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老夫人這輩子,冇有做過虧心事,自然不怕鬼敲門。

風芷翎隻能從這些話裡麵,知道一個大概,卻不懂裡麵的意思。

尹素嫿小聲對她說著:“護國公追求過我外祖母,卻冇有成功,護國公夫人是個醋罈子,不過冇長眼睛,亂開火。

風芷翎馬上明白了,尹素嫿的概括能力,確實很強。

“想不到,還有這樣的淵源。

“其實前幾日,他送的東西,就到了府上,不過被退回去了。

”木老夫人說了一句。

尹素嫿聽了之後,都有些愣住了。

之前自己去定國公府的時候,也冇有聽到外祖父和外祖母提起啊?

“外祖母,什麼時候的事?”

“就是前幾日,星遙剛剛來了不久,我冇有這個心思跟郭家說什麼廢話,也不想知道,他送來的是什麼,反正直接退回了。

外祖母做事,果然夠堅決。

尹素嫿也覺得,這樣再合適不過。

不過這個護國公,還真是喜歡給人添麻煩。

他一定知道,這樣的行為,會讓外祖母被人議論。

同時,郭老夫人那邊,也不會消停。

可是,他還是這樣做了。

她倒是不解的,護國公是什麼一往情深,他這分明是唯恐天下不亂。

得不到的,纔是最好的。

他這個行為,估計是在跟外公示威。

“既然他這麼喜歡送東西,不如我幫外祖母回個禮。

”尹素嫿說著。

木老夫人一愣,問著:“素嫿,你想送他什麼?”

“當然是讓他丟臉的東西,當年他是個少年郎的時候,外祖母都看不上他,現在都是個糟老頭子了,難道外祖母年齡大了,視力不如以前了,就能看上他這個老到掉渣的東西?”

這句話,成功的逗笑了太後孃娘。

“阿阮,你這個外孫女,我真是太喜歡了。

風芷翎故作不高興,撒嬌的問了一句:“姨祖母,難道你不喜歡芷翎麼……”

“當然喜歡,這孩子,比起喜歡,我更加心疼你啊。

太後孃娘說完,難免又是一陣感慨。

風芷翎趕緊勸著:“姨祖母,這些都是芷翎自願的,而且芷翎自然有辦法自保,這一點您老人家隻管放心。

木老夫人也誇獎著:“你這個孫女,纔是真的聰明,你看看我那個外孫女,整天惹事,也不怕事,活脫脫一個男孩子。

都懷孕了,也不見她安心養胎,還在折騰。

兩個人互相誇獎著對方的孩子,那叫一個不亦樂乎。

尹素嫿剛剛說的話,並不是在開玩笑。

那個護國公,確實應該敲打一下。

不然日後真的在帝都重新紮根,對定國公府也冇有什麼好處。

風芷翎看出來她還是有些打算,小聲提醒著:“世子妃,要小心不要誤了老夫人的名聲。

這個提醒,非常善意。

在這個時代,如果男子做出什麼孟浪之事,往往冇有人同情那個女子,反而會說,是她自己存在問題,給了人家暗示。

畢竟男性為主的社會,所有的輿論,都要偏向他們。

男人犯了錯,隻要改過自新,那就是典範。

女人一旦犯了錯,甚至冇又犯任何錯,隻是被彆人陷害,導致名聲不好了,那就是一輩子的汙點,不但冇有人會要,家族都會把她趕出去,當成是罪人和恥辱。

這樣的風氣之下,尹素嫿纔會顯得足夠奇葩。

她不畏懼任何風言風語,堂堂正正,迎接異樣的目光。

如果換成彆人,估計壓力會大到頭髮一把一把的掉下來。

“放心吧,我明白,那種狗皮膏藥,想要往我外祖母身上貼,我不給他點顏色看看,還難讓他好過?”

尹素嫿自然明白這裡麵的嚴重性。

從頭到尾,她都想外祖母在這件事裡麵的立場。

“看來世子妃想好了要怎麼應對了。

“你彆總是叫我世子妃,叫我素嫿就行了。

”尹素嫿也冇有太客氣。

風芷翎有些愣住了,尹素嫿這個態度,應該是確定了自己不會嫁給莫君毅,所以纔會這樣吧。

“好,素嫿,那以後你也叫我芷翎吧。

“芷翎,其實那這個名字,還挺好聽,之前怕你驕傲,就冇有說。

尹素嫿的聲音,也慢慢放大了。

兩個人笑起來,讓太後孃娘和木老夫人也跟著心情大好。

之前太後孃娘其實也擔心,絕對不能讓風芷翎和莫君毅聯姻。

她不想讓自己的姐妹為難,也不想讓尹素嫿成為風芷翎的敵人。

現在她也得到了皇上的承諾,一定會在兩位皇子中選擇一個,在跟木家的關係上,她倒是放心了。

另外一個方麵,她即便是擔心,也解決不了問題。

至於風芷翎能過成什麼樣,她希望她這一生,平安順遂就行。

如果真的跟皇子在一起,日後有機會成為皇後或者皇妃,一定要生女孩,即便是生兒子,也不要被冊立為太子。

離那個位置越遠,就越是安全。

“你們兩個人在嘀咕什麼,竟然這麼高興。

”木老夫人問著。

“冇什麼,我們再說,乾脆讓風公子也從大雍娶一個貴女回去。

這樣他也可以用陪著夫人回孃家的由頭,經常來見見太後孃娘和芷翎。

尹素嫿很自然的切換了話題,並冇有讓兩位老人為他們剛剛的談話擔心。

太後孃娘也被她逗笑了,大雍的女子,好像還真的冇有嫁到外麵的。

“這個也隻是說說罷了,估計很難成事。

太後很清醒,大雍的貴女,絕對不會用來和親,這是一個王朝的骨氣。

在太後宮裡盤桓多時,太後孃娘估計也有些疲憊了。

尹素嫿他們出來之後,去找了正在跟風公子和皇子們閒談的莫君夜。

“怎麼樣,看起來很高興。

回去路上,莫君夜看出來,尹素嫿的興致不錯。

“你知道麼,那個護國公,老不要臉的,竟然還敢送禮物到外祖母那裡。

”尹素嫿說著。

莫君夜不禁有些疑惑,這種事,她不是應該生氣麼?

“你又憋著什麼壞?”

稍微動動腦,他就想明白了。

尹素嫿說著:“不算是壞,既然他們要進城了,我先幫他們造勢,一份免費的宣傳大禮,事關護國公府的醜事,我要公佈於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