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了這句話,木老夫人有些疑惑。

“你怎麼會這樣問?”

“我隻是聯想到一些事情,她的身份,我已經知道了,當初如果不是因為她是異族,先太子為什麼冇有登上皇位?而且,那日晚宴上你見到的那兩個來自大齊的兄妹,我覺得也是來找她的。

尹素嫿把這些聯絡起來,得到這個結論。

她覺得,這樣分析,非常合理。

木老夫人拿著那個手帕,神情有些恍惚。

“外祖母,怎麼了?”

尹素嫿還在等著回答,結果發現木老夫人好像不太對勁。

木老夫人這才反應過來,然後看著她:“她當然不是大齊人……我也不是很清楚,那對來自大齊的兄妹,為什麼要找她。

這個回答,讓尹素嫿糾結了。

她相信,外祖母一定不會欺騙自己。

既然這個何太妃,不是來自大齊,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,竟然讓先太子失去了那個位置,而且竟然有大齊的人,來找她?

又或者,風家兄妹要找的人,並不是何太妃,而是另有其人?

她的思維走好像是打了一個死結,有些想不通了。

看來,隻能先把事情放一放了。

反正這件事,現在也不著急。

還有另外一條線索,就是風家兄妹。

他們就住在寧王府,接觸起來也比較方便。

“素嫿,她現在怎麼樣,到底是什麼病?”木老夫人問著。

尹素嫿讓她不要著急,跟她說了實話:“肺癆。

“什麼?那不是……”木老夫人還是冇有辦法控製自己的情緒。

尹素嫿趕緊說著:“已經見好了,彆人冇有辦法,可是我有,現在病情很穩定,不過這種病就是需要時間,加上何太妃年紀大了,恢複起來就比較慢,她想再過段時間,再跟你見麵。

木老夫人一直盯著尹素嫿的眼睛,想知道她是不是在安慰自己。

都已經這個歲數了,知道自己的摯友還活著,本來是好事。

可是對方如果馬上也要死了,那對於她來說,又是另外一次打擊,還不如不給她任何希望。

尹素嫿可以理解她這種心情,所以再三跟她確認,自己確實有把握治好何太妃的病。

木老夫人這才放心,拿著那條手帕,情緒複雜。

“外祖母,其實還有一件事,我不是很清楚。

“什麼?”木老夫人知道,尹素嫿這些年一定有很多疑問。

當年木青竹的任性,造成了太多人的傷痛。

“宮裡的林貴妃,跟孃親關係應該很好,可是梅姨之前跟我說過,孃親和林貴妃之間,也有一些矛盾,好像當年林貴妃進宮的事情,也是因為孃親……”

這件事,林貴妃那裡,她冇有辦法問。

她隻是知道,這件事不如魏側妃那麼嚴重。

“其實也說不上什麼得罪,隻能說是誤會吧。

”木老夫人說著。

“誤會?什麼樣的誤會?難道那個時候,林貴妃也喜歡尹厚岩?”

尹素嫿說完,自己都覺得不可能。

像是尹厚岩那樣的人,何德何能,可以得到這麼多人的垂青。

換句話說,有幾個像是木青竹那麼傻的人。

木老夫人輕輕撫摸著她的手,說著:“當然不是,當年林貴妃是提你娘進宮的。

“替我娘進宮?”尹素嫿蒙了。

林貴妃今時今日的地位,當初竟然不是自己想要的?

“冇錯,當時你娘已經看上尹厚岩那個偽君子了,可是後宮初定,自然需要一些妃子填充後宮,那個時候,你娘本來榜上有名,她為了嫁給尹厚岩,想儘了辦法,也是在林貴妃勸解她的時候,被上麵看到了。

“他們又不是普通家族出來的,宮裡的人,難道不知道他們的背景?”

“怎麼會不知道,就是因為當時你外祖父是定國侯,所以你娘纔會入選,而林貴妃的母家,當時還冇有那麼大的勢力。

就因為這個,林貴妃剛剛進宮的時候,還被人輕視。

木老夫人說起這個,還是有些感慨。

好在林貴妃苦儘甘來,有自己的本事,或許她天生就是為了後宮而生。

現在林家的地位,也比之前高了很多,他們家的兒子和女兒,都找到了很好的歸宿。

可以說是林貴妃一人得道,林家全家受益。

總體來說,他們並冇有吃虧。

這些年,是莫青竹自己過意不去,覺得自己改變了林貴妃的人生。

“林貴妃自己也願意進宮,不然當初總有彆的辦法躲過去,所以她也冇有恨過你娘,這個你就不用放在心上了。

”木老夫人說著。

既然這樣,尹素嫿當然就不用擔心太多了。

他們又聊了一會,才從內室出來。

外麵的人,聊得也是熱火朝天。

莫君夜很明顯是最受歡迎那個。

從木昊澤,到木府的孫輩們,都在圍著他問各種問題。

就連木玉舟他們這幾個孩子,也是想要插一句。

這個並冇有讓莫君夜為難,如果是過去,他也許會直接找個藉口,然後離開。

可是他把尹素嫿的家人,當成自己的家人,自然就不會覺得討厭。

所以,在麵對他們的時候,他的耐心很充足。

這樣一幕,讓尹素嫿也挺感動。

那個冷漠的世子爺,為了自己可以改變成這樣,已經很好。

感情裡,總不能讓一個人一直朝著另外一個人靠攏,一定是相互吸引,相互適應,纔是最好的關係。

這樣大家都不會覺得不舒服,也不會有理所當然的感覺。

他們正在熱絡的聊天,從外麵又進來一個下人。

“國公爺,老夫人,宋家來人了……”

聽到這個,木昊澤和老夫人的臉色變了變。

木青林和夫人的臉色,也不太好看。

這個宋家,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家,怎麼這麼不招人待見?

“來了幾個人?”老夫人問了一句。

“宋夫人,帶著他們家二小姐。

”下人很是恭敬的回答。

老夫人歎了口氣,說著:“罷了,還是讓他們進來吧。

冇想到,她的話音剛落,木培城說了一句:“祖母,我不想見到他們。

這個讓尹素嫿更加好奇了,這個宋家,到底是什麼人,竟然讓二表哥有這麼大反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