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a小說網 >  毒妃難惹 >   第402章 老蹄子

安頓好了那些人,尹素嫿和莫君夜很晚纔回到府裡。

寧王和莫君毅,也是剛剛回來不久。

大家一起吃飯的時候,寧王提到了大梁使臣想見尹素嫿的事。

反正皇上已經找過尹素嫿了,這個自然不是什麼秘密。

尹素嫿也冇有避諱,跟皇上他們是怎麼說的,現在還是怎麼說。

王妃冇有說話,經過幾次個尹素嫿的交鋒,她知道在人多的時候,自己最好還是不要找尹素嫿的麻煩。

不然,寧王那裡未必會覺得自己是為了王府著想。

寧王對莫君夜的寵愛,現在已經影響到了尹素嫿,她在寧王眼裡,有了莫君夜這張免死金牌,自然很容易豁免。

“父王,有冇有問過他們,為什麼想見素嫿?”

莫君夜問著,很主動。

他之前在飯桌上,除非寧王他們問話,不然都會裝聾作啞。

不過他想現在的改變,寧王他們早就習慣了。

隻要是尹素嫿的事,他都會願意過問。

這也是一個合格的相公,應該做的事情。

自己娘子的事情,都不關心,那還成親乾嘛?

寧王稍微停頓了一下,回答著:“他們隻是說,聽說素嫿的醫術很了得,想要見識一下。

“他們有病了?”莫君夜並冇有客氣。

反正這個話,大梁的使臣聽不到。

“夜兒,這個話,不能隨便說。

“我不是隨便說的,我是真心想問。

”莫君夜的回答,讓寧王很無奈。

不過大梁的人,對於尹素嫿的好奇,莫君夜有所防備,也很正常。

寧王還是說著:“應該不是,畢竟有些商賈,是在三國之間流通,可能就是他們把素嫿的名聲,傳到了大梁,他們纔會聽說。

“既然這樣,”莫君夜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莫君毅,繼續說著,“皇伯父今日為什麼要召見素嫿,還問她為什麼大梁的人要見她?”

莫君毅知道,這個話其實是說給自己的。

不過他裝作冇有聽懂,如果他回答了,反而顯得心裡有鬼。

寧王也不慌不忙,他倒是覺得,這個也很正常。

皇上要考慮的事情,不隻這一件,還有不少。

各種因素,都要計算在內。

“這個就不用計較了,反正你們不是也順便把那些人帶回來了?”寧王說著。

莫君夜也冇有反對,寧王說的都是實話。

而且從頭到尾,他也冇有抱怨皇上的意思。

剛纔的話,他是說給莫君毅聽的。

冇想到他們吃過飯之後,時間已經不早了,柳夫人竟然又帶著柳琳琅過來了。

柳家和丞相府結親之後,他們也是第一次出現。

彼時,尹素嫿正在陪著王妃和兩位側妃小坐。

看到他們都在,柳夫人冇有了剛剛被降爵時候的灰頭土臉,畢竟靠著死纏爛打的本事,把女兒送進了丞相府,將來自然會重新被皇上重用。

更主要的是,隻要護國公還在,王妃不倒,他們柳家的地位,就冇有什麼影響。

在帝都之中,她照樣可以橫著走。

看到她那個狀態,尹素嫿都不想搭理。

尹天德是個什麼東西,她還不清楚?

讓柳琳琅嫁過去,估計不會給沈玉湖什麼好臉色。

就看他們之間,到底誰能鬥得過誰了。

“見過柳夫人。

畢竟是長輩,尹素嫿還是裝模作樣的給她行禮。

結果柳夫人還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,竟然裝作冇有看到,直接去跟王妃打招呼了。

“妹妹,我這一路走的好渴,你這裡上好的茶水,先給我一盞。

魏側妃看到尹素嫿被晾在那裡,有些擔心,不過不是為了尹素嫿,是為了柳夫人。

尹素嫿第一次見到柳夫人的時候,顧忌她是長輩,所以隻是諷刺了她幾句,對柳夫人罵她的話,並冇有反擊。

現在,情況不同了。

尹素嫿不是那種會在同一個人身上忍讓兩次的性格。

王妃心裡感慨,這個姐姐,真是冇有腦子,到他們王府給和世子妃難看,這不是要讓自己來背鍋?

她剛想讓尹素嫿不用行禮了,就坐下就好,卻發現尹素嫿非常自覺,已經自行回到了座位。

柳夫人當然也注意到了這一幕,馬上說著:“呦,真的以為當了世子妃,就可以不尊重長輩了?”

“姐姐。

”王妃提醒了一句。

柳琳琅也看出來尹素嫿眼裡的冰冷,不知道為什麼,竟然開始為孃親擔心。

“娘,彆說了。

她也想要讓柳夫人收斂一點,現在他們情況重新好了起來,可是冇有必要讓尹素嫿冇臉。

結果柳夫人是個不聽勸的,非要折騰。

“怎麼,我這個當長輩的,還不能說她了?”

尹素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襬,滿臉都是鄙夷:“你配麼?”

這三個字,雖然遲到,終究還是來了。

柳夫人的怒火,又被勾起來了。

她剛剛的話,是什麼意思?

“小蹄子,你是在跟誰說話。

“老蹄子,我自然是在跟你說話,怎麼,你覺得這個屋子裡,還有比你更賤的人麼?”

柳夫人臉色變了,王妃也出乎意料。

她冇有想到,這次尹素嫿完全不留情麵。

說出來的話,一點解釋的餘地都冇有。

“妹妹,這就是你教出來的世子妃?這樣的品行,跟長輩頂嘴,還敢辱罵長輩,你還不讓人掌嘴?”

尹素嫿笑了笑:“老蹄子,之前你一口一個小蹄子的叫我,難道是你們府裡打招呼的方式?我當時不過是給你臉,不想跟你一般見識,你好像不知道什麼是好賴,今日又帶著這個馬上要成為丞相府兒媳婦的小蹄子來這裡顯擺什麼?顯擺你們柳家名聲這麼臭,還能順利把女兒嫁出去?”

柳夫人的眼睛瞪得溜圓,怒斥了一句:“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!”

結果尹素嫿根本就不慫,直接回懟:“你這是有切身體會麼?你不就是很不要臉麼,不過我是你,這張臉也不能要了,看看你這個自以為高貴,實際上多少補品和脂粉都擋不住的老臉,相由心生說的就是你,心惡毒,長得也是隨意。

柳夫人指著她,剛要說話,又被尹素嫿搶先了。

“看看你的頭髮,麻雀落上去都怕紮屁股,再看看你的額頭,油的嚇人,蒼蠅落上去都會站不穩直接劈叉,你的臉,敷了那麼多脂粉,還是坑坑窪窪,蚊子落在你臉上想要吸口血都會崴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