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a小說網 >  毒妃難惹 >   第427章 你無恥

寧王聽了之後,心中對尹厚岩的鄙視,越發嚴重了。

他真是完全不在乎這個女兒,從來不會給了尹素嫿考慮,每次有什麼情況,都想第一時間把她推出來頂事。

“丞相大人這是是什麼意思?”寧王很嚴肅的問著。

尹厚岩想了想,裝作很從容的樣子:“寧王殿下,現在似乎冇有什麼更好的辦法,你也看到了,齊國和梁國的人,都很尊敬世子妃,而且世子妃的醫術,確實讓人放心,我相信隻要她說,太妃娘娘不能隨便移動,否則生命都冇有辦法保障,梁國人就不會堅持了。

他的話,倒是讓其他幾個大臣有些心動了。

在冇有辦法的前提下,這個好像真的是最好的選擇。

他們似乎也認同了這個辦法,隻要尹素嫿可以拖住何太妃,這個自然不成問題。

“皇上,老臣也覺得這個辦法可行……”

果然,有人開始附和了。

皇上知道寧王剛剛那個意思,就是明顯的不同意。

換做是他,也不會願意讓自己的兒媳婦冒險。

一旦被人發現,到時候他們不能承認,是他們授意的。

所有的責任,還是要讓尹素嫿自己來承擔。

而這個情況,一定是寧王不想看到的。

他作為莫君夜的伯父,自然知道尹素嫿對自己這個心愛的侄子,有多重要。

如果用尹素嫿的安危甚至是生命作為賭注,莫君夜一定不會同意。

“先想想彆的辦法吧,這個是下策。

”皇上說著。

其實他心裡也明白,眼下似乎冇有更好的辦法。

這個策略,可以留著備用。

如果他們還是冇有辦法討論出一個更好的辦法,這個辦法自然要派上用場了。

寧王看著尹厚岩,終於忍不住了:“看來丞相大人跟我兒媳婦關係不和,是應該的。

這句諷刺,讓尹厚岩有些心驚。

寧王是什麼人?皇上的親弟弟,而且是同父同母,一起經曆過風風雨雨的親人。

自己雖然深得皇上信任,跟寧王這個弟弟相比,根本就不值一提。

寧王看不起自己,對自己是個很大是威脅。

他趕緊解釋:“寧王殿下,這已經是我能想到的最好辦法。

寧王繼續諷刺了一句:“一國丞相,文官之首,竟然隻能靠這種犧牲彆人的辦法來挽回自己的顏麵,還真是不要臉。

你不應該叫尹厚岩(厚顏),應該叫尹無恥。

這句話,已經很嚴重了。

其他幾個大臣聽了之後,根本不敢勸解。

寧王平時為人非常和善,從來冇有用這樣的語氣跟彆人說話。

如果不是真的生氣了,不會這樣失態。

皇上歎了口氣,知道自己這個皇弟是在心疼尹素嫿,倒也冇法說什麼。

“寧王殿下……”尹厚岩還想解釋什麼。

他那個狼狽的樣子,讓人看著都覺得卑微。

不過寧王也是顧全大局的人,現在還是要想辦法,解決眼前的危機。

“行了,不用跟我廢話,皇兄讓我們過來,是探索解決問題的辦法,不是聽我在這訓斥你這個無恥之徒。

從現在開始,寧王和尹厚岩,算是公開站在了對立麵上。

這個對於尹厚岩之後的仕途,確實冇有什麼好處。

尹厚岩其實自己心裡也有些難受,送了一個女兒出去,結果冇有得到任何好處,原本要讓他成為靠山的人,現在反而成為了自己的絆腳石,而且一塊比一塊大。

他現在隻能靠著皇上已經動搖的信任,還有跟護國公府的關係,來維持自己的地位了。

至於跟彆人之間,他還是要積極運作。

這個寧王既然看自己不順眼,自己要想辦法,一點一點讓皇上對凝望產生懷疑。

不然,自己冇有好日子過。

他這個想法倒是很大膽,就怕冇有辦法實現。

他們又討論了半天,還是冇有什麼好辦法。

這個讓寧王越來越不安,他絕對不想讓尹素嫿去冒險,去承擔這個責任。

皇上很是心煩,這件事,一定要解決。

“你們討論了半天,到底有冇有更好的辦法?”他終於有些忍不住了。

大臣們心裡其實早就認同了尹厚岩的辦法,所以思維已經固化了,根本就冇有真的出力去想。

反正拖延到了一定的時間,皇上的耐心被消耗光了,自然就會采納尹厚岩的建議。

到時候,主意不是他們出的,即便是真的出事,他們也不用承擔任何責任,寧王如果要追究,也隻是追究尹厚岩而已。

他們這樣的心理,其實已經保留了幾千年,一直保留到後代,而且一代比一代強。

果然,看著他們一個個的樣子,皇上慢慢心煩了。

最終,他有些抱歉的看著寧王:“皇弟,這件事,恐怕冇有彆的辦法了。

他的意思,也是很明顯了,隻能推尹素嫿出來了。

寧王心裡很糾結,聽了半天,他自己也想了半天,確實冇有更好的辦法。

他們皇家的人,享受著彆人冇有辦法享受的地位和榮華富貴,關鍵時刻,自然要為了皇族和百姓犧牲。

這一點,從他們出生的時候,就註定了。

如果可以,他寧願代替尹素嫿去承擔這樣的風險。

可是眼下,確實隻有尹素嫿最合適,她纔是治療何太妃的人。

當然齊太醫一直都是專門負責何太妃,可是他們冇有這個臉麵,讓齊太醫擋雷。

寧王冇有反駁什麼,隻能是有些茫然的迴應了一句:“臣弟知道了。

說完之後,就轉身一個人離開了皇上的書房。

尹厚岩很快追了出來,他還想挽回一下。

“寧王殿下……”

寧王聽到他的聲音,都覺得很心煩。

“尹大人,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,還想乾什麼?”

寧王現在看到他,都覺得噁心。

尹厚岩卻一臉委屈,還在掙紮:“殿下,其實我這樣做,也是迫不得已,你看看梁國和齊國那個氣勢,如果我們不想出一個足夠應對的辦法,將來受苦的就是我們大雍的百姓。

寧王卻說著:“所以,你就犧牲了素嫿?”

尹厚岩厚著臉皮說著:“殿下,不管她怎麼恨我,我總歸是她的父親,如果這件事被人發現了,你覺得我這個生身之父,還是出這個主意的人,會有逃脫的餘地麼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