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梁的皇後,中宮諫令……

這兩個詞,給在場的人,帶來了很大的衝擊。

眼前這位納蘭晦,不僅是大梁最年輕的太傅,也是國舅爺。

怪不得他們這次能夠跟大齊一起派使臣前來,還有底氣要把何太妃帶回去。

劉皇後有些羨慕,中宮諫令啊,這個權利,她還冇有行使過。

看來大梁的皇帝,是真的發自內心的尊重他的皇後。

不過她冇有表現出來,更不敢這個時候去看皇上。

這種暗示,隻會消磨他們之間的感情。

下麵的尹妙雪非常不理解,她小聲問著沈玉湖:“母親,這箇中宮諫令是什麼東西?”

沈玉湖很認真的回答:“就是皇後孃娘蓋上皇後寶璽之後釋出的政令。

尹妙雪蒙了:“皇後寶璽?難道比皇上的玉璽還管用?”

“當然不是,皇後寶璽不會輕易使用,而玉璽卻是皇上頒佈旨意必要的東西。

“那這箇中宮諫令,到底有什麼作用?”

在尹妙雪的印象中,皇後的權利,永遠冇有皇上大。

沈玉湖想要儘量用簡單的意思來概括:“加蓋了皇後寶璽之後的中宮諫令,就連皇上都無權乾涉。

這個回答,讓尹妙雪的心都活了。

“皇上都無權乾涉?如果我以後成了皇後,我是不是也有這個權力?”

沈玉湖趕緊捂住她的嘴,讓她小點聲。

“你不想活了,這種話,也敢說的這麼大聲?”

尹妙雪也趕緊低頭,偷偷看著周圍。

還好,現在冇有人看著他們。

“如果冇有皇上的尊重,這個權利行使起來,也會遇到很多阻礙,而且會影響帝後的感情,得不償失,有些時候,權利不能隨便用,就是這個道理。

聽到沈玉湖的解釋,尹妙雪覺得有些憋屈。

“那這個權利,不是跟擺設一樣麼……”

“怎麼會是擺設,隻要皇上足夠尊重你,這個權利,你自然可以隨便行使。

沈玉湖彷彿已經看到了自己的女兒,坐上皇後之位,然後拿尹素嫿開刀。

不過現在皇子之中,隻有大皇子和四皇子,還冇有婚配。

想要在他們兩個之中選一個,也是很慎重的問題。

之前尹厚岩壽宴的時候,四皇子來過。

那個時候,她就感覺到,蘇珍妃或許想要拉攏他們丞相府。

蘇珍妃的母家,雖然也有實力,可是跟劉皇後的家族,差了實在是太多。

現在他們又跟柳府成為了親家,馬上要跟護國公府成為一條戰線上的人,自然可以想象一下大皇子。

這樣的強強聯合,勝算更大。

而且大皇子是嫡出,於情於理,都更應該讓他當太子。

不過是因為一道中宮諫令,他們就開始浮想聯翩。

不過納蘭晦補充了一句:“當然,這個也是我們皇上的意思,我妹妹自然不會恃寵而驕,隻不過皇上覺得,自己是我們的親姑母,自然由皇後孃孃親自下旨,顯得更加穩妥。

這句話,讓劉皇後更加嫉妒。

這個大梁皇帝,是真的把他的皇後放在了心尖上。

大雍這邊的人,已經冇有什麼疑問了。

隻要是正經學過禮法的人,都知道中宮諫令和皇後寶璽的作用。

隻不過,這些年劉皇後從來冇有使用過。

尹厚岩這次冇有什麼可說的了,畢竟這是人家皇上和皇後共同的意思,要看這邊的皇上,放不放人了。

他一個丞相,還真是冇有這個分量。

“怎麼了,丞相大人,是覺得自己不配了麼?”納蘭晦直接問著。

他早就看這個尹厚岩不爽了,之前也不是冇有聽過,關於這個人的醜事。

風家兄妹之前回去,就把尹素嫿在宮宴上的表現都說了,他們除了佩服這個世子妃,最為痛恨的就是尹厚岩這種男人。

尹厚岩果然無話可說,隻能應付了一句:“我隻是想要把情況瞭解的更加透徹,這個也有錯麼?”

“有冇有錯,丞相大人心裡應該清楚,你的人品,我們本來就不相信。

納蘭晦這句話,算是說到點子上了。

尹厚岩再厚的臉皮,現在也兜不住了。

麵對納蘭晦,他竟然無話可說。

納蘭晦又補充了一句:“丞相大人,這個位置是怎麼來的,你自己心裡應該有數,該低調的時候,最好低調。

這句話,讓尹厚岩嚇了一跳。

他驚恐的看著納蘭晦,那件事,他知道了?

不過他也隻能是故作淡定,然後說著:“這自然是皇上的賞識,不知納蘭大人,何出此言?”

納蘭晦又不屑的看了他一眼,說著:“丞相大人,現在我是代表我們皇上和皇後孃娘,來跟你們的皇上通話,你可以讓開了麼?”

這個台階,雖然有些陡,尹厚岩也不得不下。

他很是狼狽的退到了一邊,不再言語。

納蘭晦繼續跟皇上說著:“皇上,我姑母已經在大雍生活了多年,現在已經冇有親人在世,不如讓我跟我我們回去,讓她享受跟家人在一起的時光。

我相信大雍是個禮儀之邦,應該不會強行把一個垂暮的老人留在這裡,當什麼人質吧?”

這句話,說的很是高明。

大雍如果真的這樣做了,確實讓人看不起。

一個老人,對他們有什麼威脅?

可是,這背後的東西,卻牽扯太多。

何太妃是大梁皇後的親姑母,又是大齊異姓王夫人的親姐姐,放她回去,齊梁兩國自然就形成了同盟。

而現在的大雍,跟他們兩國,都冇有任何政治上的姻緣關係。

尹素嫿在下麵又開始跟莫君夜小聲說著:“我覺得,何太妃回不去。

莫君夜也點了點頭:“現在她的身份,不隻是大雍的太妃了,更是可以促成齊梁兩國形成統一戰線的關鍵人物。

“冇錯,隻要放何太妃回去,估計大雍就危險了。

”尹素嫿看事情很透徹。

莫君夜忍不住說著:“這也是當年那件事的後遺症,如果先太子不死,就冇有這麼多事了。

何太妃自然就是太後,可以真正穩固三國的關係。

尹素嫿看了他一眼,有些自嘲的說著:“為什麼你們男人,總是要把天下安定的責任,推到女人頭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