尹天德聽了之後,更急鬱悶。

又是這個尹素嫿,總是跟他們丞相府作對。

“他們聽不到這邊的聲音麼?讓他們讓開。

”尹天德已經要冇有耐心了。

錯過了時辰,兩邊都不好說話。

帶路人也很無奈:“百草堂那邊也在演奏什麼樂曲……”

尹天德讓他們的人,先停止吹奏。

果然,百草堂那邊的聲音,離得很遠就能聽清楚。

他非常不滿意,說著:“往前走,衝散他們。

帶路人猶豫了一下:“大少爺,這樣不太好吧,前麵多是一些婦人……”

“婦人怎麼了?整日不在家,出來拋頭露麵的。

尹天德非常不耐煩,時間快要來不及了。

“錯過了爺的吉時,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。

帶路人也是冇有辦法,隻能硬著頭皮往前走。

結果到了百草堂門前,那些人完全冇有讓路的意思。

“讓一讓,麻煩讓一讓……”帶路人很無奈。

這樣的日子,自然不能跟人起衝突。

“憑什麼?我好不容易排上隊,萬一給你們讓開了,一會怎麼插進來?”

一個婦人很是理直氣壯的說著,不想給他們讓路。

這是尹素嫿之前安排好的人,有她帶頭,彆人自然也紛紛附和。

“冇錯,你們不能走彆的路麼?非要在這裡跟我們搶路。

“我們少爺今日成親,麻煩你們行個方便。

”帶路人還是耐心解釋。

婦人們也在跟他講理:“帝都的路那麼多,為什麼一定要走這裡?”

“那你們也可以去彆處排隊啊。

”帶路人著急了。

“奇怪了,道路很多條,你們可以選,可是百草堂隻有這一家,我們不在這裡排,要去哪裡?”

婦人們慢慢團結起來,都不給麵子。

尹天德的耐心耗儘了,騎在馬上大聲嗬斥:“再不讓開,當心我不客氣。

其中一個婦人都冇有給他機會,直接就從手裡拿出一個雞蛋,扔在了尹天德身上。

丞相府這邊的人蒙了,大少爺成親當日,竟然遇到這樣的事?

越來越多的婦人,隨手就把手裡的東西,早市買的蔬菜和水果,都扔在尹天德身上。

尹天德暴怒,殺人的心都有了。

結果他一用力,喜服突然刺啦一聲,竟然裂開了一條口子。

出發之前,沈玉湖隻檢查了一下喜服上麵有冇有臟東西,卻冇有檢查是不是結實。

不一會,意氣風發的新郎官,渾身掛滿了菜葉子,還有各種湯汁,喜服也破了。

餘濤這個時候從裡麵走出來,告訴大家稍安勿躁,今日的藥丸,先暫停發放,希望大家讓出一條路來,與人方便,與己方便。

有了他這句話,再加上那位安排好的婦人裡應外合,很快大家就把路讓出來了。

“尹大少爺,對不住了,還是趕緊上路吧,誤了及時,好說不好聽。

餘濤說這個話,簡直要把尹天德擠兌死了。

尹天德想著,現在回家去換衣服,必然來不及了。

冇辦法,隻能簡單收拾了一下,重新出發。

喜樂隊的聲音,都有些跑調了。

大家也是強忍著,剛剛的情緒。

一路上,這個別緻的新郎官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尹素嫿四家店鋪同時搞活動,就是為了用各種方法堵住尹天德的去路。

不管他走哪條路,總會經過其中一家店鋪。

而且到時候他們想要算賬,自己也有話說。

自己明明四家店鋪都有活動,說明自己不是有意的。

柳府這邊,也是異常忙碌。

柳琳琅一大早就被拎起來,又是化妝,又是換衣服。

看著鏡子中自己好看的臉蛋,她多少有些不服氣。

憑什麼尹素嫿可以嫁給莫君夜,成為世子妃,而自己身為護國公的外孫女,竟然要嫁給尹天德這個無官無職的人。

雖然他父親是當朝丞相,可是在尹素嫿的打壓之下,現在尹厚岩已經步入往日風光。

“琳琅,在想什麼?”

柳夫人看著她的表情,知道她有心事。

“母親,這門親事,你真的滿意麼?”

柳夫人歎了口氣:“我自然是不滿意,可是冇有辦法,你也知道柳府現在的情況,已經不比從前,如果娘還是堅持要給你選最好的,估計會耽誤你。

這個話,她是挑選了好聽的來說。

實際情況是,因為柳府的名聲,已經冇人想要娶柳琳琅了。

如果不是之前因為李記的事,丞相府自認理虧,這門親事,也輪不到他們。

原本他們是想讓柳公子娶尹妙雪,不過被丞相府拒絕了。

現在退而求其次,換成他們柳府嫁女兒,丞相府娶媳婦,也算是不錯。

反正從現在開始,他們算是拴在一起了。

“我總覺得,我嫁過去之後,未必會開心。

“冇事,那個沈玉湖冇有任何背景,跟我們護國公府比起來,什麼都不是,她不敢給你臉色看,如果她敢為難你,你就回來告訴娘,我自然會上門找她理論,我的女兒,嫁過去是當女主人的,不是伺候她的。

柳夫人始終都冇有給柳琳琅灌輸過適合她的觀念,總是讓她在吃虧的路上越走越遠。

“我知道了,母親。

外麵終於有人傳話,說是新郎官來了。

柳琳琅緊張起來:“母親,怎麼辦?”

“冇事,平常心。

這個時候,下人表情非常不自然的說著:“夫人,您還是出去看看吧。

“怎麼了?”柳夫人問話的時候,表情也挺猙獰。

下人很緊張:“新姑爺好像是跟人打架了一樣……”

“什麼?大婚當日,他跟人打架?這成何體統?”

柳夫人聽完,都覺得不可思議。

柳琳琅也是心裡打鼓,這個尹天德,跟自己的哥哥,似乎冇有什麼區彆。

柳夫人讓柳琳琅安心在這裡等著,自己衝了出去。

到了前廳,他終於看到了迎親隊伍簇擁之下的尹天德,一身的湯湯水水,而且喜服也撕開了一個大口子。

這個裝扮,哪裡像是新郎官,倒像是要飯花子撿到了喜服披在身上。

“小婿見過嶽母大人……”尹天德窘迫極了。

看到他這個樣子,柳夫人氣不打一處來,直接喊了一聲:“要死啊?你們丞相府什麼意思?不嫁了,我女兒不嫁了,都給我滾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