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a小說網 >  毒妃難惹 >   第704章 開業

“是不是有關,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大家都知道,隻不過現在冇有證據而已……”莫君夜說道。

木守城歎了口氣:“讓他們逃掉了,以後還會有人遭殃。

“逃?”莫君夜的態度,突然轉變。

那個嚴肅的樣子,讓這幾個人都嚇了一跳。

“妹夫,你知道什麼了?”

“到時候你們也會知道。

”莫君夜還是決定賣關子。

經過今天的事,郭家回去之後,自然會忙著準備過於的婚事。

其他的事情,都顯得不重要了。

這是他們郭家回來之後,第一件喜事,說來也是好笑。

那麼大一個家族,回到帝都這麼久了,每次好事找不到他們,主要是火勢,總能連帶到他們頭上。

該說他們是倒黴,還是樹大招風?

尹素嫿聽說了皇上的意思之後,也明白他還是決定牽製郭家。

即便自己可以慢慢把郭家的膀臂都斷了,那個過程也有點漫長。

在這個過程中,郭家總不會忍著一直不動,總要有些東西,可以牽製他們。

“他們的事情就先放在一邊,反正我們手裡掌握的東西,應該會讓孟家絕望。

唉,早點認罪多好,非要弄得眾叛親離的……”尹素嫿感慨了一句。

莫君夜卻說道:“冇辦法,他們想活。

“可惜了,壁虎可以斷尾,他們不可以。

尹素嫿拿著紙筆,又在研究自己新店開張的事。

“怎麼樣了,你這兩天全部心思都在這個上麵。

“已經好了,開業前三天,我們半價優惠,五文錢一位,隻要不浪費就好……”

“那不會賠錢麼?”莫君夜問道。

“會啊,可以吸引更多的人來了,隻要人多了,他們喜歡這個味道了,之後自然還會來。

莫君夜看到自信滿滿的尹素嫿,又問道:“可是他們吃過了之後,你突然漲價,他們還會來麼?”

“當然會,十文錢吃飽吃好,哪裡有這麼好的事?而且這個也要看我們廚子的手藝了。

莫君夜冇有經曆過這種模式,總覺得不太現實。

即便這樣,他也願意陪著尹素嫿一起折騰。

他覺得看著尹素嫿每天忙忙叨叨,他都滿足。

至於王妃和莫君毅那裡,他們也懶得去理會。

反正大婚的時候,還有一份大禮給他們。

他們的婚禮,一定會熱鬨無比。

到了快餐店開業的日子,一掛鞭炮過後,門口已經擠滿了人。

大家早就得到了宣傳,說是今日可以五文錢吃肉喝湯,飯菜管飽。

快餐店地方不算大,可是裡麵的佈局,倒是讓人眼前一亮。

他們進門就聞到了飯菜的香味,而且菜品的種類很多,比一般的酒樓飯店好多了。

最主要是真的便宜,五文錢就能吃這裡所有的菜。

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浪費,取了就一定要吃完。

在取餐的地方,貼著一張紙,寫著“勤拿少取”。

除了飯菜,這裡竟然還有湯,這個就讓人覺得太貼心了。

第一個人進去之後,有人全程引導,交錢,拿餐盤,之後取了自己想吃的菜,盛飯,盛湯……

這些動作連貫下來之後,坐在角落的位置上,開始大快朵頤。

大家看到他吃的那麼香,自然更加踴躍。

眼看著人慢慢坐滿了,外麵還有不少人在排隊。

這個盛況也是店裡的人冇想到的。

之前他們還在想,這樣的地方,其實一兩人足夠忙活了,一個廚子,一個收拾碗筷,一個收拾桌椅。

可是世子妃堅持,除了這幾個人,另外還派了兩個府裡的人幫忙。

說是忙過這幾天,大家適應這種模式了,客流量也就穩定了,到時候兩三個人在前麵,就能忙過來了。

客人走了之後,馬上就要去收拾,餐盤就要刷出來。

四個人整整一天,忙的腳打後腦勺。

廚子覺得這份工作確實不錯,雖然總是要加菜,可是每次都直接炒出來好多,那樣節省了時間,他也有足夠的時間休息。

時間過得很快,熱火朝天的忙到下午之後,幾個人纔有時間吃了頓消停飯。

他們都在那裡研究,世子妃這些點子,到底都是哪裡來的,怎麼這麼神奇。

而且今日開業,世子妃就是早上出現了一下,之後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。

這邊的運作,始終冇有受到任何影響,反而是聽到這個訊息的人越來越多。

尹素嫿也嚴格說過,打包不可以,酒水可以自帶,不過想要喝這裡的酒水,就是另外付錢。

這裡的酒,都是他們自己釀的,外麵絕對買不到。

晚上,尹素嫿聽著那邊的人彙報,就那樣一個屋子,來來回回的,今天忙活的人,腳上都起泡了,可想而知,該有多少活動量。

“怎麼樣,相公,我這個注意不錯吧?”

尹素嫿又開始顯擺,就差在臉上寫上三個字——快誇我。

莫君夜這次是真的冇想到,這種模式可以這麼成功。

“娘子,你每天除了算計人,還要背那些藥理,還要想著各種點子賺錢,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”

莫君夜這個誇獎,尹素嫿眨了眨眼睛,想著他是不是在給自己挖坑。

“相公,那你之前每日跟毒素鬥爭,還要組建自己的訊息網,還瞞著所有人訓練了那些侍衛,你也是是深藏不漏啊……”

“我不一樣,我是男人,自然要有自己的一番作為。

你以為相公我隻要一個寧王府世子爺的身份,然後頂著這個帽子,當一個草包就滿足了?”

尹素嫿說道:“我也是,我也不能滿足於寧王府世子妃,他們都說,女子要麼拚事業,要麼拚男人,我是兩手都要抓,兩手都要硬……”

這種形容,莫君夜還是第一次聽說。

“你想怎麼抓我?”

尹素嫿把手放在莫君夜心口的位置:“就這樣抓……”

莫君夜懂,隻要自己的心在她那裡,她什麼都不怕。

他們相互依偎,靜靜相擁。

尹素嫿突然想到了什麼:“相公,其實有件事,我這兩天有些糾結。

“什麼事?”

“我覺得容禾兒背後的駱如風,跟當初跟尹厚岩勾結的神秘人,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