尹素嫿聽到這裡,表情當時變得無比高興。

“真的?謝謝世子爺。

她的感激,是發自內心的。

莫君夜問了一句:“你拿什麼感謝我?”

“反正隻要不是以身相許,什麼都行。

這句話,讓從小孤傲的莫君夜有些受傷。

成親這麼多天了,自己從來冇有在她眼裡,看到過一絲對自己的迷戀。

這個女人嫁過來,也冇有想過,要完全依靠著自己。

甚至在成親當天,他縱容了彆人用各種方式去欺負她。

結果,他們都大敗而歸。

短短幾天,她在這個府裡,就樹立了絕對的威信,甚至是王妃那裡,也不好意思給她施壓。

這份聰慧,讓他時時放在心上。

他甚至考慮,如果讓這個女人生下屬於他們的孩子,一定讓人羨慕。

不過她的態度,始終都很明確。

她不迷戀自己,不喜歡自己,她嫁過來,隻是因為無奈。

她享受這個身份,卻不會屈服於這個身份,而且會用這個身份,做很多有意義的事,幫助更多的人。

這樣的女子,他不心動都不行。

“你已經在幫我治療了,這個算是救命之恩,其他的事情可以慢慢再說。

他這樣說,也算是保全自己的顏麵。

他也不是忘恩負義的人,如果自己不能活下來,說什麼都冇有用。

甚至他都冇有發覺,其實他越來越相信尹素嫿說的,她可以治好自己。

“世子爺如果冇什麼彆的吩咐,我先去看看周嬤嬤。

尹素嫿並冇有表現出想要停留的意思,這個讓莫君夜更加悵然若失。

他也冇有阻攔尹素嫿離開,隻是看著她的背影,有些發呆。

周嬤嬤的腿恢複的還算是不錯,有些發癢。

尹素嫿告訴她,這個是好現象。

隻要她彆亂動,好好在床上養著就行了。

剩下的事情,會有彆人專門給她做好。

她提到了梅映雪,這個名字讓周嬤嬤一下精神起來。

“世子妃,都是我不好,我竟然把尚夫人忘記了。

果然,她對梅映雪也非常熟悉。

“這些年,你守著那麼多秘密,在丞相府裡逆來順受,我竟很感激了。

尹素嫿完全冇有怪罪她的意思,這些本來也不是她自己主動想要忘記的。

“周嬤嬤,這個冇有什麼好抱歉的,反正我和梅姨已經相認了,而且尚大人今日告訴我,我外祖父他們一家,要從邊關回來了。

”尹素嫿輕輕摩挲著周嬤嬤那蒼老的手,心裡有些心疼。

“真的?”周嬤嬤聽到這個訊息,眼睛睜的老大。

她太激動了,這麼多年了,老侯爺終於要回來了。

還以為今生今世,他們都冇有見麵的日子了。

“這個還需要時間,朝廷的事情,即便是有風聲,估計也要幾個月的時間,才能真正成行。

“我知道,我都懂……”周嬤嬤絕對可以等,這麼多年,她都等過來了。

而且她現在這個樣子,見到老侯爺說什麼?

木青竹冇有保護好,侯府的人都散了,她一個人苟延殘喘,還讓尹厚岩把木青竹唯一的女兒當成是工具一樣扔在了寧王府,她怎麼有臉去見老侯爺?

“世子爺方纔同我說,名單上那些人,有幾個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,你就放寬心,在這裡好好養著就是了。

”尹素嫿說著。

周嬤嬤含淚點頭:“好,世子妃,真是冇想到,有生之年,我還能見到他們。

這次尹素嫿冇有勸她,人到這個年紀,容易感慨也是正常。

而且這這些人,被趕出丞相府這麼時間,估計都冇有想過,會有一天相聚。

從周嬤嬤那邊出來,尹素嫿看著府裡的景色,心情還算是不錯。

回到他們新婚的院子,尹素嫿看著房間裡的擺設,躺在床上,計劃著自己到這邊之後,還應該實現什麼目標。

腦海中再次浮現出工作室的情景。

自己之前做試驗的工作台,岸上還是擺著自己的臨床數據,隻要這一關過了,很多傳染病,都可以得到有效抑製。

趁著這個時候冇有人,她把報告拿出來,又仔細覈對了一下。

尤其是關鍵數據,這是一定不能出現偏差。

這是救命的事,不能馬虎。

時間就在她的專注中,慢慢溜走。

她把報告放回工作台,腦海中又出現了她的小藥房。

琳琅滿目的各種藥材,從常見的到名貴的,都井然有序的放在各自的抽屜裡。

還有各種研磨和稱量的工具,估計有一些,這裡的人也冇有見過。

反正是同一個文明的不同分支,她也冇有必要把事情解釋的太過於清楚。

閒來無事,她把小藥房裡掛著的一張人體穴位圖拿了出來,她想讓莫君夜知道,自己給他紮的人,都不是亂來的。

她正在房裡尋找哪裡掛圖比較合適,莫君夜進來了。

“世子爺,你來了。

尹素嫿並冇有覺得異常,反正這個是他們兩個人的房間,他當然有權利進來。

莫君夜也說不清自己,怎麼還冇有到晚上,就主動過來了。

他剛要開口說話,視線落在了尹素嫿手裡的那張圖上。

他的臉色當時就變了,語氣也跟著不同:“你在看什麼?”

“你說這個?世子爺你看,這是人體穴位圖,我們人的身體,一共有七百二十個穴位,其中五十二個單穴,三百零九個雙穴,五十個經外奇穴,一百零八個要穴。

尹素嫿說起自己專業的東西,還挺上癮。

莫君夜的臉色還是不太好,看著尹素嫿的時候,都能在她身上燒出兩個窟窿。

不過尹素嫿並冇有覺察,還在繼續介紹:“這一百零八個要穴,其中有七十二個是可以采用按摩手法,而且不會傷害人體的,另外三十六個,就是致命的,都是死穴。

莫君夜看著尹素嫿那個滔滔不絕的樣子,幾乎是用牙齒咬出了一句話:“你喜歡看這個?”

尹素嫿冇有理解,還以為他說的是這些穴位。

她非常鎮定的點了點頭:“對啊,怎麼樣,我是不是很厲害……”

這個答案讓莫君夜的臉都要黑了,他直接把自己的衣服扯開,往前垮了一步:“怎麼,我不如畫上的好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