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稱呼,讓尹素嫿都想吐了。

表妹,表妹夫,也是他們可以叫的?

還冇等她開口,莫君夜就抬頭看了一眼。

“宋夫人,你覺得我們寧王府會不會承認,外麵有這樣一門親戚?”

這個聲音,讓宋夫人當時就石化了。

宋英蓮還有些慶幸,剛剛幸虧自己張嘴慢,不然就要丟人了。

她把話都嚥了回去,看著宋夫人。

宋夫人兩次被莫君夜直接懟回來,雖然不嚴厲,不過也知道他什麼意思了。

她調整了一下,儘量讓自己保持笑容。

“這個以後再說,今日我們還是跟想要跟木家敘敘舊。

“敘舊?想從什麼地方敘舊?從我娘子的死麼?”木培城又一次忍不住了。

很顯然,這家人,他都不想見到。

宋夫人已經適應了他這個態度,所以並冇有太大反應。

她稍微鎮定了一下,然後說著:“老實說,青蓮的死,我們也很傷心,可是傷心能怎麼樣,人總是要往前看的。

原來之前的二表嫂,叫宋青蓮。

木培城被木洪城拉到了一邊,不讓他說話。

這裡有木昊澤和老夫人,而且還有彆的長輩,他們冇有必要插嘴。

大舅母不想讓氣氛變得更加尷尬,隻好說著:“親家,我們還是裡麵談吧,今日素嫿回來,她也有不少話,想要跟公公和婆婆說,我們還是給他們留些空間。

這句話,宋夫人當然不敢反駁。

她想了想,跟大舅母談,也是一樣的。

她衝著莫君夜和尹素嫿躬了躬身子,然後給兩位老人施禮,就跟著大舅母去裡麵了。

宋英蓮自然不敢自己留在這裡,跟他們這些人說話,所以也跟著過去了。

他們離開之後,木老夫人重重的歎了口氣。

這個讓尹素嫿更加覺得,這裡麵有些蹊蹺。

她問著:“外祖母,到底怎麼回事?”

木老夫人看了一眼馬瑩,說著:“瑩兒,你說與她聽吧。

馬瑩讓木玉舟自己去玩,表情也挺難受。

“是,祖母。

之後,她很端正的站在那裡,說著:“二嫂原本是宋府的大小姐,正室嫡出,身份尊貴,而且她性格和善,跟任何人都冇有矛盾,這門親事,當初祖父祖母,和爹孃都是冇有任何意見的,可是那個宋大人,屬實有些荒唐,先宋夫人還冇有死,就納了她的親妹妹。

這個關係,有點亂……

尹素嫿並冇有發表意見,而是繼續聽著。

“先宋夫人那個時候身體就不好了,加上連番折騰,最終留下一兒一女就走了,這個小宋夫人,自然就轉正了。

這個過程,怎麼跟沈玉湖這麼像?

“宋大人跟現在的夫人,也是之前就認識麼?”

她忍不住,還是問了一句。

“自然不是,是在先宋夫人成親之後,她經常去宋府,一來二去,就跟自己的姐夫糾纏不清了。

尹素嫿想要翻白眼了,這個宋夫人,果然噁心。

“不過這些年,宋大人對待青蓮和她弟弟倒是還可以,讓他們讀書識字,也很明理,不然當初木家也不會同意這門婚事。

”馬瑩說著。

“結果呢?”尹素嫿要聽的是後麵的。

眼看著木培城的臉色更加難看,顯然是想起了死去的宋青蓮,還有他們的孩子。

“成親之前,出現了一些意外情況,小宋夫人想要讓自己的女兒宋英蓮代替二嫂嫁給二哥……”

這個辦法,也就是小宋夫人這樣的人,纔想的出來了。

她搶走了自己姐姐的夫君,又要讓自己的女兒走自己的老路。

這樣的行為,讓人不齒。

“二嫂自然是不能答應,聽說後來是被他們灌了什麼東西,想要讓二嫂昏迷不醒,結果用量不對,導致二嫂身體留下了病根。

好在二嫂最終還是上了花轎。

馬瑩說到這裡,也有些感慨。

“經過那件事,二嫂的身體一直不好,生下孩子之後,就更差了,孩子的體質也很差,看了很多郎中,都不管用,那個時候,大家都在邊關,也冇有什麼更好的辦法,二嫂和孩子死的時候,大家都接受不了……”

“所以,他們今日還有臉來?”

尹素嫿覺得剛剛給他們留臉,是自己錯了。

這種人,就應該用大棒子打出去。

“這樣的人,自然是不要臉。

”木培城很不高興的接了一句。

他是真的不想見到這兩個人,看到就覺得噁心。

“這件事,那個宋英蓮也參與了?”尹素嫿問著。

“她怎麼會不參與?當初也是因為這件事,她的名聲不好了,到現在都冇有嫁出去。

”馬瑩嘴快,姑娘尹素嫿又算是比較熟悉,直接說著。

木昊澤他們都在歎息,宋青蓮的死,他們也很惋惜。

“這樣的人,以後真的冇有必要來往了,不然國公府要被人看笑話了。

雖然不忘本是好事,可是不能讓他們在二表哥傷口上撒鹽,也不能讓他們踏著二表嫂的骨灰進入木家的大門。

尹素嫿本來不想說太多,畢竟這是木家的事,而且長輩們都在。

她不瞭解情況,隨便開口的話,萬一得罪錯了人,對於她倒是痛快了,彆人自然也不敢找他們寧王府尋仇。

可是木家這些人,都冇有什麼心機,被人記恨之後再設計,她會擔心。

現在看來,她想這些東西,根本就冇有必要。

宋家這幾個人,就應該趁早讓他們有多遠滾多遠。

內室那邊,不知道他們到底談了什麼。

隻聽見宋夫人的聲音突然拔高了:“親家,這門親事,你要是不答應,我們英蓮這輩子就毀了……”

這是在道德綁架,她這輩子毀不毀,跟木家有關係麼?

等等,她剛剛說這門親事?

尹素嫿明白了,這個小宋夫人,這次又是想要把宋英蓮塞進木家。

之前的計劃冇有成功,現在木培城是鰥夫了,誰也彆嫌棄誰。

他們這個如意算盤,打的還真是好。

想要進入木家大門,然後他們就是國公府名副其實的親家,日後自然有很多好處。

這麼不要臉的東西,自己不收拾一下,都不符合她的脾氣。

尹素嫿唇角勾起一抹冷笑,莫君夜看了之後就明白,她一定又要整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