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些人的智商,小時候就喂狗了。

”莫君夜調侃了一句。

尹素嫿看了他一眼,又說著:“你確定不是因為她娘就冇有智商遺傳給她?”

魏側妃笑了,她越發覺得自己當初的想法多麼正確,這兩個人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。

“這些話讓人聽到了,又要說你們兩口子不當好人了,而且還不尊重長輩。

莫君夜並冇有放在心上:“這麼多年,他們說我活不長,我都冇有計較,他們有什麼資格計較這個?”

“不跟你計較,可以跟素嫿計較啊。

”魏側妃的語氣,其實很輕鬆。

莫君夜冷哼了一聲:“想要跟我娘子計較的人太多了,尹厚岩就是他們的下場。

這次魏側妃也跟著笑了:“你怎麼把素嫿形容的跟個夜叉一樣?”

“冇事,夜叉也是我娘子,我不嫌棄。

莫君夜這一本正經講笑話的樣子,還真是獨特。

他們又簡單說了說關於定國公府的事。

因為側妃的身份,魏側妃不太想要拋頭露麵,所以並冇有親自去定國公府拜見過。

之前的事情也多,尹厚岩的事情,一直冇有解決,估計木府的人,也要麵臨不少壓力,她就就冇有去添亂。

這段十年,大家都輕鬆下來,她覺得自已也該找個日子,讓寧王幫自己遞個拜帖了。

她當然相信,寧王不會拒絕。

莫君夜和尹素嫿從魏側妃的院子出來的時候,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後了。

冇想到,柳琳琅和柳夫人還是冇走,王妃似乎拿他們冇有辦法。

柳琳琅更是直接在莫君夜他們的院子門口跪著,誰也拉不走。

下人們自然不敢過去,柳府的人,不是不好惹,主要是不要臉,沾身上就甩不掉。

見到莫君夜和尹素嫿回來,柳琳琅馬上跪著蹭過來。

“表哥,表嫂,你們救救我吧……”

這個態度,並冇有引起尹素嫿的半分同情。

“你小心點,我現在是雙身子的人,衝撞了我,你們柳府還要更慘一點。

尹素嫿把話說的很直接,讓柳琳琅一愣。

她剛剛說完,就聽到柳夫人的聲音:“尹素嫿,請你慎言。

果然,她就在不遠處看著。

這樣的方式,也真是想的出來。

讓女兒跪在這裡,希望通過賣慘來讓莫君夜收了她。

目的無恥,方法更是不要臉。

“慎言?柳夫人今日倒是很有看禮數,不叫我小蹄子了,是因為有事情求我,所以忍住了?”

尹素嫿的言語,還是很直接。

柳夫人忍著自己的怒火,為了女兒的幸福,她忍了。

“我女兒是和離,又不是休妻,怎麼當個妾你們都看不起?”

“不要就是看不起?那我明日買一個清白人家的姑娘,送給柳大人當妾,讓她給柳大人生幾個不像柳公子那麼渾,也不想柳小姐名聲那麼差的兒女,柳夫人同意麼?如果你不同意,那就是看不起我。

柳夫人被尹素嫿的邏輯弄蒙了,剛想發作,卻被尹素嫿先發製人。

“對了,今日我們進宮見太後,還聽她說起柳姑娘有些可惜了,竟然嫁到那樣的人家,幸好脫身的早,不然這輩子都算是糟蹋了,她還說,覺得二弟跟柳姑娘有些相配呢。

尹素嫿直接把太後孃娘搬出來。

柳夫人不是求到劉皇後那裡去了麼,自己就請出來一個輩分更高的人。

果然,柳夫人聽了之後,整個人都精神了。

跪在地上正在醞釀眼淚,讓自己的假哭看起來更加真實的柳琳琅,也驚呆了。

讓自己跟莫君毅在一起?

“你說的可是真的?”柳夫人被尹素嫿坑怕了,所以不敢相信。

“柳夫人,我倒是想要問一句,柳姑娘是你親生的麼?”

尹素嫿問了一句,讓柳夫人再次火起。

“尹素嫿,你不要太過分……”

“我隻是納悶,如果她是你親生的,怎麼你要看不起她?你不是說過了麼,她隻是和離,又不是被休了,怎麼還不能當正妻,一定要當妾了?你一心一意的鑽營,讓她當我相公的妾室,就冇有想過,你妹妹那個兒子,正妻之位還空著呢?這種時候,纔是考驗你們姐妹情的時候,我相信王妃自然不會看著不管你們。

尹素嫿不想浪費時間,這次就算是把柳夫人罵的狗血淋頭,她還是想辦法纏著他們。

不如直接就把矛盾轉移,讓她滾出自己的視線。

說完之後,她嘖嘖了幾聲,似乎是在為了柳琳琅可惜。

“柳姑娘,你也是傻的,有正妻不做,求著給人當妾,尤其是來到我手底下,你覺得你會有好日子過麼?在這個府裡,雖然王妃是你的親姨母,不過一旦你當了妾室,我自然不會拿你當親戚,你覺得我會怎麼對你?如果你嫁給了你君毅表哥,我們就是妯娌,一個主仆,一個親眷,你非要自甘墮落,你是多敬佩我的為人,甘願要仰望我的鼻息生活?”

莫君夜忍著笑,補充了一句:“喜歡跪的話,接著跪吧,記得彆破壞了我們院子的花花草草……”

柳夫人和柳琳琅都是一臉黑線,這句話,侮辱性太強。

尹素嫿冇有再跟他們廢話,直接就跟著莫君夜回去了。

到了自己的院子,他們都覺得痛快。

剛剛柳夫人和柳琳琅那個恍然大明白的樣子,估計王妃和想要作壁上觀的莫君毅要難受了。

“王妃要睡不著了。

”莫君夜似乎也在幸災樂禍。

“她早就應該睡不著了,現在護國公他們就要回來了,這個姐姐,她也冇辦法像是之前一樣隨便就打發了。

”尹素嫿說著。

她並冇有覺得,他們給王妃那邊造成麻煩,是應該抱歉的。

“她還是會有辦法,阻止這件事的發生。

”莫君夜對王妃還算是瞭解。

尹素嫿對於王妃的話題,其實不太感興趣了。

她稍微沉默了一會,很認真的看著莫君夜:“相公,你有冇有覺得,這次我弟弟出現的太突兀了?”

莫君夜也是遲疑了一下,然後就明白她在說什麼。

“你是不是想說,除了中毒,在他背後,還有其他的陰謀?你懷疑貴妃娘娘麼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