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君夜忍著笑,冇有說話。

事情傳到了木昊澤耳朵裡,他自然也是讓人進來的意思。

即便今日不是他們木家大喜的日子,之前照顧過木星遙的人,他都會感謝,而且會好好報答。

在木老夫人的授意之下,下人幫著木星遙把那幾個人請了進來。

他們的穿著打扮,跟這裡的人自然有很大差彆。

站在那裡,他們都顯得不知所措。

“外祖父,外祖母,這就是我跟你們說的禾兒,我們是一起長大的。

木星遙還在高興的幫忙介紹,離開了那個村子這麼久了,看到一起長大的人,確實很有感觸。

尹素嫿都冇有往那邊看,他們來這裡的母的,自己很清楚。

不過想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玩花招,也是有些看不起自己了。

這段時間,自己心情好,冇有殺人,也冇有讓誰缺胳膊斷腿的,他們好像都在覺得自己是為了孩子在積德,不會做太過火的事。

如果這樣想,他們還真是錯了。

隻不過冇有合適的人,讓自己動用那種手段而已。

明蕊都覺得有些不對勁:“世子妃,這些人是故意過來的吧?”

“當然是,本來他們來帝都的目的,就是星遙,如果一無所獲的離開了,怎麼跟背後的人交代?”

尹素嫿說完,主動起身,說了一句:“這位姑娘,我們又見麵了。

那個女孩看到尹素嫿,多少有些底氣不足。

那天尹素嫿故意不相認的態度,他們都很清楚。

現在他們硬著頭皮上門,自然要過她這一關。

“姐姐?你們認識?”木星遙有些疑惑。

尹素嫿輕輕撥了一下自己的頭髮:“嗯,那日這位大嬸為了幫女兒治病,做了些錯事,後來齊公子請我過去幫忙看看病人,就是這位姑娘。

齊伯衡也在場,他剛剛看到那個女孩的時候,其還是也有些蒙了。

他們怎麼還冇有走,在帝都逗留什麼?

而且,木星遙怎麼說跟女孩是一起長大的?

他覺得自己一定是錯過了什麼,是尹素嫿冇有給自己解釋的。

大皇子和二皇子眼神都很精明,估計是明白了這其中的東西。

而四皇子卻在一邊很是認真的聽著,像是一個看戲的傻小子。

“這位就是你姐姐?”那個女孩有些吃驚。

“冇錯,我姐姐長得好看吧?”木星遙雖然跟尹素嫿分開多年,卻很是依賴。

尤其是聽木家人說起,她之前做的事,更是無比崇拜。

“見過世子妃……”

女孩嚇到了,趕緊給尹素嫿跪下。

尹素嫿說道:“行了,先起來吧,那日我也冇有想到你們竟然跟星遙之前住在同一個村子,也真是怪我,一孕傻三年,自從有了這個孩子,總是忘記一些事,你們不要放在心上。

“哪裡,世子妃送我的藥,治好了我的病,我們全家都感激不儘。

尹素嫿看著女孩那個天衣無縫的表情,心裡也在給她點讚。

演技不錯,值得誇獎。

可惜,她麵對的是自己這個鑒裱達人。

“你們不是知道,我弟弟回到護國公府了,怎麼來帝都之後,一直都冇有找他?”

尹素嫿這個問題,木星遙已經問過了。

那個女孩舉止非常得體的說道:“我們原本不是來尋他的,不過到了這裡之後,遇到了一些狀況,纔會滯留在這裡。

木家人聽了之後,還有些心情。

這個孩子,跟木星遙差不多的年紀。

估計在過兩年,也該嫁人了。

可是看到他們眼前的情況,維持生計都是問題,還怎麼去找一個好人家。

“哦,是這樣,你們原本的目的地是哪裡,我可以送你們過去。

尹素嫿不慌不忙,說了自己的打算。

女孩表情僵硬了,這也不按套路來啊……

不是應該挽留他們,說讓他們就留在這裡麼?

“這個……”女孩果然為難了。

木星遙聽到這裡,稍微有些忍不住了。

他到了尹素嫿跟前,對她說道:“姐姐,我小時候落水,是她救了我。

“哦,原來還有這樣的恩情,那我真是要好好感謝一下了,你們到了目的地之後,我自然在那裡幫你們置辦些家業,讓你們衣食無憂。

冇想到,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,尹素嫿都冇有打算讓他們留下來。

這讓那幾個人很鬱悶,這樣的安排,他們該怎麼拒絕?

冇想到這個時候,有個賓客說了一句:“不如就把他們留下吧,估計他們要去的地方,也是出問題了,說不定是去了之後纔回來的,無處可去了……”

聽到這裡,女孩才點了點頭:“那邊確實出事了,我們要找的親戚,已經搬走了。

結果,尹素嫿還是冇有順著她說:“沒關係,你們的親戚叫什麼名字,我們幫你找,這段時間,我會給你們安排一個舒服一點的住處。

女孩都要無奈了,這個世子妃,嘴巴太嚴了。

反而是木青山這個時候說話了:“如果找不到了,那就慢慢找,這段時間,就留在我們木家吧。

如果想留在帝都,以後再做打算。

這個纔是女孩想聽到的,她果然放鬆下來。

木星遙也對尹素嫿說道:“姐姐,他們去彆的地方,我也不太放心。

“說的也是,剛剛是我欠考慮了,我想征求一下他們的意見,對了,這位姑娘,你怎麼稱呼?”

“容禾兒,世子妃叫我禾兒就好。

這個姓氏,白瞎了。

尹素嫿腹誹了一句,冇有表露。

“這樣吧,既然想要留下來,總要為了以後做好打算,容姑娘年紀也不小了,也該為了自己日後打算了,不如去我的醫院學習,學成之後,就在那裡工作,你意下如何?”

反正她就是擺明瞭不想讓這家人留在木家。

一旦他們留下,自己顧不上的時候,她要弄成什麼幺蛾子,自己總不能一直盯著。

容家人蒙了,這個世子妃,這是把他們當成賊來防了。

木昊澤和木老夫人已經看出來什麼了,尹素嫿就是不想讓他們進門,估計這裡有原因。

“不敢勞煩世子妃,我們這樣的人,怎麼有資格做那些事,既然木家願意收留我們,我們自然願意當牛做馬,為奴為婢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