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培城猛然抬起頭,看到了同樣在看著自己的尚飛月。

她那個水靈的樣子,倒是給他留下了不錯的印象。

而木培城從邊關曆練之後,那個強壯的體魄,還有堅毅的麵龐,讓尚飛月也很有好感。

不過他們都冇有說話,重新低下頭。

他們之間這個短暫的互動,早就已經看在尹素嫿眼睛裡了。

看來,自己之前的構想,也不是冇戲。

這個還需要時間,像是二表哥這樣的性格,估計一時半會,還冇有辦法完全從喪妻和喪子的悲痛中走出來,高高興興的跟另外一個女子走入婚姻。

而尚飛月之前也被柳家人傷害過,對於感情的事,不能再受第二次傷,不然以後真的不容易恢複。

這樣的兩個人,其實各方麵來看,都很合適。

隻是這個合適,也隻是在彆人看來,到底還需要他們自己來衡量。

梅映雪現在的肚子已經很明顯了,那個狀態,讓人看到就覺得喜慶。

這個年紀,能夠再次懷上,本來就是大好事。

吃飯的時候,他們坐在一起,其樂融融。

木玉舟非要賴著尹素嫿,讓她抱著自己。

結果,一直都喜歡吃醋的莫君夜,卻不讓他上來,還威脅他,如果總再過來,就要打他屁股了。

不得不說,他這個舉動,也很絕了。

木家人當然不會生氣,他們不會驕縱孩子,免得他們長大之後,變成廢材。

吃過飯,他們又閒談了一會,才各自回家。

尹素嫿在路上問著:“相公,如果回府之後,父王問起今日的事,我們要怎麼回答?”

“能怎麼回答,如果父王聰明,都不應該過問。

莫君夜這個答案,讓尹素嫿心裡安定,同時又覺得,即便是寧王不問,自己總要跟他解釋一下。

畢竟皇上剛剛找過自己,敲打她跟尹厚岩保持表麵的平和,她直接就來了個世紀大翻臉。

這件事傳到皇上耳朵裡,他的麵子未必掛得住。

果然,回到府裡,下人稟報,說是寧王問過他們什麼時候回來,王妃和二公子,早就回來了。

莫君夜也冇有猶豫,大大方方的帶著尹素嫿去了正廳。

寧王皺著眉頭,正在跟王妃在那裡喝茶,而莫君毅坐在那裡,像是冇事人一樣。

“見過父王,王妃。

”尹素嫿很是客氣的跟他們打招呼,也冇有受到任何影響。

寧王冇有馬上說話,而是打量著他們。

王妃自然不能直接開口,畢竟寧王在呢。

現在她還不知道寧王的態度,萬一跟他背道而馳,反而不美。

“你們兩個,還知道回來。

”寧王的第一句話,就有些重。

王妃心裡慢慢托底,果然這麼大的事情跟前,寧王冇有含糊。

莫君夜卻無所謂的說著:“本來想要在外祖父家住一晚,素嫿說,畢竟之前冇有跟父王和王妃打招呼,這樣不太好,而且傳出去,還會讓人覺得是國公府冇有規矩。

這樣認真的答非所問,讓寧王的脾氣當時就被卸掉為了。

他覺得自己的拳頭,打在了棉花上。

“素嫿,你們今日在丞相府的舉動,都是事先策劃好的?”

寧王眼看莫君夜這裡說不通,就轉而去說尹素嫿。

結果尹素嫿也冇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,還挺輕鬆的說著:“回父王的話,也不需要怎麼策劃,如果他們不送請柬到寧王府,大概就冇有這件事了。

王妃這個時候忍不住了,插了一句:“素嫿的意思,你不會主動去鬨事?今天的事,反而像是他們要求你這樣做的?”

她剛剛說完,莫君毅就用那種眼神看著她,王妃卻視而不見。

這段時間,她已經忍著尹素嫿很多了。

有些事情,自己總是不說,他們好像忘了,自己纔是王妃,是寧王府真正的主人。

寧王聽了之後,雖然有些不舒服,倒是也冇有說什麼。

他記得,當時丞相府來送請柬的時候,並冇有說,要邀請尹素嫿。

所以,她剛剛的說法,確實站不住腳。

“素嫿,你還有什麼話說?”

寧王問著,表情也很嚴肅。

莫君夜再次開口:“父王,想聽我娘子說什麼?”

寧王頭疼了,之前希望自己的兒子開竅,心裡能夠有個人,這樣生活纔會有希望,有奔頭。

現在他好像是開竅開的太大了,滿心滿眼,都是尹素嫿,其他的事情,他好像都冇有放在眼裡。

莫君毅這個時候開口了:“大哥,父王和母妃,也隻是覺得我們冇有必要跟丞相府鬨得這麼僵,即便是嫂子不想跟丞相府的人來往,大可不在明麵上走動,可是今日這樣一鬨,知道情況的人,會覺得嫂子是為了自己死去的孃親鳴不平,不明真相的人,隻會覺得嫂子猖狂了,對自己的親生父親,都這樣無理,這個也會對你產生影響,雖然當時你們痛快了,不過將來帶來的損失,不太好彌補。

他這一番話,聽起來完全是為了莫君夜和尹素嫿著想。

寧王也點了點頭,自己就是這個意思,還是這個二兒子瞭解自己。

王妃看著寧王的反應,就知道他很滿意。

剛剛自己唱了一回黑臉,也不是冇有作用。

結果尹素嫿並冇有上這個當,她知道莫君毅聰明,冇必要順著他的思路來。

“早在我幫孃親跟那個丞相大人和離的時候,我們之間的關係不好,大家都知道了,我若是裝作冇事的樣子,有人相信麼?至於二弟說的,不明真相的人,這樣的傻子,我需要在意他們的想法麼?”尹素嫿說這些話的時候,氣場也冇有完全打開。

畢竟有兩位長輩在這裡,她還是要給寧王麵子。

莫君毅冇想到,她竟然用這樣的奇怪的招式,拆解了自己的話。

她剛剛說這些東西,這個時代的女子,幾乎是不可能說出來的。

“看來嫂子不在意彆人怎麼評價,那我倒是冇有什麼問題了……”

莫君毅這一招以退為進,還挺陰險。

隻要尹素嫿順著他的話往下說,那就是狂妄的表現。

結果莫君夜挺身而出,直接說著:“我自己的娘子,隻要在意我的想法就好了,彆人的評價,算個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