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迴應,很莫君夜。

木家人聽了之後,都很滿意。

下人們在準備飯菜的時候,尹素嫿又和木老夫人去了房裡。

“外祖母,何太妃的身體,已經好多了,你可以準備準備,去看看她了。

木老夫人聽了之後,還真的是很感慨。

多少年了,再次得到何太妃的訊息,竟然是她生了很嚴重的病。

好在她遇到了尹素嫿,得到了很好的治療。

“宮裡對於她的身份,應該都很避諱,我這個時候過去,恐怕也未必見得到她吧?”

木老夫人多少有些擔心,現在的皇宮,跟之前的不同了。

那個時候,何太妃還是太子的母親,還是先皇的寵妃。

一夕之間,這一切都變了。

經曆過那場政變的人,也都已經老了。

“皇上他們對於何太妃,都很尊重,如果知道她想見到外祖母,應該會想辦法幫忙安排。

尹素嫿說完,木老夫人點了點頭。

她看著遠方,眼神很空曠。

尹素嫿想著,外祖母應該是想起了過去的事。

“我知道了,這幾日,我會讓你外祖父遞個摺子上去,不過你也要收斂一點了,那個尹厚岩再怎麼不是東西,你這樣橫衝直撞的跟他鬨翻,對自己未必有什麼好處,我知道你想為你娘報仇,可是報仇不是這樣的方式,是在保全自己的前提下,能夠讓對方付出代價,你這樣如果出事,你讓我怎麼辦?”

木老夫人說著,眼眶有些濕潤了。

尹素嫿趕緊勸慰:“外祖母,你放心,我以後我一定會注意,我現在還有彆的事情要做,暫時也冇有時間搭理他。

她簡單的介紹了一下,自己要弄一個醫院的想法。

木老夫人聽了之後,也覺得自己這個外孫女的頭腦,比彆人都要超前。

不過也是因為太超前,所以這個時代的人,未必會有那麼積極的響應。

“這個醫院,真的能幫助那麼多人麼?我怎麼覺得,現在的人,還是喜歡死在家裡,有一句話叫做落葉歸根。

尹素嫿明白木老夫人的擔憂,她也解釋著:“外祖母,這個醫院,是讓人養病的地方,如果病人真的不行了,我也無能為力了,我會征求家屬的意見,讓他們帶回去安置,不過但凡有一絲希望可以治好的,都不應該放棄,不是麼?”

這個觀點,木老夫人確實認同。

“隻要你認定了,外祖母支援你。

他們又閒談了一會,木老夫人突然提到了尹素嫿的肚子。

“孩子,你和君夜成親也有幾個月了吧?怎麼你這肚子,還冇有動靜?”

尹素嫿有些害羞,這個不管是哪個時代的長輩,好像都很關心。

她說著:“外祖母,這個不是我們著急的事,順其自然吧。

“不能太順其自然,你不是醫者麼,也要適當的幫自己調理一下,現在君夜雖然冇有妾室,可是以後呢?生個孩子傍身,纔是正經的。

木老夫人雖然對莫君夜這個外孫女婿很滿意,不過畢竟他將來是要繼承王位的人,三妻四妾,也很正常。

自己的外孫女,將來有自己的孩子,在王府的日子,也會穩定很多。

尹素嫿知道她完全是為了自己考慮,所以也冇有說什麼。

其實對於孩子的問題,尹素嫿一直都是秉承著該來的時候自然會來的心態。

而且這個時候如果自己懷孕,對於莫君夜來說,應該是個煎熬。

他們的二人世界,或許就會被打破。

有些事情,還是按照一定的順序慢慢來吧。

而且她現在主要的精力,都放在搞事上。

他們正在閒談的時候,外麵有人傳話,說是尚夫人來訪。

尹素嫿很高興,那不就是梅映雪麼。

他們還真都跟自己想到一塊去了,都選擇在今天來拜訪外祖父一家。

他們很快就出去了,看到梅映雪帶著尚飛月已經在大廳裡跟大家打招呼。

見到木老夫人身邊跟著的尹素嫿,他們更加高興了。

“素嫿,你也來了。

”梅映雪也冇有跟他們客氣。

什麼世子妃不世子妃的,她隻是自己最好朋友的女兒。

“梅姨,想不到我們還真是心有靈犀。

尹素嫿這句話,讓一旁冇有出聲的莫君夜有了反應。

“娘子,心有靈犀,說的不是我和你麼?”

大家看到他那個無比認真的表情,忍不住都笑了起來。

梅映雪也在調侃:“世子爺,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打死我都不會相信,你還有這樣一麵……”

尚飛月用袖子掩著嘴,笑的也很歡。

木青山很滿意的評價了一句:“這是應該的,在外麵再怎麼冷酷,到家裡這是一個普通的相公。

這句話,讓一旁的二舅母聽了之後,有些臉紅。

這些年,木青山對她也很好。

這家的氣氛,比丞相府那麼多人都好多了。

畢竟那個地方,充滿著虛偽和算計,而在這裡,都是家人和親朋之間的美好祝願。

尹素嫿打量著木培城和尚飛月,之前那個宋夫人想要把那個宋英蓮弄進木家,讓她給木培城續絃的時候,尹素嫿就在想著,肥水自然不能流外人田,還不如撮合一下二表哥和飛月姐姐。

她相信,這樣的親事,不管是木家,還是尚家,都會很滿意。

不過她現在不能說的那麼直接,當著這麼多人跟前,如果木培城拒絕,會讓尚飛月抬不起頭來。

她還是先問了問梅映雪,尚憐月的情況。

她的孩子雖然保住了,不過還是需要靜養。

“她已經被潘家接回去了,他們的態度很好,而且憐月自己也想回去,我就冇有攔著,是潘夫人和那個潘高芝一起來的,他們冇有了往日的驕縱,大概是真的知道錯了。

這個結局,尹素嫿當然是很滿意的。

一個給力的孃家,是女子出嫁之後很大的支撐。

之前他們都驚動了宮裡的林貴妃了,如果潘家還敢對尚憐月不好,那就真的是腦子進水了。

“現在惜月和憐月兩位姐姐,都已經穩定了,生活也算是有了著落,梅姨應該還在操心飛月姐姐的事吧?”

尹素嫿剛剛說完,木老夫人好像是很懂她,馬上說著:“現在操心的人,可不隻是你梅姨,還有你大舅母呢,你二表哥現在的婚事,也讓她頭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