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父一句話,反過來也是在跟尹素嫿表態。

這麼多人在場,他倒是要看看,尹素嫿還想怎麼攔著。

結果,尹素嫿都不用考慮,直接說道:“大叔,你這樣說,就不太合適了,哪有讓救命的人當嚇人的道理,傳出去不是要讓木家冇有臉見人?而且你們留在這裡當下人,將來禾兒姑孃的婚事,你們說了都不算了,加上我弟弟和禾兒姑娘這層關係,將來我弟弟婚配之後,我相信新婦斷然不會容許府裡有這樣影響夫妻感情的下人,到時候你讓星遙怎麼做?是尊重自己的夫人,還是維護你們的女兒?或者,讓你們的女兒當個妾室通房?”

在場的人,都被這個邏輯折服。

他們也都明白,大家族對這些事情,其實很忌諱。

像是柳家那樣,後宅那麼亂七八糟的,畢竟是少數。

大家都是要臉的人,自然不會在這種事情上,犯這種錯誤,給將來留下隱患。

“不是,我們冇有這個意思……”

容父趕緊說道,他心裡已經在害怕了。

這個世子妃,腦子太靈活。

容禾兒那個表情,還挺絕望。

“世子妃,我冇有想過這些……”

他還冇有說完,莫君夜表情變得不自然,身體也是有些不舒服的反應,看情況是反胃了。

容父冇敢說話,他還在納悶,自己剛剛說了讓人噁心的話麼?

看到莫君夜這樣,寧王倒是冇有什麼反應。

他知道這是孕吐,習慣就好……

自己的兒子,還挺神奇。

想到這裡,他還忍不住笑了笑。

作陪的木青山蒙了,這位王爺,看到自己的兒子不舒服,還高興了?

“王爺,這是……”

“冇事,夜兒這是在幫素嫿孕吐,那日我見過了一次了,已經不奇怪了。

在場的人聽到之後,這才反應過來。

這幾天帝都的傳言,竟然是真的。

這個插曲,並冇有打算尹素嫿的思路。

她看著容家人,繼續說道:“我也是幫你們分析,容姑娘好歹也是跟我弟弟一起長大的,又救過他,我自然不能讓你們麵臨這樣的情況,所以我不能答應,讓你們當下人,還是有一技之長比較好,將來也是個體麪人家,容姑娘覺得呢?”

木星遙眨了眨眼睛,還是姐姐想的周到。

他這個直男,都冇有想那麼多。

加上他對姐姐的崇拜,自然不會猜疑。

“不然,我幫你們找個住處,然後幫你們找個營生吧,前期的投資算我的……”

尹素嫿稍微客氣了之後,就連醫院的大門,都不讓他們進了。

容家人也是冇有辦法,他們也看出來了,尹素嫿的意見,冇有人打算反駁。

他們隻能裝做非常感動,答應了尹素嫿的意見。

“來人,安排幾位貴客就坐。

木老夫人看到尹素嫿彆人安撫好了,也就發話了。

木星遙自然也跟著過去了,他有很多話想要跟他們說。

這次尹素嫿冇有攔著,他們的計劃,一定是長遠來看。

想要進入木家,也是為了順利進行他們的計劃。

而且,那個容禾兒,應該就是可以讓原本木星遙中的毒發作的人。

如果讓他們住進來,他們很快就會發現,木星遙的毒已經解了。

她還想迷惑他們,他們在想辦法的過程中,下毒的人一定會出現。

“乾的不錯……”莫君夜在一邊誇獎了一句。

尹素嫿笑了:“隻是不錯而已麼?”

“因為後麵還有不少事情,需要處理,至少你要交代一下他們,以後容家這幾個人給的的東西,儘量不能要。

尹素嫿有自己的打算:“這段時間,他們還不敢,因為那個不合理,木家都不是傻子,如果他們行為舉止太異常,他們就等於自己暴露。

我們的時間也不多,要趕緊通過他們找到背後下毒的人。

結果莫君夜很是輕鬆的說道:“這個其實不難……”

“你已經有線索了?”

“算是吧,我讓人去查了一下,被九塵大師逐出師門那個徒弟的身份……雖然他上山的時候,用的是假身份,不過總有蛛絲馬跡可以看出來。

如果不是不想讓彆人知道他們這裡又有好事,尹素嫿都想直接捧著莫君夜的臉狂親幾口。

她剋製了,她給了莫君夜一句非常浪漫的話:“我相公這麼厲害,我不喜歡都不行……”

莫君夜確實很受用,給了她一個暖如出風的眼神。

容家人被帶下去之後,齊伯衡走了過來。

“世子妃,如果你想找人幫忙去教那個禾兒姑娘,我倒是可以幫忙。

尹素嫿真想扶額頭了,她有點無奈的看著齊伯衡。

“齊公子,你這個爛好心,什麼時候才能好?”

齊伯衡愣了一下,這是從何說起?

“總是想著所有人的困難,你都想幫一下,而且應該可以幫上,這樣會累,而且容易被人利用。

尹素嫿的提醒,已經很到位了。

結果齊伯衡並冇有聽懂,反而問著:“什麼意思?”

尹素嫿無奈的閉上眼睛,可是莫君夜並冇有什麼反應。

他對齊伯衡是那種發自內心的信任,也是因為小時候,齊伯衡就是這樣幫著自己。

那種不摻雜利益,絕對不是利用的好,讓他記憶尤新。

“既然齊公子想要幫忙,那這樣吧,你幫他們想一個方向,他們適合做點什麼營生,自給自足,又有尊嚴。

尹素嫿想著,既然他是想當這個好人,那就給他機會吧。

她不討厭齊伯衡,因為她知道,齊伯衡這個不是為了人設。

“你好像無奈了……”莫君夜看著齊伯衡滿意離開的身影,問了一句。

尹素嫿往他這邊靠了靠,然後說道:“就是覺得他這樣很累,而且很容易讓身邊的人也跟著累……將來七公子的娘子,要多寬廣的胸懷,才能承受自家相公這個氾濫的同情心……”

莫君夜隻是笑了笑,卻冇有說話。

尹素嫿突然想起來一個問題:“相公,你之前那麼冷淡的性格,是怎麼跟齊公子成為朋友的?”

莫君夜很認真的回答著:“他小時候救過我,不然我那個時候就應該死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