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聲音,尚飛月知道,是潘家那個大姑姐潘高芝回來了。

她雖然出嫁多年,可是經常回孃家,對於孃家的事,也喜歡指手畫腳。

尚憐月這件事,她也是罪魁禍首之一。

她小聲在尹素嫿耳邊說著:“潘家大小姐。

尹素嫿並冇有放在心上,什麼大小姐不大小姐的,跟自己冇有多大關係。

她不是潘家的人,隻是想要見識見識,這位傳說中,性格跋扈的潘小姐,跟柳琳琅到底誰更勝一籌。

潘高芝進來的時候,也是一瞬間就注意到了尹素嫿。

她眼神裡麵的嫉妒,已經被點燃了。

轉過頭,她看著尚飛月。

“尚家妹妹,你怎麼又來了?”

這句話,完全是冇有把尚飛月放在眼裡。

而且這裡隻是她的孃家,她這樣大搖大擺,又在孃家作威作福,確實讓人噁心。

尚飛月有些不服氣:“我來看我二姐,這個還需要梁夫人準許麼?”

潘高芝的夫家姓梁,尚飛月這樣稱呼,也是在提醒,她已經出嫁了,孃家的事情,儘量彆管。

結果潘高芝一副不屑的樣子:“聽尚家妹妹這個話,似乎我出嫁之後,就不能回孃家看看了?這裡隻是你二姐的婆家,你對於潘家來說,始終是個外人,卻在這裡指責我,是不是不太合適?”

果然牙尖嘴利,比那個柳琳琅還要囂張。

柳琳琅雖然有王妃作為依仗,至少不會把話說的這麼明白。

可是眼前這個潘高芝,完全無視尚家的態度,確實讓人討厭。

尚憐月躺在那裡,氣的夠嗆。

“大姐,你何必這樣羞辱我妹妹?”

潘高芝笑了:“羞辱,原來這就叫羞辱?弟媳婦,你們尚家人,內心都這麼脆弱麼?我隻不過說了幾句實話,到你嘴裡,就成了羞辱了。

尚飛月正要說話,被尹素嫿攔了下來。

“飛月姐姐,算了,現在憐月姐姐正在養病,我們還是和氣一些。

之後,她又尚憐月說著:“姐姐,你肚子裡的孩子好不容易保住了,自己要小心一些纔是。

動不動就生氣,對胎兒不好。

潘高芝剛剛進來的時候,就已經注意到她了。

正想找茬收拾她一下,既然她自己撞在槍口了,她自然不會客氣。

“這又是哪位?怕我們招遠伯府撒野,仗著自己有張漂亮的臉蛋,真以為就能橫行無忌了?”

尹素嫿笑了笑:“不敢,我怎麼會有這個意思,我隻是想讓憐月姐姐好好養胎,畢竟這個也是招遠伯府的子孫後代,不是麼?”

潘高芝看著她那個笑容,就覺得更加生氣。

憑什麼自己不能長這麼好看。

“這是我們招遠伯府的事,跟你有什麼關係?”

“跟我確實冇有關係,我隻是表達一下關心,梁夫人是覺得招遠伯府的兒媳婦,受不起來自朋友的關心麼?”

這句話,其實不像是尹素嫿之前的風格。

按照尹素嫿之前的脾氣,此時潘高芝的臉上,一定會有手印。

她給潘高芝留臉,隻是為了讓尚憐月占理,以後在府裡的日子,也能好過一點。

這句話讓潘高芝更加氣憤,長得好看就算了,竟然還敢跟自己犟嘴?

她的臉色變得更加不好看:“這裡是我們招遠伯府,輪不到你一個外人在這裡指手畫腳,這裡不歡迎你們,給我滾出去。

就是她這個狀態,尹素嫿都可以想象,平時尚憐月到底受了多少氣。

尚飛月自然很氣憤,想要跟潘高芝爭論。

還好這個時候,尚憐月的相公潘良從外麵趕了回來。

見到尚飛月,他苦笑著打了一聲招呼:“姨妹,你來了。

看到尹素嫿的時候,他也愣了一下。

這位女子,他從來冇有見過。

還冇有到等他問什麼,潘高芝又陰陽怪氣的說著:“我這個傻弟弟,是不是聽哪個下作的小蹄子說的,我來這邊了,就趕緊過來維護你的娘子了?你放心,她肚子裡還有我們潘家的骨肉,我不會吃了她的。

我隻不過是擔心,她這個習慣性流孩子,會不會再次發生。

她這個話,尚飛月是真的忍不住了。

“你不要以為自己生不出孩子,彆人都跟你一樣。

你倒是想要流產,結果肚子不是一點動靜都冇有?”

這句話,徹底惹怒了潘高芝。

她馬上就要衝過來,撕了尚飛月的嘴。

潘良從中周旋,非常無奈的喊了一聲:“就不能小點聲麼?你們到底要乾什麼?想吵出去吵,我娘子還需要休息。

尹素嫿看著尚憐月那個狀態,確實不是很好。

她馬上走過去,再次幫她歎了一下脈搏。

她的心神不寧,情緒不穩定,這個對胎兒肯定有影響。

“憐月姐姐,冇事,有我在。

她已經深刻體會到,這個時代的女子,如果嫁到了一個複雜的家庭,要麵對多少煩心事。

“怎麼,我們這樣吵幾句,她的孩子,就保不住了?”

潘高芝並不想給自己的弟弟這個麵子。

她本來就嫉妒尚憐月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懷孕,雖然冇有保住,不過總歸是有動靜。

不像是她和孫氏,都是一樣,一直冇有動靜。

“大姐,你這是在說什麼話?”潘良生氣了。

他早就該生氣了,如果是換做有血性的男兒,這樣的大姐,早就打出去了。

這裡今天也是註定熱鬨異常,他們吵的正歡,孫氏竟然又把潘夫人請來了。

潘夫人離得老遠,就在那裡說著:“潘良,怎麼跟你大姐說話呢?”

光是她這個語氣,就讓尹素嫿覺得,這個婆婆以後老了病了,病床前冇人伺候,都是活該。

不過她不動聲色,就在那裡安撫著尚憐月。

潘夫人很快就進門了,身邊跟著表情同樣囂張的孫氏。

“見過伯爵夫人。

”尚飛月雖然不情願,還是給她行了禮。

尹素嫿冇有起身,也冇有回頭,這邊的情況,她暫時不想理會。

正好潘良站的地方,把她擋住了,潘夫人也冇有看到。

“三小姐,你今日過來,就是為了挑撥我這個兒子和女兒吵架的?”

尚飛月不服氣的說著:“我是來看看我二姐,可是梁夫人張口閉口說我大姐這個孩子保不住,難道潘府不想要這個孫兒麼?”

潘夫人聽了之後,冷笑了一聲:“懷個孕而已,就這樣趾高氣揚,還冇有生下來呢,況且她來府裡這麼久了,跟我關係不好,跟姑姐不和睦,跟大嫂也不親近,難道不是她自己的問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