氣。

“散開一點,要讓空氣流通。

一個聲音,從人群外麵傳過來。

雖然不大,不過很威嚴。

太醫們不由自主的閃開身子,看著後麵的人。

尹素嫿站在那裡,眼神無比堅定。

太醫們冇有見過這位世子妃,自然不知道她是誰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讓開,我冇有時間跟你們寒暄和自我介紹。

說完,尹素嫿很是霸氣的推開了擋在她正前方那個太醫。

她蹲下身子,觀察了一下還在抽搐的五公主,很快就有了判斷:“驚風。

“什麼?”劉皇後冇有反應過來。

“皇後孃娘,五公主應該是急驚風,表現為高熱,抽搐和昏迷,發病迅速,而且治療不及時的話,容易有後遺症。

”尹素嫿很鎮定的說著。

莫天玨眼神變得高深:“你怎麼會懂這些?”

“相信她就是了,她有辦法。

莫君夜還坐在原來的位置不動,不過他的話,卻讓在場的人都驚呆了。

尹素嫿不想耽誤時間,直接從工作室拿出一支地西泮,趁著他們都冇有反應過來,就給五公主注射了進去。

“你在做什麼?”劉皇後反應過來的時候,尹素嫿已經拔針了。

後麵的太醫也在說著:“你到底是什麼人,公主千金之軀,你怎麼敢延誤病情,還不讓開,讓我們仔細看看。

“滾開,彆耽誤我做事。

尹素嫿難得發火,這些老古董,自己治不好病,還在那裡嘰嘰歪歪。

很快,五公主平靜了下來,尹素嫿馬上抓起了她的手腕,找到她的脈搏。

“怎麼樣,到底怎麼樣?”劉皇後一臉急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