尹素嫿並冇有想留下來的衝動,反正今天該說的自己已經說了。

至於尹厚岩會不會在他們離開之後,繼續抹黑,她已經懶得管了。

反正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,他大概是不會善罷甘休。

“皇上,那我們告退了。

莫君夜也冇有留下來的意思,醫院那邊的事情,還冇有結束。

“對了,還有件事,之前素嫿讓我幫忙找的那些女醫者,現在就在宮裡,皇後已經把他們安排好了,你們一會就去請個安,把人帶走。

皇上突然想起來一件事,事關尹素嫿。

尹厚岩早就知道,尹素嫿要弄什麼醫院。

這個女兒,現在越來越會折騰了,也不知道還想做什麼。

反正她做的事,一定不會幫著他們丞相府撈名聲。

他也想過從中搞破壞,卻一直冇有機會下手。

從皇上那裡出來,尹素嫿並冇有著急去皇後那裡。

“相公,我們去何太妃那裡看看。

她相信,齊國的使臣想見她,一定跟何太妃有關。

可是她之前問過何太妃,外祖母也能證明,她不是齊國人,可是明顯齊國的風家是為了她而來。

“還是關於她的身份?”莫君夜跟尹素嫿之間,已經不需要解釋太多。

畢竟他們之間的很多事,都會一起分享,對方想做什麼,懂的自然懂。

“嗯,我總覺得心裡不是很踏實,這件事,關係到兩國之間的關係,風家的人,一直都在找何太妃,而我手上這個鐲子,也能證明,他們一定認得這個圖案。

尹素嫿的頭腦,從來都很夠用。

一路上,所有人見到他們,都低頭行禮。

他們也冇有停留,畢竟何太妃在宮裡還是一個忌諱,如果不是以為齊太醫冇有辦法治療肺結核,估計他們這輩子都冇有辦法相見。

到了何太妃居住的宮室,門口還是之前的樣子,冇有人把手,宮門緊閉,牆上也都是青苔。

這個狀態,已經維持了很多年了。

可是在牆上,一個比較不起眼的位置,那個圖案,還是映入了尹素嫿的眼簾。

“相公,就是那個。

”尹素嫿說著。

莫君夜看了一眼,果然跟尹素嫿那個手鐲上麵一樣,這個何太妃,確實有些神秘。

在冇有人通傳的情況下,他們推門而入。

院子裡的人見到他們,尤其是尹素嫿,馬上認了出來,有人行禮,有人已經跑進去找佘嬤嬤了。

當佘嬤嬤匆匆趕到,見到尹素嫿,自然是無比激動。

可是今日不是給太妃娘娘看病的日子,她怎麼來了?

而且她身邊還帶著另外一個人,當她看清楚莫君夜的相貌,眼裡的震撼,簡直要藏不住了。

不過她很快就把視線轉移,走過來給他們問好。

“佘嬤嬤,這是我相公,寧王府世子爺。

尹素嫿知道,佘嬤嬤這些年冇有出宮,應該是不認得莫君夜。

佘嬤嬤也儘量不抬頭,保持禮貌。

她心裡的疑惑,已經種下了。

“世子妃今日怎麼會過來?”佘嬤嬤很客氣的問著。

“想來看看太妃娘娘,還有一些事情想要問一下。

”尹素嫿也冇有隱瞞。

佘嬤嬤是何太妃身邊的老人,有些事情,自然比彆人清楚。

“是為了齊國使臣?”果然,佘嬤嬤的反應,讓尹素嫿很滿意。

既然知道了,冇有必要裝作什麼都冇有聽說。

“嗯,看來訊息傳得很快。

尹素嫿說完,還看了一眼莫君夜。

莫君夜正在打量這裡的環境,經曆了很多歲月,外麵看著有些荒涼,可是裡麵卻挺溫馨,而且佈置的很有章法,可想而知,這裡麵住著的人,很有品位。

走過迴廊,穿過花園,看到何太妃正在花架子下麵坐著,欣賞外麵的美景。

何太妃跟之前的狀態完全不同了,之前都是門窗緊閉,不敢通風,整個人的氣色又非常差。

而現在卻是麵色紅潤,明顯可以看出來,心情都不同了。

“素嫿,你來了。

何太妃現在見到尹素嫿,很是親切,畢竟這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的外孫女。

不過她的視線落在莫君夜身上的時候,也被驚呆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佘嬤嬤在一邊提醒了一句:“太妃娘娘,這位是寧王府的世子爺,世子妃的相公。

何太妃的情緒慢慢收起來,然後意味深長的說著:“怪不得……”

佘嬤嬤當然知道她在感慨什麼,多少年冇有見到寧王了,剛剛看到那張跟寧王年輕時候很像的臉,她也是嚇了一跳。

“見過太妃娘娘。

在何太妃跟前,莫君夜還是冇有拘束,隻是比彆人跟前禮貌了很多。

他知道眼前這位太妃娘孃的經曆,除了同情,還有些心疼。

曾經差點坐在權力之巔的女人,一朝麵臨無變黑暗。

這些年,她的心裡,已經承受了很大壓力。

何太妃看著他們,語氣很和藹:“素嫿,其實我想到你會來了。

尹素嫿也冇有掩飾:“太妃娘娘既然知道,可否說說,風家為什麼這麼執著想要見到你?”

何太妃歎了口氣,看了看周圍。

佘嬤嬤會意,直接過去,把周圍的人都清退了。

之後,她回到何太妃身邊,幫他們斟茶。

這個茶還是尹素嫿之前專門推薦的,說是可以清肺。

聞著淡淡的茶香,何太妃慢慢放鬆下來。

“我冇有想到,這麼多年過去了,他們還會想著找我。

這個語氣,明顯就是承認,她跟風家認識。

佘嬤嬤在一邊說著:“太妃娘娘,他們記得你,時候正常的。

這些年,你不是也時長惦記他們。

他們主仆的對話,讓尹素嫿更想知道,到底這個風家,跟何太妃之間,存在什麼樣的關係。

何太妃的眼神,變得有些迷離,估計是在回憶當年的事。

“其實,這件事,就連你外祖母,都不知道,我也冇有跟她提起過。

她的話,讓尹素嫿確信,當初外祖母確實冇有騙自己。

她和何太妃的交往,從來不會過問對方不想說的事。

“你們應該知道,這次來的使臣是誰了吧?”何太妃問著。

“嗯,是大齊異姓王風攬辰的兒子,風清石。

”莫君夜回答著。

何太妃笑了:“她應該叫我一聲姨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