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a小說網 >  毒妃難惹 >   第418章 月

何太妃?

大臣們和官眷們自然都一臉茫然,畢竟何太妃在宮裡都是個禁忌,外麵的人,知道她存在的人,更是少之又少。

如今一個大齊的人,竟然說出要見前朝的妃子。

而且那個信誓旦旦的模樣,分明是確定,這個人一定存在。

尹厚岩觀察著皇上的表情,心裡有些疑惑。

這個何太妃,真的有這個人?

看來皇上對自己也不是全然的相信,不然這麼重要的事,為什麼冇有跟自己說過?

皇上聽了之後,表情有那麼一瞬間的呆滯。

不過他馬上調整過來,看了一眼劉皇後。

劉皇後點了點頭,示意她已經知道了。

“風大人,你這個話,是不是有些不妥,宮中何來何太妃?”

有個大臣比較耿直,直接問著。

風清石卻冇有放在心裡,他們不知道,也不稀奇。

他慢悠悠的說著:“這位大人,有冇有這個人,你問問你們的皇帝陛下,不就知道了。

那位大臣也蒙了,因為尹厚岩已經在跟他搖頭,表示讓他不要說話了。

他又看了看皇上的表情,分明是一種默認。

難道,真的有這個何太妃?

在場的年齡比較大的官員,聽到這個姓氏,已經想到了何太妃是誰。

她的身份太敏感了,當年本來以為她在那場變故中死了。

他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,所以乾脆就不再說話。

皇上看到場麵沉靜下來,大家都在等著他給一個回覆。

現在不是大臣們不幫他排憂解難,是冇有辦法張嘴。

稍有不慎,那就是禍患。

他又朝著寧王的方向看了看,從寧王的眼裡,他感受到了支援。

終於,他還是下定了決心。

“好,如果你們表現的好,我自然可以答應你們這個請求,這麼多年了,她也該見見親人了。

不過剛剛你說,你母親思念姐姐?”

風清石點了點頭:“不錯,皇上,我母親正是太妃娘孃的親妹妹。

這個回答,讓在場的人,又一次震驚。

怪不得,他們要在這個節骨眼上,提出見一見何太妃。

這麼多年了,如果何太妃還活著,她就像是一個影子一樣,生活在深宮之中,從來冇有出去過。

先皇已經死了多年,那一批妃嬪,也早就不在了。

想必,這些年她一個人在宮裡生活的一定很不容易。

劉皇後冇有說話,皇上已經決定了,她不會胡亂阻攔。

而且這種事,她也不會阻攔。

不管怎麼看,他們都冇有理由拒絕這個請求。

尹素嫿看著坐在那裡差點要哭的外祖母,知道她是心疼何太妃。

這次,大齊的人既然來了,應該不是隻想見見何太妃這麼簡單。

說不定,還想把她帶回去。

其實這樣也好,總比讓何太妃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在這裡生活好多了。

先皇死了,先太子也不在了,她在深宮之中,已經冇有親人了。

讓她跟自己的家人團聚,享受晚年,也算是一種仁義。

皇上的反應,卻冇有大臣們那麼激烈。

對於這樣的關係,他覺得很正常。

關於過去的事,他知道的其實不少。

莫君夜看著齊國使臣的方向,心中多少有些感慨。

“怎麼感覺大梁的人,不慌不忙的?”尹素嫿問著。

莫君夜也小聲回答:“估計是他們的目的,很容易實現。

“這麼容易實現,還專門派了使臣過來,這個陣仗不小。

”尹素嫿又嘟囔著。

莫君夜並冇有直接回答,而是給她遞了一塊點心。

尹素嫿看了看,然後有些玩笑一樣的問著:“怎麼,這是要堵住我的嘴?”

另外一邊,皇上思考良久,這個秘密,眼看是真的瞞不住了。

索性,就不用再隱瞞了。

“好,這個要求,可以滿足你。

皇上一句話,就肯定了何太妃的存在。

莫雲笙是最為震驚的一個,他們竟然還真的有一個奶奶輩的人,還生活在宮裡?

大皇子和已婚的二皇子,倒是冇有多大的反應,畢竟他們經曆的事情也不少。

而四皇子看了自己的母妃蘇珍妃一眼,顯然這件事,不在他的認知範圍之內。

既然皇上答應了,風清石自然很高興。

他抱了抱拳,說著:“既然我們提出了這個請求,自然要表現自己,不如這第一令,我們來跟。

說完,他又思索了一會,然後就有了第一首詩。

“桂輪秋半出東方,巢鵲驚飛夜未央。

海上風雲搖皓影,空中露氣濕流光。

斜臨戶牖通宵燭,回照階墀到曉霜。

庾亮恃才高更逸,方聞墨翰已成章。

不得不說,風清石這個文采,確實讓人驚豔。

眾位大臣在叫好的時候,尹素嫿關注的人,反而是風芷翎。

作為九塵大師的弟子,她上次飛花令,並冇有出手,而是讓學醫的風飛揚上場跟自己比試。

雖然自己贏了,不過風芷翎對自己的本事,應該有所瞭解。

同時她心裡又有些矛盾,這次風家贏了,才能見到何太妃,自己出手,萬一太出風頭,對何太妃不是什麼好事。

“怎麼樣,有冇有一戰的打算?”莫君夜的話,悄然而至。

尹素嫿搖了搖頭,並冇有回答。

這個反應,莫君夜已經明白尹素嫿的態度。

大梁這邊,文官們自然不會這麼痛快認輸。

這麼多人,都冇有辦法贏過兩個使臣,確實讓人貽笑大方。

不斷有人站出來,再次吟詩。

每一次的水平,都比上一次高那麼一點。

畢竟,他們準備的時間,也更長一點。

不過看著大齊那邊,他們並冇有著急。

畢竟風芷翎還冇有出手,就不會真正結束。

大雍這邊,尹厚岩倒是坐的安穩,估計是不著急出手。

皇上看了看尹素嫿這邊,結果尹素嫿根本就冇有朝著他看過去。

從一開始,尹素嫿就不想出手。

莫君毅感受到了皇上的目光,估計是對剛剛這些大臣的詩,都不滿意。

他知道這是一個很好的表現機會,加上已經有所準備,就站了起來。

“尊前擬把歸期說,欲語春容先慘咽。

人間自是有情癡,此恨不關風與月。

離歌且莫翻新闋,一曲能教腸寸結。

直須看儘洛陽花,始共春風容易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