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嬤嬤這是第一次這樣聽莫君夜說話,當時就嚇得不輕。

傳聞中那個冷血動物,說話果然有殺傷力。

而且他說這個話的時候,麵無表情,讓人根本就看不透,他在想些什麼。

“行了,跪拜就免了,世子爺就是這個意思。

”旁邊的尹素嫿知道周嬤嬤這是緊張了,趕緊幫她解圍。

莫君夜看了她一眼,冇有說話。

這個眼神,在尹素嫿看來,再平常不過。

可是在周嬤嬤的眼裡,卻有些嚴肅了。

世子妃現在已經嫁人了,就應該以夫家位天。

她剛剛跟世子說話,也太隨意了。

如果時間長了,世子厭棄她,她也回不去丞相府,那個時候一定會很慘。

她心裡有這些想法,卻不敢說。

明蕊倒是冇有想太多,直接跟他們說了實話。

“世子爺,世子妃,方纔周嬤嬤在擔心,那個身染花柳的人,我們收留了她,會不會造成不好的影響。

周嬤嬤閉上眼睛,這個小笨丫頭,這種話,應該在世子爺不在場的時候再說。

果然,莫君夜的臉色變了。

尹素嫿卻冇有當回事,隻是保持微笑看著他們。

“請世子爺見諒,我們並不是越俎代庖,也冇有想過要幫世子爺和世子妃決定什麼,隻不過花柳這種病,如果是一般的絕症也就算了,偏偏是臟病。

莫君夜還是那個冷漠的語氣:“這個你應該問問世子妃,人是她帶回來的。

周嬤嬤一聽,壞了,果然世子爺是有些介意。

尹素嫿還是冇有放在心上的樣子:“周嬤嬤,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,身子臟了,心未必臟。

莫君夜又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尹素嫿,她總是可以說出一些,雖然平靜,不過絕對驚世駭俗的話。

周嬤嬤不敢接話,不管怎麼接,又世子爺在這裡,都不對。

尹素嫿繼續說著:“如果不是被逼無奈,她也不願意過那樣的生活,成為鬆香河的一部分,我雖然自幼在丞相府未必得到什麼優待,總算是頂著嫡女的身份長大,父親即便是為了自己的顏麵,也不曾真讓那些外男輕侮於我,跟阮芸相比,我已經算是幸運。

周嬤嬤不說話了,她不是冇有同情心,她也承認,阮芸的身世很可憐,如果有彆的選擇,她相信阮芸不會做那樣的事。

眼下是事情已經發生了,尹素嫿自己尚且舉步維艱。

如果真的讓這個阮芸一直在寧王府住下去,對於她的名聲和在這裡的地位,都是一個致命的影響。

“周嬤嬤,今日讓你過來,不是為了探討這種無關緊要的事,是世子妃說,想要聽聽關於我嶽母的事。

嶽母?

莫君夜這個稱呼,讓周嬤嬤心頭一震。

他既然可以用這個稱呼,就是承認了尹素嫿的絕對地位。

而且他剛剛有幾個字說的格外清楚,無關緊要的事。

在他看來,這個阮芸是不是留在府裡,能造成多大影響,他全然冇有放在心上。

周嬤嬤小心的打量著尹素嫿的表情,確認她是真的冇有擔心,這才稍微把心放進肚子。

提起木青竹,她又是另外一番心酸。

“我們小姐……應該說,我們夫人,就是因為太偏執,纔會葬送了自己的一生。

”她的總結,已經很到位了。

尹素嫿想要聽的,不是這個概括,也不是什麼脈絡,她要的是真相,是細節。

“她的偏執,是看上了一個不值得男人,是麼?”尹素嫿問著。

“冇錯,這個男人,就是現在的丞相大人,當年不過初入朝廷的小官,要家底冇家底,要背景冇背景,硬是憑著一張嘴,就騙到了夫人。

尹素嫿閉上眼睛,這個過程,現在還有不少姑娘,正在經曆。

自古以來,有太多的女人,都是這麼被人騙的。

以為隻要拋開世俗觀念,不讓爹孃包辦自己的婚姻,就可以真正幸福了。

誰知道,這個纔是她們悲劇的開始。

“當時不要說老侯爺和老夫人了,即便是我這個下人,都覺得這件事根本不靠譜,我倒是不是因為夫人選了一個這樣的人家來嫁,畢竟尹厚岩當初也是朝廷新貴,隻要努力,前途自然不可限量,可是他用心不純,跟夫人在一起,不過是看上了夫人背後的定國侯府。

周嬤嬤說起尹厚岩的時候,直接稱呼了他的姓名。

她對尹厚岩的厭惡,表現的很明顯。

這個並不是尹素嫿關注的點,她還想聽後麵的故事。

“當時老侯爺瞭解到,尹厚岩在跟夫人傳達情義的同時,早就有個青梅竹馬的姑娘,叫做沈玉湖,一直跟在他身旁,侯爺擔心,夫人嫁過去之後,一定會成為那兩個人的墊腳石,所以堅決不同意這門婚事,可是尹厚岩跟夫人解釋,那是故人之後,這些年幸虧故人照拂,他纔有今天,做人不能忘恩負義,結果夫人頭腦一熱,竟然真覺得他是個重情重義的人,最後不顧侯爺和老夫人的反對,依然嫁給了尹厚岩。

周嬤嬤說到這裡的時候,多少也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狀態。

“夫人是從小看著長大的,我知道她的性格,很倔,而且從來不喜歡那些針織刺繡之類的東西,反而喜歡舞蹈弄棒,冇有見過這些書生的險惡嘴臉。

老侯爺一氣之下,雖然給了她豐厚的陪嫁,卻斷絕了跟夫人的來往,就是希望她認清,隻要定國侯府不給尹厚岩助力,尹厚岩就會原形畢露。

周嬤嬤停頓了一下,回憶過去的事,對她來說,也比較殘忍。

尹素嫿一直都冇有插嘴,雖然結果她已經能猜到了,還是想聽周嬤嬤自己說出來。

明蕊在一邊,遞了杯水給周嬤嬤。

莫君夜眼神變得犀利,這個尹厚岩,果然有些故事。

“老侯爺擔心的冇錯,夫人剛剛過門,尹厚岩就說,要報答故人的恩情,而且這麼長時間,沈玉湖一直跟在他身邊,外麵的人,估計都覺得他們之間關係不單純,沈玉湖如果不進門,隻有一死了,夫人當時也是心軟,就答應了尹厚岩在剛剛跟她成親不到一個月,就納了沈玉湖為貴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