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們倒是挺著急,怎麼樣,他們進入定國公府了?”

“冇有,本來木家二老爺有這個意思,不過守城少爺說,現在家裡正在籌辦婚禮,暫時也冇有辦法顧及他們,就把他們安頓在一家客棧了。

莫君夜想著,這個四表哥,平日裡大大咧咧的,竟然還歪打正著一次。

他很是欣慰,又問了一句:“那些人有什麼表示麼?”

“冇有,隻是說,已經見過世子妃了,而且世子妃給那個禾兒姑娘開了藥,效果不錯。

楚塵做事,一直都讓人放心。

“這段時間,少榮在忙著兒女私情,倒是給你們增加負擔了。

他們每個人背後的努力,他心裡都有數。

楚塵自然不會托大,他抱了抱拳說道:“這些都是屬下分內之事……”

“讓你找的人,找到了麼?”

“已經在來的路上了,這兩天也就到了。

他們的談話內容,還挺神秘。

尹素嫿起來之後,莫君夜並冇有把事情告訴她。

有些事,不需要操心的時候,就冇有必要操心。

自己這個姐夫,也不是擺設。

寧王府世子爺代替世子妃孕吐的事情,還是傳了出去。

男人們雖然有些不太理解,不過並冇有什麼人敢取笑。

女子們的反應,就更加耐人尋味了,他們都非常羨慕尹素嫿,覺得她是大雍最幸福的女人。

這些回饋,倒是讓尹素嫿稍微有些意外。

這些女子,也是壓抑了太久了。

宮裡聽說莫君夜孕吐,還特意送了一些補品過來,指明要給莫君夜補身體的。

莫君夜很確定,這一定是皇伯父閒著無聊,跟自己開玩笑呢。

木培城的婚禮前一天,莫君夜把那個女孩被木家安排在客棧的事情說了。

還告訴她,自己可以處理,就冇有及時告訴她。

尹素嫿明白,莫君夜的訊息網比任何人的都靈敏,他能提前知道一些事情,自然能做出最為穩妥的安排,自己也是難得可以不用動腦。

“那就有勞相公了……之前我還嫌棄二弟參與這些女子之間的算計,現在卻冇有辦法同樣嫌棄你。

”尹素嫿很真誠的說道。

莫君夜笑容燦爛:“那是自然,除了我誰會願意跟你同流合汙……”

尹素嫿這次反而冇有反駁,偶爾也要示弱,讓他有點成就感。

莫君毅這邊,也知道了這件事,也冇有太在意。

他已經說過了,這顆棋子,可以不用當成主要的計劃之一。

那個人怎麼安排,自然是他的事。

隻要不暴露自己,能完成到什麼程度都行。

最起碼靠著青梅竹馬的情分,木星遙應該不會看著那個女兒流落街頭。

“師弟,你好像不太滿意?”

那個人坐在那裡,躲在陰影之中,隻有一雙眼睛在放光。

“師兄,我說過,他們幾個人交給你了,我不會把他們當成我計劃中不可缺少的人了。

至於要怎麼操作,你自己看著辦,現在是你跟尹素嫿之間的比試,我靜觀其變。

那個人自視甚高,明知道莫君毅這就是在利用他,也冇有放在心上。

“師弟,有時候你也不用給自己那麼大壓力,你現在還冇有當上世子,表現的太過於完美,將來就冇有進步空間了……”

莫君毅也冇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,而是很平淡的回答:“這個就不用師兄操心了,你隻要完成自己的目標,就算是我完成了當初對你的承諾了。

那個人同樣冇有生氣,他們的追求不同,反正各自達到自己的目的就好,冇有必要追求達成一致。

“他們馬上就會進入木家了,你就等著我的好訊息吧。

”他充滿了自信。

莫君毅還是阻攔了一下:“如果按照我的想法,我那個嫂子既然知道那幾個人從哪裡來,肯定懷疑到他們的身份和目的了,冇有揭穿,隻是在尋找一個辦法,能解決這幾個人,又能把對木星遙的傷害降到最低。

所以,如果有機會進入木家,那一定是她給你們機會,你還是不要上當了。

這些話,那個人去不太同意。

“如果不進入木府,離木星遙太遠,藥引怎麼發揮作用……”

莫君毅這才知道,藥引還有距離的限製……

“師兄,如果早知道,你給木星遙下的毒,有這麼多條件,我就不會給予厚望了。

說到這種東西,纔是真正打擊到那個人,因為這是他最為在意的。

他臉色瞬間就變了,眼神也變得陰鷙。

“師弟,你這是想說,我的手段不行?”

“手段可以,我也相信,這個毒藥一旦發作,確實會有你之前說的那種功效,不過尹素嫿未必會給你這個機會。

那個人情緒稍微好了一點,看了看莫君毅依然淡定的臉,他又說了一句:“我不需要她給我什麼機會,應該是我給她機會,我原本可以直接要了木星遙的命,不是麼?”

莫君毅並不否認,不過那樣就冇有意思了。

他們都想利用這個木星遙,再做點什麼。

“這個藥引能不能發揮作用,現在就是未知數了,對麼?”

莫君毅這個話,刺激到了那個人。

“怎麼會是未知數,是一定會發揮作用,你不要太小看我,也不要太把你那個嫂子當回事。

莫君毅並冇有解釋,更冇有覺得,自己剛剛說錯話。

重視尹素嫿,那是應該的。

能被他視為敵人的人,怎麼可能簡單,那也是對自己的侮辱。

“師兄,你隻管做好你自己,不要給我添麻煩就可以了。

木家的婚事之後,就是師妹的婚事了……”

那個人歎了口氣,眼睛看著遠方。

“是啊,師妹終歸還是嫁人了……師弟,你輸了。

莫君毅眼神稍微變了變,大概是冇有想都,他會反過來刺激自己。

“這也不算是什麼,即便是靠著自己,我照樣可以跟他們抗衡,而且師妹這次嫁給大皇子,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事,太後孃娘不就是前車之鑒……”

那個人對於莫君毅的腹黑,並冇有任何意外:“師弟,輸了就是輸了,何必解釋……”

“師兄,我冇有記錯的話,你也想娶師妹,畢竟你們家族在大齊,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