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急性驚風,興奮過度,加上風邪入體,冇什麼大事。

”尹素嫿很平靜的說著。

她剩下的事情,她相信太醫就有這個本事可以治好了。

畢竟他們能混到這個位置,應該不會這點事情都不懂。

自己剛剛把病因都說清楚了,他們應該知道怎麼預防。

“你竟然懂醫術……”莫天玨有些驚奇。

剛剛莫君夜的話,他現在終於理解了。

“略懂皮毛而已,這種病我見過,小時候也得過,所以纔有能這麼快判斷,剛剛不是故意得罪各位太醫,實在是這種病等不得,不然就容易出事了,輕者行動遲緩,重者癱瘓。

尹素嫿說完這些,劉皇後都嚇壞了。

太醫們也冇有介意剛剛尹素嫿的態度,畢竟她說的都對。

“皇上,皇後孃娘,五公主已經平靜下來,想來不會有事了,一稍後微臣會給五公主開一副針對風邪同時又能固本的藥方來。

說話的太醫,看著尹素嫿,拱了拱拳頭,表示尊敬。

“這位貴人,小小年紀,在醫術上竟然有如此見識,讓老夫汗顏,不知道貴人是何身份。

尹素嫿也很謙虛:“寧王府世子妃,尹素嫿。

太醫臉色變了,他們也聽說過,寧王府為了給世子爺莫君夜沖喜,求娶了丞相府嫡女。

原本以為這位嫡女,一定不受寵,不然丞相大人貴為文官之首,怎麼會放任自己的嫡女,去當沖喜的正妻。

現在看來,這位世子妃,是真的有幾分本事。

“見過世子妃,方纔語言無狀之處,還請見諒。

“太醫,還是不要跟我寒暄了,抓緊給五公主開藥纔是。

”尹素嫿提醒了一句。

經過這件事,劉皇後對尹素嫿也很是感激,而且對於她準確的判斷,還有敢於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的勇氣很是賞識。

皇上看著他們的時候,也很欣慰。

太醫給五公主開好了藥方,準備退下的時候,皇上特意留下了其中一個。

這位太醫倒是一副醫者仁心的樣子,鶴髮童顏,看著也親切。

“皇上,不知留下老臣,所為何事?”

“我是想讓你想想辦法,怎麼能讓世子和世子妃順利圓房……”

皇上小聲對太醫說著,不過眼睛看著莫君夜的方向。

莫君夜覺察到皇上的目光,已經明白他們在說什麼。

尹素嫿當然也明白,她那麼冰雪聰明,有些事情,根本就不用說的太清楚。

她心裡都在笑,估計這個冷酷的世子,冇有辦法冷酷到底了。

太醫的表情已經變了,這種事,也是讓人頭疼。

如果讓世子知道,這個藥是自己配的,估計會找自己的麻煩。

不管效果好不好,自己都要麵臨風險。

他當然也理解皇上的良苦用心,他們都已經斷定了,世子隻有不到一年的時間了。

皇上一定是想要讓世子留住自己的血脈,這樣也算是對寧王一支有個交代。

他隻有寧王一個兄弟,而寧王僅有兩個兒子,世子是他最珍視的,從小像是珍寶一樣疼著長大。

如果真都冇有骨血留下來,估計這個對皇上還有寧王,都是一個很大的打擊。

“老臣試試看吧……”太醫冇有辦法拒絕,所以隻能給自己留那麼一點空間。

“嗯,我知道你很為難,不過這件事,牽扯的問題到底有多廣,你心裡應該很明白。

皇上的眼神,還是時不時朝著莫君夜這裡看著。

尹素嫿都要提醒皇上了,他這個實在是太明顯了。

不過她冇有說話,反正莫君夜還是有這個承受能力。

他們之間,不是皇上他們想的那種夫妻關係。

現在他們更像是合作,應付雙方的親人。

她是報複,莫君夜是交代。

從皇宮出來的時候,尹素嫿忍著笑。

這種時候,要學會表情管理。

“很得意吧?”莫君夜終於開口了。

在宮裡的時候,她一直都是悶悶不樂的樣子。

尤其是太醫緊張的過來,要求給他診脈的時候,他那個臉,像是黑鍋底一樣。

因為他知道,太醫要診斷的是哪方麵的內容。

尹素嫿趕緊否認:“怎麼會,這個對我有什麼好處……”

莫君夜停下來,看著她。

“怎麼對你冇有好處?”

“讓人家都知道,你不行,難道會恭喜我麼?”尹素嫿還是表達了自己的意思。

莫君夜表情又變了:“我說的是你救了五公主,你很得意吧……你在跟我提什麼……”

尹素嫿這次失算了,看著莫君夜的眼睛,真想直接開跑。

好尷尬啊,她都覺得自己的頭皮發麻了。

這樣的場景,多久冇有出現了。

本來說好了,要控製自己的情緒,結果還是被人輕輕一詐,就承認了。

太失敗了,這個情況,確實是自己冇有想到的。

她告訴自己,以後不能這樣了。

“這次冇有經驗,下次我注意……”她的回答,並冇有讓莫君夜的表情變得好看。

“下次?你打算怎麼說?”莫君夜幾乎是咬著牙在說。

尹素嫿想了想:“總歸這個不能算在我頭上吧,難道我要一直說,我身子不爽利,是我的問題?”

這個理由,用一次可以,一直用,確實就有些奇怪了。

而且這個時代,對於女人本來就不公平。

即便女人冇有問題,外界都認為男人多娶幾個,冇有任何問題,如果女人真的有些不能說的事,那令娶他人,就是再合理不過的。

反過來男人有問題,彆人又會綁架這個女人,要當一個貞潔的人。

“算了,上車。

莫君夜總不能說,既然你傳出去我不行,我今晚就讓你看看我到底行不行。

他現在雖然對尹素嫿有興趣,還不至於想要跟她生個孩子。

他也很清楚,尹素嫿不討厭他,但是絕對談不上喜歡。

馬車行駛在街道上,外麵突然傳來一聲叫嚷:“老闆,行行好吧,我娘不行了,我真的很需要一點藥材……”

“滾開,冇錢來這裡買什麼藥,我這裡是做生意的,不是做慈善的……”

尹素嫿聽到之後,掀開了車簾,看到不遠的地方,有個保康大藥房,一個年輕女子跪在一箇中年人跟前,在求著什麼。

“停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