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媽媽嚇壞了,自從尹素嫿當上世子妃,已經完全不同了。

之前她回過幾次丞相府,哪次都讓丞相府不得安寧。

蔡媽媽記憶最深的是尹素嫿帶人去接周嬤嬤回去,直接砍斷了欺負周嬤嬤的侍女的手,還給不開眼的奴婢灌了大糞……

那個場景,她現在還曆曆在目。

所以她學會了隱藏,每次尹素嫿過來,她總是躲得遠遠的。

畢竟自己在她小的時候,冇少欺負她。

尹素嫿讓人把蔡媽媽嘴裡的東西拿出來,就悠閒的坐在她麵前。

蔡媽媽確實是一臉菜色,整個人都很驚恐。

“老奴見過世子爺,參見世子妃……”

她的聲音,都帶著一些顫抖。

“呦,蔡媽媽,多日不見,你都學會美聲顫音了,這是準備走偶像路線了?”

尹素嫿無情的嘲諷了一句,雖然蔡媽媽冇有聽懂。

“狐假虎威了一輩子,怎麼現在見到我,反而不像是當年拿著雞毛撣子追著我打的時候,那麼意氣風發?”

尹素嫿稍微提醒了一下,蔡媽媽當年做過什麼。

莫君夜自然不會給蔡媽媽任何好臉色,任何對自己娘子不好的人,他都視為敵人。

蔡媽媽想到當年,自然後怕。

“世子妃,當年老奴也是身不由己,逼得不得。

“逼不得已?我怎麼記得,每次蔡媽媽都是主動挑事的人?沈玉湖罰我在雪地裡跪著,你還會專門在我腿下倒水,是擔心我跪不住,要把我凍在那裡麼?”

對於蔡媽媽曾經做過的事,尹素嫿還記得清楚。

蔡媽媽張了張嘴,還想解釋,尹素嫿已經繼續幫她回憶了。

“尹妙雪把我當馬騎著,我記得是你給她出主意,專門找了東西,套在我的頭上,讓她差點勒斷我的脖子。

“尹天德把我養的小鳥殺死,也是你在沈玉湖跟前說,我的生活還是太好了,竟然有精力和餘糧養這些東西,緊接著她就把我的餿飯和剩菜又扣了一半……”

“我不過是偷偷的給我娘拜祭,你就到尹厚岩跟前告狀,說我不恭順,長大之後,必然是個白眼狼,讓他把我一頓毒打,還逼著我親手燒了我孃親的排位。

這一樁樁,一件件,都讓莫君夜無比心痛。

雖然之前已經知道,尹素嫿在丞相府過得不好。

現在聽到這些事,還是不免動容。

這個該死的老刁奴,竟然有這個膽量。

“明蕊,你過來。

尹素嫿又對身後的明蕊說著,有些事,她也跟自己共同經曆過。

“這是我貼身丫鬟,她有多少次因為想要幫我拿飯,幫我請郎中,甚至隻是在你麵前經過,你都找理由打她的耳光,還詛咒她這輩子跟著我,都彆想出人頭地,將來要把她許給一個老頭子,讓她永無翻身之日……”

蔡媽媽真想讓尹素嫿不要往下說了,這些罪孽,她現在知道錯了。

不過,已經來不及了。

“明蕊,跟了我這麼久,你做事還是不夠果斷,而且不夠自信,今日我就想看到你的改變,既然跟著我,以後刀山火海還有很多機會,如果每次都要讓我護著你,我冇有這麼多精力。

現在,你過去把她欠你的,自己給我找回來。

尹素嫿說完,就看著明蕊。

明蕊剛剛聽到尹素嫿說那些,其實心裡也在疼。

這些事情,她都陪著世子妃一起經曆過。

在這個府裡,隻有她是跟世子妃一起長大,承受了彆人冇有辦法想象的痛苦。

現在蔡媽媽就在她跟前,她卻猶豫了。

“如果做不到,那我就給你找個輕鬆的差事,比如讓你去錦繡閣,幫你爹的忙……”

明蕊心裡都明白,自己再不成長,隻會成為世子妃的累贅。

她咬了咬牙,朝著蔡媽媽走了過去。

蔡媽媽看到明蕊,剛想發狠,想到尹素嫿和莫君夜還在這裡,又不敢了。

“明蕊啊,當初都是我不好,你小小年紀,看我這麼大歲數,又冇有什麼活頭的份上,就高抬貴手吧……”

結果,她剛剛說完,明蕊已經大巴掌打在她臉上。

蔡媽媽愣住了,一是因為明蕊的改變,另外是因為這巴掌冇有用力。

尹素嫿在後麵說著:“冇吃飯麼?難道寧王府也差了你的夥食?”

明蕊冇有說話,也冇有動。

看著蔡媽媽那個樣子,她的呼吸都變得比剛剛重了。

尹素嫿又補充了一句:“最近因為什麼人鬨心,不是心裡堆著很多凡事麼,這不是有讓你出氣的人麼,要不然,我請世子爺把他調走,讓你永遠看不見,就再也不會心煩了。

莫君夜很迅速的接著:“可以。

楊少榮在一邊看著,整個人都冰凍了一樣。

他心裡苦,怎麼受傷的總是自己。

他想去幫明蕊解圍,不過又想讓明蕊真正堅強起來。

他知道,世子妃這是為了明蕊好。

可以不害人,但是要有反擊的勇氣。

他也很想知道,如果要送走自己,明蕊會不會願意。

明蕊當然也明白,那個人是楊少榮,她突然著急了,大喊了一聲。

“啊……”

她的聲音,還挺突然的。

緊接著,她用足了力氣,狠狠在蔡媽媽臉上抽著。

一巴掌,兩巴掌,三巴掌……

當明蕊停下來的時候,蔡媽媽的臉都爛了,牙也掉了兩顆。

鮮血順著蔡媽媽的嘴丫子躺下來,頭髮也散亂了,還挺慘。

看到明蕊終於開竅了,尹素嫿很滿意。

“行了,明蕊,回來吧。

重新站在尹素嫿身後,明蕊的表情給都變了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氣,看著蔡媽媽,簡直有些不敢相信,這是自己剛剛打的。

楊少榮在一邊看著,心裡又覺得很欣慰,這個丫頭,心裡果然是有自己的。

這些天,她總是躲著自己,自己還以為,給明蕊帶來了厭煩。

看來,明蕊隻是有些顧慮,既然這樣,自己當然可以堅持。

“哪位是高媽媽?”尹素嫿轉移了目標。

堆在那裡的高媽媽,身上狠狠一震,對這位世子妃,她是從心裡感覺到害怕。

楊少榮把她提溜過來,按在那裡。

“這個人冇什麼用,該知道的已經知道了,直接讓她去陪刑媽媽好了,不要讓她太輕鬆就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