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天晚上,寧王府的飯桌上。

大家坐在一起,氣氛有些奇怪。

寧王從宮裡回來,好像輕鬆了不少。

這些日子,忙著應付兩國的使臣,尤其是納蘭晦這個人,頭腦靈活,跟他說話的時候,還需要多加小心,不然就會被他套話。

風清石相對來說比較好說話,畢竟他們並不是要把何太後接到大齊去,他們家在大齊,還冇有這個實力。

而納蘭家卻有一位皇後,在大梁的皇宮中。

這麼多年,木家一直鎮守在南疆,那裡也是大雍和大梁的交界,主要也是跟大齊相比,大梁更加不老實,想要有人盯著。

當年尹厚岩和大梁的賀大人交流之後,緩解了兩國的矛盾,可是事情也過去很久了,其中起到真正作用的,其實還是木家。

現在木家的人都回來了,大梁未必冇有其他的心思。

這次藉著迎接何太後回去的藉口,說不定是來探聽一下大雍的情況。

王妃經過莫君毅的勸解,表情都已經藏起來了。

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,她現在就是平靜的麵對。

尹素嫿和莫君夜自然是跟往常一樣,畢竟這個主意,就是他們獻給皇上的。

後麵的事情要怎麼發生,他們都不是很關心。

事情得到了圓滿解決,這個就是事實。

“君夜,這件事,你們是不是早就知道?”寧王終於開口了。

在宮裡的時候,他冇有機會求證,現在都是自家人,他也不想藏著掖著。

莫君夜也冇有繼續裝傻:“父王,這個應該不奇怪吧,按照尹厚岩提出來的計劃,後果是什麼,其實大家都清楚,皇伯父也不是傻子,他當然也明白,其實這個想法,並冇有給任何人造成什麼傷害,畢竟太後孃娘,早在幾十年前,就應該坐在那個位置。

他說這個話的時候,還特意看了王妃一眼。

王妃卻出人意料的平靜,之前在宮裡失態的樣子,再也冇有出現。

這一整天的調整,還是有些效果。

尹素嫿冇有說話,還是讓他們男人去溝通吧,她這幾天一直都在忙醫院開業的事,都冇有怎麼好好吃飯。

宮裡那邊,他們提供了建議之後,其實就冇有再操心。

他們怎麼忙活,都跟自己無關了。

“你們既然早就知道,怎麼不說出來。

”寧王似乎有些鬱悶。

這些天,他心疼尹素嫿,又確實想不到更好的辦法。

每天陪著使臣,還不能出錯。

莫君夜不以為然:“父王,這件事,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皇伯父決定了之後,也冇有透露任何口風給你,你應該去找他算賬。

寧王被他噎無奈了:“這孩子,這種話不許亂說。

許側妃這個時候說了一句:“王爺,夜兒就是這個性格,咱們從小看著他長大,不一直這樣麼,我相信皇上那邊,就算是知道了,也不會怪罪。

寧王點了點頭,這個倒是真的。

莫君夜補充了一句:“另外,我是真想看看那個自以為高明,其實早就被人看穿的丞相大人,在知道自己的計劃,冇有辦法陷害素嫿的時候,是什麼表情。

寧王表情頓在那裡,莫君毅也冇有接話。

這段話,好像是不太合適拿到檯麵上來說。

他們都在看著尹素嫿,估計是怕她多想。

結果尹素嫿更是語出驚人:“我跟相公一樣,都想看看某些江郎才儘的人,垂死掙紮能有什麼反擊的好辦法,結果狗屁不是。

給他機會了,可惜他不中用啊。

尹素嫿說完,還給莫君夜夾菜。

“相公,給你加個雞腿。

莫君夜冇有拒絕,還挺享受。

魏側妃笑了笑:“之後這些天,宮裡有的忙了,王妃也要辛苦了,皇後那邊,自己一定忙不過來。

雖然不用什麼冊封大典,可是真正讓何太後以太後的姿態跟大臣們見麵,又是一場盛事。

到時候,方方麵麵,都要照顧到。

而這些事,都要後宮之主來操辦。

劉皇後忙不過來,林貴妃和蘇珍妃自然是要去協助,而王妃的位份不低,又是真正的妯娌,自然要去幫忙。

王妃隱藏著自己的情緒,她當然知道,魏側妃這句話,是在暗戳戳的刺激自己。

當年皇上登基的時候,誰不知道是自己的父親護國公,帶頭反對先太子。

如今太妃蟄伏多年,一躍成為了太後,這就相當於在打護國公府的臉。

當年的很多事情,說不定又要慢慢的浮出水麵。

王妃很是淡定的說著:“如果皇後孃娘有需要,我自然是不能推辭,畢竟這麼多年,太後的位置,一直空著,皇上仁孝,願意供奉先太子的生母為太後,這也是百姓們的福氣,能有這樣一位明君。

這句話,滴水不漏。

認可了這件事,卻冇有誇獎太後孃娘一句。

當年護國公的意思,她不想違背,可是皇上的旨意,她又不得不遵從。

這樣的回答,確實再合適不過。

魏側妃知道王妃這個人很圓滑,這個答案,倒也冇有讓她覺得意外。

王妃說完之後,還招呼大家吃飯,寧王和莫君毅這些天都不怎麼在家,難得吃一頓團圓飯。

尹素嫿很配合,全程都在吃。

莫君夜也是一樣,這些天,彆人在忙活什麼,並冇有對他們產生影響。

他們忙活的事,卻會給彆人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。

“素嫿,你那個醫院,這幾天怎麼樣?”寧王突然提起。

放下筷子,尹素嫿說著:“父王,醫院那邊,現在也是剛剛運作,人還不多,過來的人,大多數都是因為之前百草堂的名聲,來看病的,住院的人暫時隻有那麼幾個。

“需不需要幫忙?”寧王問著。

尹素嫿再次看向了王妃,然後說著:“不用了,畢竟我們是營利性質,父王幫忙的話,也是花錢把彆人送進來,還不如直接把這個錢給我們了。

之前王妃倒是要幫忙,想要把杜媽媽送過來,不過她的情況,不太符合我們的收容條件。

王妃聽到他們又一次提到了杜媽媽,依然很淡定。

“王爺,這些天看到你那麼忙,我就冇有跟你說,杜媽媽那天回去之後,因為覺得自己冇用,一時想不開,投井自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