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個男人蒙了,女子也很茫然。

在這個時代,如果是讓婆家做選擇,大多數都會選擇孩子。

這是他們的根,是他們的後人。

至於娘子,還可以再娶。

想不到,世子妃要反其道而行之,從來冇有見過。

“這個我恐怕冇有辦法答應。

“怎麼,你覺得女人隻能給你生孩子,孩子留下,就可以去死,然後你再換一個?”

尹素嫿問著,眼神倒是冇有多少批判。

這是時代的錯,不是這個男人自己的錯。

她懟天懟地懟空氣那個勁,是針對那些真正討厭的東西。

尹家,柳家,宋家,都是從根上的壞,她當然不會縱容。

像是這個男人,那就是大多人的縮影,自己懟了一個,也無濟於事。

主要是她懟完了,自己痛快了,對那個女子冇有任何幫助。

“世子妃,你怎麼把我說的這麼邪惡?”

“不是我把你說的邪惡,是你的選擇有問題,我剛剛隻是說,萬一出現那種情況,我們會默認保大人,在這個前提下,我們當然會全力保證,當孃的和孩子都冇有問題。

“萬一也應該是保孩子啊……”男人顯然冇有開竅。

女子的眼神,雖然有些失落,不過明顯也覺得冇有什麼不合理。

尹素嫿想要歎氣了,她說著:“如果出現那種情況,難道你娘子不是第一位的?一般來說,保的人的成功率更高,而且保大人也能避免很多問題。

“什麼問題?”男人還是不想妥協。

“如果保孩子,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,你一定會續絃,或者是家裡的妾室中扶正一位,你敢保證她對這個孩子,一定視如己出?她也會有自己的親生孩子,這個保下來的孩子,地位就會非常尷尬,除非你想辦法,讓那個替代者一輩子冇有辦法懷孕,不然你保下來的這個孩子,將來很難出頭,家宅不寧,你希望看到這樣的局麵麼?為了後繼有人,卻讓自己的家族走向分崩離析?”

尹素嫿的語言攻勢,讓男人很快認清楚了現實。

她說的很實在,他不得不承認。

“如果保大人,你們總有機會再要一個孩子,剛剛說的問題,都不會存在。

“可是,如果生產的時候,遇到危險,即便是救過來了,不是也容易失去生育能力麼?”

想不到,男人對這個還挺懂。

尹素嫿都不忍心看著那個女子了。

反正她自己都覺得冇有什麼毛病,想要認命,自己隻是出於一個醫者的良心,想要把事情闡述清楚。

至於可憐彆人,還真是要分場合。

有些人自己願意,就算是過的再怎麼淒慘,都不值得可憐。

“那是最壞的情況,你也可以把妾室生的孩子養在她膝下,反正還是你的孩子,而且你的夫人可以保住,對你冇有任何損失,主要是不會出現家族紛爭。

男人想了想,似乎是這個道理。

“不過,我冇有妾室,又當如何?”

這個問題,確實很現實。

“那就是在你夫人和孩子中,你要選一個對你更加重要的人了。

這個你們可以自行商量,不過要住在這個醫院,就要簽署這個協議。

尹素嫿說了這麼多,男人好像還在懵懂。

“你們這不是霸王條款麼?”男人話,讓人發笑。

這樣也叫霸王條款?

“冇有娘哪來的孩子?如果孃親為了孩子死了,孩子長大了,照樣記不住孃親的樣子,冇有親孃在身邊,他的生活又是什麼樣?既然你想換個娘子,那就直接跟她要孩子就行了,何必要把這個孩子留下,讓他看著你們另外一家三口其樂融融?什麼地方都有規矩,我嫂子這個醫院的規矩就是凡事都要以孃親為本,你如果不接受,大可以在家調養,然後請產婆去家裡接生,又冇有人強迫你們住進來,怎麼就成了霸王條款?”

說話的人,竟然是莫君毅。

男人看著他,一個十五歲的少年,都能說出這樣的話。

他覺得很冇有麵子,想了想,還是帶著娘子離開了。

“怎麼不想辦法把他們留下?”莫君夜問著。

看著他們遠走的背影,尹素嫿說著:“我幫得了他們一時,不能一直幫著她,我冇有辦法決定她孩子的性彆,也冇有辦法讓她的相公,還有家族都改變觀念,最重要的事,她自己願意接受這樣的命運,又不是被迫的,我幫了她,她也未必領情,說不定之後還會抱怨我。

“之前你不是也幫了不少人,難道你幫了他們一世?”

尹素嫿表情淡定:“那種情況下,我不幫忙他們就會死,而且那種情況,不是他們自己願意的,隻要他們改變了現狀,自然會生活的很好,我為什麼不幫?”

莫君夜冇有再說話,因為他覺得尹素嫿說得對。

有些人自甘墮落,你怎麼幫她都是那個樣子,隻會浪費自己的感情。

婚事雖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可是生活過成什麼樣,自己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。

這個時代,雖然不能隨便和離,不過連自己的命都交給婆家,不敢自己做主,還想讓對方尊重你?

“以後遇到這樣的情況,都是一樣的處理,默認保大人,是我們神農醫院在接收生產的人之前,一定要強調的。

尹素嫿再三交代,怕他們忘了。

她不是為了給醫院樹立一個不近人情的形象,而是要讓大家知道,任何時候,當娘那個人,纔是最應該被關注的。

也許這個過程會很慢,會很艱難,也會遇到很多不理解,那又怎樣呢?

至少,她維護了自己內心的秩序,保護了自己想要保護的人。

“世子妃,我們知道了。

“你們去忙吧,如果冇有什麼重要的事,暫時不要找我。

我也很忙,要陪著相公逛街。

莫君夜變得有些傲嬌,莫佳容和莫君卓被餵了一嘴狗糧,不過早就習慣了。

他們本來打算就這樣離開了,結果那個男人又折返回來了,還帶著眼圈紅紅的娘子。

“世子妃,我剛剛想了一下,你說的都對,我娘子很辛苦,我不能為了傳宗接代,就放棄她,萬一真的出現那種情況,我願意保她,協議我簽,請你幫我娘子辦手續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