尹素嫿心裡很是不舒服,這個情況讓她始料未及。

竟然有人給弟弟下了這麼霸道的毒,看來之前冇有殺他,是故意的。

雖然不知道這個毒藥的名字,可是尹素嫿能夠感覺到,木星遙的經脈,都受到了損傷。

如果讓這個情況繼續發展,自己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弟弟,在自己眼前死去。

也許,這個纔是背後的人,真正的目的。

自己出名的原因,在於醫術。

估計對方就是看準了這一點,纔會對自己下手。

隻要自己失敗了,那麼她就會終身活在救了很多人,卻冇有辦法救自己的弟弟這樣的自責和悔恨之中。

看來,這個人對這種毒藥,很有把握。

“弟弟,什麼人給你下的毒?”尹素嫿問著。

她想要從下毒的人身份上入手,至少讓自己明白,這個毒藥是什麼。

剛剛從木星遙的脈象上看,他中了好幾種毒,有鉤吻,有烏頭,有雪上一支蒿……

這些東西,組合在一起,那個毒性,就更加不好控製。

最重要的是那個量,要掌握好,才能保持人不死,但是會被慢慢折磨的生不如死,最後冇有生機。

這樣的下毒辦法,一定是個高手。

這個時代,往往都是醫毒同修,能夠研製出這種霸道的毒藥,想必醫術一定不錯。

她覺得,從那些名醫身上,也可以著手去查探一番。

木星遙想了想,然後搖了搖頭。

“我當然被人打昏了,醒來的時候,一切都已近發生了,我當時冇有覺得身體有什麼異樣,幾天之前,纔開始不舒服,每次發作的時候,都很痛苦。

木星遙的臉色,還是非常難看。

很明顯,他現在正在被毒藥煎熬。

尹素嫿確實著急,這種著急,是發自內心。

即便這些年,他們並冇有見過,而且她也不是原主,可是這種血緣關係,就是這麼奇妙。

尹家的人都死光了,木星遙不能再出事了。

她不想看著跟自己關係這麼親近的人,突然出現,又突然離開。

她一定要想辦法,救自己的弟弟。

看著尹素嫿的表情,莫君夜也知道,她是犯難了。

估計這次的挑戰,比之前都要大。

因為他從來都冇有看過,尹素嫿有這樣的表情。

即便是當初在宮裡給人看病,有皇上和劉皇後他們在場,她也是鎮定自若,自信滿滿。

再看看眼前的情況,完全不同。

林貴妃歎了口氣:“這個就是我要跟你說的,你應該比我清楚,是什麼原因造成的,畢竟他的身份特殊,我也冇有辦法找太醫,我也知道,太醫的手段,肯定不如你,太後不找你,我也要宣你入宮,今日,你就把他帶回去吧。

尹素嫿聽到之後,已經足夠感激林貴妃。

至少,是她和魏側妃保全了自己的弟弟,而且在他遭遇危險的時候,也是她把弟弟帶回來。

“林姨,我這個弟弟,後續會引起很多事,可能需要解釋……”

尹素嫿想的問題很多,這個時候,至少要跟林貴妃商量一下,之後要怎麼辦。

林貴妃也明白,所以很大方的說著:“沒關係,說實話就好了,我不怕被牽連進來,我已經不是過去那個剛剛進宮,任何事情都要小心翼翼的我了,當年我冇有辦法保護你娘,現在總有辦法讓彆人對我救你弟弟的事情閉嘴。

這個回答,確實霸氣,也給了尹素嫿最大的自由。

她不用考慮到林貴妃身份,就扯很多謊話。

“林姨,我知道了,等我解了星遙的毒,我就帶他進宮拜謝……”

“說這些就客套了,我能做的不多,剩下的,就要靠你了。

尹素嫿很著急,匆忙叩謝了林貴妃,就趕緊讓人扶著木星遙離開了。

一路上,林貴妃早就幫他們安排好了,所以並冇有人注意到他們。

隻有守宮門的人,稍微看了幾眼,不過不敢多問。

莫君夜的臉,就是通行證,這是皇上親口說的,即便是幾位皇子,都冇有這個待遇。

他們坐上馬車,莫君夜說著:“回王府吧,這樣你也安心,可以更好的治療自己的弟弟。

“不,我想要送他去另外一個地方。

”尹素嫿已經想好了。

“醫院麼?”莫君夜的語氣,有些不對勁了。

他覺得,尹素嫿為了那些陌生人,都可以把他們帶回家,對自己的弟弟,反而隻是送到醫院,雖然是為了讓他得到更加專業的照顧,總歸有些不對勁。

尹素嫿卻說著:“不是,是定國公府。

莫君夜愣了一下,這是自己之前想過,確實合理,又不太合適的地方。

老國公和老夫人年齡都大了,這個時候讓他們突然知道,還有一個外孫,而且中毒了,說不定救不過來,就要死了,他們的心理壓力,該怎麼承受?

看著尹素嫿那個表情,莫君夜知道,她是決定了。

想了想,他又開始心疼。

他明白了,尹素嫿這是在逼自己。

她正是明白這樣的決定,會給定國公府很大的心理壓力,纔會讓自己保證能治好弟弟,其實最終的壓力,都在尹素嫿自己身上。

她不想讓定國公一家失望甚至出事,不想讓弟弟死,不想讓自己留下遺憾和悔恨,就必須要想辦法把木星遙的毒解了。

放在外麵,即便是失敗了,她照樣可以瞞著定國公府,裝作這個弟弟,早就死了。

在她心裡,給了自己無比龐大的壓力。

他輕輕把手搭在尹素嫿的臉上,然後撫摸了一下。

“冇事,你做什麼決定,我都支援你。

木星遙的眼神,很是迷離。

他聽著兩人之間的談話,雖然不太清晰,不過知道他們是為了自己的事。

“姐姐,能知道自己的身世,還能跟你們相認,我已經很滿意了。

這個話,讓尹素嫿知道他想說什麼。

“行了,聽姐姐的話,什麼都不要想。

說完之後,她從工作室取出一支麻醉針,裝作從小藥箱裡拿出來,紮在木星遙身上。

木星遙很快就感覺不到痛苦了,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