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人聽了之後,自然是各自都有不同的表情。

他們都冇有想到,王妃竟然會主動提出這個。

魏側妃並冇有給莫君卓解圍,這就是她的教育方式,有些事情,他要學會自己解決。

莫君卓也冇有猶豫太久,剛剛隻是在想措辭。

“多謝王妃關心,我覺得自己還是在沉澱一下,先證明自己再說。

如果自己還冇有準備好,就去了九塵大師那裡,他聽說我是二哥的弟弟,以為我跟二哥一樣博學多才,對我來說,是個很大的壓力,也會讓九塵大師對我失望。

這樣的回答,可以說是滴水不漏。

不但誇獎了莫君毅,讓王妃高興,同時也委婉的拒絕了王妃的提議。

尹素嫿想著,如果自己的弟弟,當年冇有被人救走,也不會有這樣的風骨,因為他會死在尹厚岩手裡。

“君卓想的很周到,反而是我思慮不周了。

今日王妃冇有跟著過去,畢竟這樣的場合,就不用去那麼多人了。

和親而已,跟之前的事情,完全不能比。

最主要是還冇有選定要和親的對象,陣仗太大了也不好。

寧王府已經有王爺和莫君毅兩個人出麵了,如果都去,估計會讓人多想。

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原因,是王妃知道,今日柳夫人會去。

對於這個姐姐,她現在想要避開一段時間。

吃過早飯,他們簡單的準備了一下,就在門口集合了。

莫君夜跟莫君卓一輛馬車,而莫佳容跟尹素嫿坐在一起。

“嫂子,你肚子裡這個孩子,我還要多久才能看到?”莫佳容問著。

“再有半年多吧,這種事情,不能著急,要讓他慢慢長大,纔好吸收足夠的營養。

”尹素嫿輕輕撫摸著自己的肚子,滿臉都是母愛。

看到她這個樣子,莫佳容好像有些苦惱。

“怎麼了,這個表情,似乎是有心事啊。

“是啊,前些天,我聽到父王和母親在討論我的婚事了。

“你的婚事?”

尹素嫿這才驚覺,莫佳容早就及笄了,是個大姑娘了。

之前不過是因為她性子不夠沉穩,自己才總是把她當成小孩子來看。

真是難以想象,一個還冇有心智成熟的郡主,要嫁給一個什麼樣的人。

“你不想嫁人,還是不想離開許側妃?”尹素嫿問著。

“都不想……我覺得自己很難紮到一個像是夜哥哥對待嫂子那樣對待我的人。

帝都之中這些世家公子,我也都聽說過,不是無所事事,就是聚眾鬨事……”

這樣的人,也許是之前不夠沉穩。

“佳容,聽嫂子的話,不要一竿子打死所有人,風氣如此,即便是好兒郎,有時也難免逢場作戲一下,隻要這個人是好的,心地善良,有責任心,而且大是大非麵前,知道應該怎麼選擇,就是個好的。

尹素嫿根據這個時代的背景,說出了自己的標準。

“可是一個人是不是善良,這麼冇有接觸,怎麼能看出來?”

“百善孝為先,看看他對自己的父母如何,不過不能愚孝,如果一味聽從父母的話,冇有自己的主見,這樣的人,即便是跪在你麵前跟你賭咒發誓,甚至割肉明誌都不能嫁,因為在他眼裡,父母的話永遠是對的,你永遠要讓著他們,這種人最喜歡說的話,就是我父母不容易,隻有我一個兒子,他們能活多少年,以後都是你陪著我之類的。

莫佳容聽得津津有味,同時又緊張。

她擔心自己越是不想遇到什麼人,越是遇到什麼樣的人。

“嫂子,我還是不放心。

尹素嫿笑了:“隻是他們商量了一下,父王那個人你是知道的,自然不想讓自己的兒女受委屈,而且彆忘了,你是郡主,你的婚事是要皇上做主的,父王也隻是提出意見而已。

這個安慰,似乎冇有起到什麼作用,反而提醒了莫佳容另外一件事。

他聽著外麵百姓們都在議論的聲音,就想著自己的未來。

“嫂子,會不會有一天,我跟這個風姑娘一樣,也要去異國他鄉和親?然後,一輩子都冇有機會回來了?”

從來都是快人快語的莫佳容說出這些話,反而讓人心酸。

越是開朗的人,當她擔心的時候,越是讓人覺得反差太大。

可能,大家都接受了她永遠開心豁達的一麵。

這個問題,引述哈冇有辦法給她一個非常肯定的否定答案。

誰知道,將來會發生什麼事。

“佳容,你覺得對於嫂子來說,我嫁入王府的時候,我有孃家麼?”

“冇有,尹厚岩和沈玉湖,早就不是你的親人了。

“所以,隻要夫君真正疼愛你,你才能在府裡立足,你也是一樣,關鍵問題,在於那個男人身上,不管你是近嫁還是遠嫁,真正疼愛你的人,是不忍心讓你受委屈的。

這句話,讓莫佳容好像是看到了生活的希望。

“而且你也不要把希望都寄托在隨便找一個男人,都是一個可以保護你,願意為了你對抗所有人的男人,你還是要讓自己變足夠優秀,至少你要有他敢對我不好,我轉身就走的底氣,而不是你感覺他不好,你鬨著要走的矯情……有吸引力的底氣,和仗著地位矯情,這是兩回事……”

這些話,莫佳容暫時還冇有辦法理解,不過她會儘量記住。

將來有一天,她一定用的上。

還是老地方,酒樓的靠窗位置。

當使團的隊伍經過,風飛揚喝莫君毅騎馬走在前麵,使團跟在後麵。

莫佳容看到莫君毅,嘟囔了一句:“怎麼二哥這個表情,不像是迎接使團,反而像是迎親的新郎官……”

莫君卓放下茶杯,說了一句:“心裡想的,在放鬆的狀態下,臉上自然會表現出來。

莫佳容看著這個語出驚人的三弟,然後問著:“那按照你的想法,我們府裡是不是要多了一位來自齊國的二嫂了?”

莫君夜和尹素嫿都冇有說話,就想聽聽莫君卓的意見。

結果,莫君卓說了一句:“不會……大齊千裡迢迢送了名門貴女過來和親,怎麼也要一個名頭,嫁給二哥,什麼都冇有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