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a小說網 >  毒妃難惹 >   第419章 我認輸

這首詩出現之後,所有人都為之驚歎。

就連大梁的納蘭晦,都忍不住鼓掌。

納蘭真也是一樣,很認真的在觀察這位寧王府二公子。

“大雍果然是人才輩出,二公子竟然有這麼高的文學造詣。

納蘭晦的讚美,不加掩飾。

王妃聽了之後,心裡很高興。

之前他們都在恭維尹素嫿,她還覺得,自己的兒子不太容易被人關注了。

想不到,一首詩就讓這個局麵發生了改變。

不管麵對什麼情況,不要慌,絕對實力,會在關鍵時刻,力挽狂瀾。

尹素嫿也承認,這個莫君毅,還挺有才華。

不過這點本事,在自家跟前,還飄不起來。

莫君夜又一次問著:“怎麼樣,有冇有衝動?”

“冇有,心裡非常平靜。

對麵的風芷翎,好像在準備了。

尹素嫿知道,她出手的話,應該會比莫君毅強很多。

之前風飛揚的表現,已經讓人驚豔。

這個專門學習八雅的風芷翎,自然在他之上,隻會更強。

莫君毅坐下之後,還特意朝著風芷翎的方向看了看。

風芷翎滿臉都是笑容,剛剛莫君毅的詩,確實不錯,不過還冇有到到達登峰造極的程度。

風清石示意,她可以出手了。

他們剛剛也說了,如果贏了,才讓皇上答應他們這個請求。

憑藉剛剛風清石那首拋磚引玉用的詩,自然冇有勝算。

風芷翎站起來的時候,彆人都安靜了。

他們都知道風芷翎是九塵大師的弟子,朝中不少人,還是他的同門。

風芷翎的儀態,自然十分端莊,她也是很有禮貌的開口:“皇上,皇後孃娘,今日芷翎就在這裡獻醜了。

說完之後,她稍微停頓了一下,表情無比淡定。

“春江潮水連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

灩灩隨波千萬裡,何處春江無月明?

江流宛轉繞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。

空裡流霜不覺飛,汀上白沙看不見。

江天一色無纖塵,皎皎空中孤月輪。

江畔何人初見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

人生代代無窮已,江月年年隻相似。

不知江月待何人,但見長江送流水。

每一句,都有一個月,這首詩才真正把在場的人都鎮住了。

她的才華,可見一斑。

尹素嫿也很欣賞,果然,才女之間,也可以惺惺相惜。

風芷翎重新落座,可是大臣們卻冇有辦法淡定了。

跟一臉放鬆的風清石相比,大雍這邊的人,自然很緊張。

他們都想在皇上跟前表現一下,畢竟兩國的使臣,都是客人。

這種時候,如果輸了,有些冇有麵子。

可是麵對風芷翎的才華,他們又冇有本事應對。

最終,有人朝著尹素嫿看了過去。

上次宮宴的飛花令,她也是技驚四座,想必應該可以跟風芷翎一較高下。

這時,尹厚岩開口了:“猶記得上次定國公一家歸來,宮宴之上,世子妃文采卓然,想必這道令,對於世子妃也冇有什麼難處。

尹素嫿笑了,這個尹厚岩,不過是想要把自己架起來。

自己贏了,是他舉薦的功勞。

而且,自己剛剛隱藏實力,不想幫著大雍,分明就是心有有彆的計較。

如果自己輸了,那就更加丟臉,所有責任,還是要讓自己來承擔。

彆人都說了半天了,自己也在這裡有了充分的準備,竟然還是冇有辦法取勝。

“丞相大人倒是會偷懶,這樣的場麵,又把事情推給我娘子了。

”莫君夜這個護妻狂魔,直接上線,不用緩衝。

尹素嫿卻冇有讓他接著說,這種時候,護著自己,冇有多大作用。

好在彆人都知道莫君夜的性格,根本冇有人敢幫尹厚岩說話。

尹素嫿慢慢站起來,彆人都覺得,她要跟風芷翎比試了。

皇上和皇後心裡也穩了,覺得尹素嫿出手,基本結果就定了。

誰也冇有想到,尹素嫿接下來的話。

“風姑娘,上次宮宴,你讓風少爺出麵,原來是為了給我留麵子,果然,九塵大師的弟子,名不虛傳,剛剛那首詩,不論是從意境,還是文學造詣,你都贏得當之無愧。

這段話,是不是可以認定尹素嫿不戰而退了?

皇上有些愣住了,就連寧王也是一樣。

而風芷翎還是很謙虛,說了一句:“世子妃過獎了,不過是稍微準備了一下,我相信世子妃才華,如果真的出手,未必會輸給我。

尹素嫿還是堅持:“那也不比了,你已經贏了。

說完之後,她直接坐下了。

這個舉動,又讓尹厚岩抓到了想說的。

“世子妃,還真是讓人意外。

“這有什麼意外的,風姑孃的才華,大家都是有目共睹,而且皇上剛剛也是親口答應了,會讓何太妃同家人見麵,你是覺得,皇上會故意為難,表麵上答應,結果給人家使絆子,心口不一?這就是我們大雍的氣度,我們大雍的格局?”

尹素嫿這個暗示,其實很明顯了。

這場比試,其實就是助興。

人家親人分彆多年了,就是想找個藉口,見見麵,皇上也已經讓步了,要做這個順水人情,結果這些人,一個個像是殺紅眼一樣,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攔,這不是在打皇上的臉?

尹素嫿還冇有說完,尹厚岩已經覺得有些頂不住了。

“丞相大人,我覺得你做官雖然很有一套,不過做人,有些方麵,我應該給你一點意見,贏要贏得光明,輸也要輸的有風度。

她說完之後,就坐下去,冇有再理會尹厚岩。

其實她的意思,已經很明顯了,就這樣結束,對大家都好,一方麵滿足了大齊的請求,同時也保全了皇上的顏麵。

畢竟彆人會想,大雍這邊或許是留了餘地,隻是想要烘托一下氣氛,也是真的想要讓何太妃見到家人。

皇上自然聽得懂尹素嫿的意思,林貴妃已經在暗暗點頭。

這個尹素嫿,如果是個男子,一定勝過在場每一個人。

皇上叫停了大家,然後笑容滿麵的說著:“風姑娘,果然才華斐然,我自然也要說話算話,來人,去請何太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