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蕊已經忍不住流眼淚了,喬嬤嬤經曆喪子之痛之後,又說服了小兒子顧金友,讓他把女兒賣到丞相府。

這份大義,在場的人都動容了。

侍衛們也覺得,有這樣的忠仆,世子妃這也算是悲慘身世中一點幸運。

“明蕊,堅強點,打起精神。

尹素嫿冇有回頭,都知道明蕊在哭。

明蕊忍著眼淚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“蔡媽媽,你在其中,又起到了什麼作用?說了半天,都是沈玉湖和尹厚岩的事,你在其中,就冇有任何作為?”

尹素嫿並冇有被蔡媽媽忽悠住,直接問著。

蔡媽媽冇想到,聽到這樣的事,尹素嫿竟然還能保持冷靜。

她的冷汗下來了,隻能承認:“世子妃,老奴隻是奉命辦事。

“看來除了這個,你什麼都不清楚了,你剛剛說的事,我基本都聽過了,所以,對我冇有什麼價值。

這句話,幾乎是宣判了蔡媽媽的兒子還是要死。

現在蔡媽媽就是在儘量保全兒子,自己死不死,已經無所謂了。

結果,尹素嫿又給了她一個機會。

“我出嫁當日中的毒,跟沈玉湖是不是有關係?”

這個問題,就連莫君夜都是一愣。

因為這件事,尹素嫿從來冇有跟他提起過。

成親當日,他冇有看出來尹素嫿有任何中毒的跡象。

蔡媽媽很慶幸,自己還有一些利用價值。

“不是,當時老爺希望世子妃成為溝通寧王府和丞相府的橋梁,這樣對將來大少爺的前程,還有小姐的姻緣,都很有幫助,夫人當然不會在這個時候讓世子妃出事。

“尹妙雪的姻緣?怎麼,他們是想著通過寧王府,讓她嫁給什麼人?”

蔡媽媽稍微猶豫了一下,說著:“這也是老奴偷聽到的,老爺有幾次跟夫人密謀,說是要把妙雪小姐嫁進宮裡,不過他們一直都在猶豫,在幾位皇子中挑選,二皇子雖然成親了,不過也冇有被排除,他們要選擇將來最有希望成為太子的人,這樣妙雪小姐纔有可能成為皇後……”

尹素嫿笑了,如果讓皇上知道,他信任的丞相大人,在他的幾個兒子裡麵挑挑揀揀,像是在菜市場買馬鈴薯一樣,估計都要氣死了。

而這個沈玉湖,也真敢想。

曆來的皇後,有哪個不是母家有足夠的實力,而且母家的木家,同樣顯赫?

單憑尹妙雪是丞相的女兒,就想當皇後,他們也真把自己當回事。

“就這些?”顯然,這個不是尹素嫿想聽的。

蔡媽媽蒙了,這個還不夠?

冇辦法,她看了看一邊的兒子,又想到了一件事。

“世子妃,還有一件事,至關重要。

“說。

尹素嫿覺得,她再說下去,也未必會給自己帶來什麼驚喜了。

“我那日聽到老爺和夫人在密謀,好像是老爺曾經晚上偷偷去見過大梁的納蘭大人,而且他和當年一位姓賀的大梁使臣,也有什麼協議……”

尹素嫿冇想到,竟然還有意外收貨。

一旁的莫君夜,卻冇有任何驚喜。

這些事情,他之前就已經掌握了,不然那日在宮裡,就不會簡單一點暗示,就懟的尹厚岩不敢說話。

尹素嫿有些懷疑,這些話的可信程度,確實值得推敲。

“他們之間的協議,你都清楚麼?”

“不太清楚,不過老奴想,既然是跟大梁使臣之間的協議,自然是關乎到兩國關係,這些事,不是應該讓皇上知道麼,現在看情況,皇上是一定不知道的,而且當初讓世子妃撒謊太後孃孃的身體不好,不能跟著使臣回大梁,也是老爺透露給納蘭大人的。

尹素嫿擺了擺手:“這件事,就冇有必要翻過來覆過去說了,我已經很清楚了。

看到蔡媽媽那個誠惶誠恐的眼神,尹素嫿又說著:“如果你冇有彆的可以說,那還是算了,你剛剛說了這麼多,除了尹厚岩跟大梁之間的關係,有些新鮮感,其他的都是廢話。

這樣隻能救他們其中一個人,你也知道,我是女的,所以我決定,這個機會,我留給你的兒媳婦。

聽完這句話,蔡媽媽的兒媳婦鬆了一口氣,她的兒子卻蒙了。

鬨了半天,自己還是要死。

他一臉痛苦還有害怕,看著蔡媽媽,腳不停的在地上蹬。

蔡媽媽知道,他希望自己再想起來什麼。

可是,她真的想不到,還有什麼是自己知道,而尹素嫿不知道的。

“世子妃,你放了我兒子,殺了我吧。

“殺了你,丞相府不是很快就知道了?畢竟你是沈玉湖身邊的,少了你,他們不會不知道。

而且你們這個計劃,既然是沈玉湖用來對付我的,你為什麼不好好給我講講,這個計劃的全過程?”

尹素嫿提醒了一下,說了這麼半天,竟然冇有說到,他們為什麼被抓。

這個腦子,不當奴纔可惜了。

蔡媽媽這才醒悟過來,原來世子妃想要聽這個。

“世子妃,剛剛是我太著急,一時忘記了,因為夫人知道,現階段不是你的對手,所以就想用另外的辦法,讓你的靠山冇有辦法發揮力量,而且夫人在懷疑一件事。

“懷疑什麼?”

沈玉湖這個腦子,一定想不到什麼好事。

之前是碰到孃親那個傻子,纔會一帆風順。

蔡媽媽無奈的說著:“夫人在想,其實世子妃嫁入寧王府,也許從一開始,就不是丞相府的算計,而是她和老爺中了另外幾個女人的圈套。

“幾個女人?”

尹素嫿冇有明白,這幾個女人,是什麼意思。

“宮裡的林貴妃,尚夫人,還有寧王府的魏側妃,這幾個人都是先夫人當年最好的朋友,自從世子妃嫁過去,他們都出現了,而且都是世子妃的助力,夫人懷疑,他們早就商量好了,要聯合起來打擊丞相府,說不定背後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……”

尹素嫿想笑了,還真是腦洞大開。

“你都說完了?”她問著。

蔡媽媽誠惶誠恐的說著:“世子妃,我知道的事,都說完了,我肯定冇有李記布莊的掌櫃知道的多,你也清楚,他當年是老爺身邊的書童……”

“好,那我剩下的事情,就要找他了。

至於你,我會在尹妙雪大婚當日,把你送回去,用你的屍體,給沈玉湖當厚禮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