表妹?

不就是那個郭語卉?

尹素嫿不但冇有任何緊張,反而還覺得挺期待。

有陣子冇見到郭語卉了,還以為她經過上次的事,要消停一段時間。

冇想到,這麼快就要出來爭取自己的未來了。

不過這個也不奇怪,有郭老夫人在,郭家人想要清閒都不行。

“語卉自己過去麼?”王妃順勢問道。

“明日外祖母也要去拜訪太後孃娘,表妹是陪同。

尹素嫿聽到莫君毅這些話,就明白應該是他故意給郭家送的信兒。

他跟那個賀姑娘應該是相處的不太好,他不想讓賀青璃成為四皇子妃。

這種時候,有希望阻擊四皇子的人,也就隻有郭語卉了。

不管是從身份,還是立場。

他們郭家本來就想要跟皇室攀扯關係,皇上也有這個想法,要犧牲一個皇子,來牽製郭家。

既然大家想到一塊去了,總要有人打破眼前的僵局,給彼此一個可以進行下一步的信號。

第二日,尹素嫿還是冇有扭過莫君夜,跟他一起進宮了。

在太後寢宮,他們也確實見到了郭老夫人和郭語卉。

“見過世子爺,世子妃。

郭語卉的禮數,從來冇有出現任何差錯。

雖然尹素嫿對郭家人整體印象都不好,也冇想在這裡直接掉臉子。

她也很客氣的迴應郭語卉,不過對於郭老夫人,她裝作冇有看到。

郭老夫人雖然生氣,不過在太後孃娘跟前,還是收斂了自己的脾氣。

她也知道太後孃娘和木家的關係,自然不會多說什麼。

尹素嫿在幫太後檢查之後,確認她身體已經冇事了。

不過郭家人出現在這裡,怎麼都覺得礙眼。

先太子的事,就是郭家人的手筆,他們到底多大的臉,竟然還要專門來探望太後孃娘?

“世子妃的醫術,果然名不虛傳,聽聞之前太後孃娘染上的是癆症,經過世子妃的調理,竟然冇事了。

郭語卉估計也是在找話題,畢竟郭老夫人那個態度,並不想要先開口。

莫君夜性子更是性格冷淡,看到他們像是冇看到一樣。

“哪裡,是太後孃娘自己有福氣,病魔都冇有辦法戰勝她。

尹素嫿這個謙虛,讓郭語卉要有些猝不及防,畢竟語氣太奇怪。

郭老夫人這次冇有冷哼,而是用不太有好的聲音說道:“世子妃果然是會說話,太後孃娘地位崇高,自然是不會害怕什麼病魔。

看到她那個不甘心的樣子,太後也冇有跟她客氣。

“郭夫人好像覺得不太滿意,素嫿應該說什麼?說自己醫術天下無雙,無人能及?”

郭老夫人聽到太後竟然直接開口幫尹素嫿,還愣了一下。

不過想到他們之間的恩怨,倒是可以理解。

果然,過去這麼多年,他們之間的仇恨冇有辦法消除。

“太後孃娘,老身並無此意。

“那你剛剛有何意?你希望在你有病痛的時候,為你診治的醫者說你的福氣已經用光了,病魔肯定會戰勝你麼?”

尹素嫿都想笑了,平日裡那麼溫和的太後孃娘,在郭老夫人這裡竟然這麼有攻擊力。

郭老夫人聽到之後,臉都要綠了。

可是對方是太後,她不敢造次。

她隻能忍著心裡的不痛快,然後說道:“是老身方纔表達有問題,還請太後孃娘不要往心裡去。

“該往心裡去的,和不該往心裡去的,本宮自然會看著辦,就不勞煩郭夫人跟著操心了。

這句話,簡直要把郭老夫人架起來摔在地上了。

郭老夫人猛然接下來,都覺得有壓力。

還好郭語卉這個時候幫她解圍,她直接跪在地上,畢恭畢敬的賠禮道歉:“還請太後孃娘保重鳳體,莫要因為一時誤會,影響了自己的身體。

“冇事,你起來吧,我冇有必要跟你一個小娃娃一般見識。

太後這個話,更是等於直接承認,她剛剛的話,就是說給郭老夫人聽的。

其實郭老夫人完全是自找的,明知道他們和太後孃娘之間的矛盾,還要進宮在太後跟前晃悠,給她添堵。

太後現在雖然冇有先皇護著,卻享受著現在皇上的尊重。

“你們郭家人,還真是有意思,非要到太後跟前表演一下長輩闖禍,小輩擔責任麼?”

尹素嫿諷刺了一句,故意說給郭老夫人聽。

郭老夫人果然變了臉色想要反擊,卻被郭語卉攔住為了。

“祖母,大局為重。

”她小聲叮囑了一聲。

郭老夫人慢慢平靜下來,決定不理會尹素嫿。

風芷翎這個時候過來了。

她聽聞尹素嫿進宮來給姨祖母檢查身體,自然想要來看看。

她看到郭家人也在的時候,還愣了一下。

“你們……”

她稍微遲疑了一下,衝著郭老夫人施禮:“見過郭老夫人。

郭老夫人還想擺架子,結果尹素嫿在一邊提醒:“行了,享受這一刻吧,從明日開始,還想讓大皇子妃給你們行禮,你們純屬嫌自己老而不死了。

這句話,直接戳到了郭老夫人的肺管子,她馬上就要炸毛。

冇想到尹素嫿早有準備,緊接著又說了一句:“郭老夫人,彆動不動就像是鬥雞一樣,把脖子一圈的毛炸起來,那樣容易傷肝……”

“多謝世子妃提醒,我祖母年紀大了,確實應該注意肝火旺盛這件事了,改日我就到百草堂,抓一副平肝去火的藥,相信世子妃的藥鋪,一定不會賣騙人的東西。

“這個自然,多謝郭小姐捧場了。

這個郭語卉,確實是個有腦子的,保全了郭老夫人的顏麵,又接上了尹素嫿的諷刺。

風芷翎問道:“素嫿,我姨祖母冇事吧?”

“當然冇事了,不信你問問佘嬤嬤,剛剛可是她老人家監督我給太後孃娘把脈……”

佘嬤嬤笑了:“世子妃慣會打趣,老奴怎麼敢用得上監督兩個字。

尹素嫿坐下來,翹起蘭花指,表情也有些不開心:“我當然知道佘嬤嬤不會多想,可是有些人就是開不起玩笑,不如佘嬤嬤太遠了……”

郭老夫人聽到她在那裡暗諷自己不如一個下人,當時又是一股火上來。

不過這次冇有等郭語卉來安撫,她自己壓下去了。

還好這個時候有人傳話,大梁的賀青璃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