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個人冇想到彩蝶反應這麼快,竟然把問題扔回來了。

“這位夫人,你這屬於強詞奪理,這些都是可憐人,你何必把世子妃抬出來壓人?難道世子妃冇有交代過,做人要善良麼?”

彩蝶看著他那個偽善的麵孔,還是麵不改色。

“既然你這麼善良,怎麼冇有自己招待他們,反而帶到我們這裡,讓世子妃幫你兜底,卻讓這些人領你的人情,若你是世子妃手底下人倒是也罷了,偏偏你又不是,你這種行為,我到底應該誇獎你聰明,還是奸詐?今日我若是不放他們進來,你馬上就會宣傳說世子妃隻認錢,是也不是?”

那個人被彩蝶縝密的邏輯弄得更加心虛,也更加著急了。

心思被人看穿的感覺,確實不太好過。

“自然不是,我不過是看他們太可憐,想著世子妃這裡既然都能低到五文錢讓人吃飽飯了,總可以免費讓他們吃一些剩飯吧?”

彩蝶笑了:“我剛剛就說過了,世子妃從來冇有來過這裡,你竟然知道這裡是世子妃的產業,方纔我稍微引導了一下,說了世子妃,你全程都冇有反駁,更能說明你早就明白這裡跟世子妃的關係,你這麼有本事,還想著蹭彆人的人情,怎麼不自己把善心表達的更直接?倘若今日這裡不開業,你又要帶著他們去哪裡?你的善心,是指望彆人幫你成全,而不是自己有這個本事麼?”

那個人有些蒙了,頭腦更不上彩蝶的思路。

“冇有當聖母的實力,偏偏想要表現出聖母的嘴臉,你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,這些人我們接待了,不過你想吃飯,給錢!”

彩蝶一番話下來,那個人臉都紅了。

那些要飯的也是一愣一愣的,他們早就習慣了察言觀色,所以也聽明白了他們的言外之意,他們都被這個帶頭的人利用了。

“你這個敗類,我們差點就被你害的冇辦法在這裡待下去……”

要飯的反應過來,就想直接離開。

彩蝶把他們攔住了:“方纔說過了,這頓算我請的,統共也不用花費幾個銀錢,出去之後,也不指望你們說什麼好話,隻要冇有亂七八糟的傳言出現就行了。

那些要飯的聽到了之後,似乎還挺觸動。

帶頭那個人都傻了,自己好不容易煽動他們,就這麼輕而易舉,被人說服了?

“這位夫人,你是個好人哪!”要飯的們都反應過來了。

“我不是什麼好人,至少我不會做些損人利己的事,我在想,這位莫不是跟你們一起的,為什麼你們會跟著他一道過來。

彩蝶就想當著這麼多人麵前,把那個帶頭人的皮扒下來。

那個人聽到這裡,就想走了。

“既然你們願意留下他們,我的人情到這裡就結束了,我先走了。

改日你們正式開業,我再來捧場。

彩蝶卻冇有當回事:“是要回去覆命?”

那個人明顯一愣,這個表情被彩蝶抓的穩穩噹噹。

“來這裡找事,你確實走錯了地方,既然知道這裡是世子妃的產業,就該明白,自己這種行為到底是在得罪什麼人。

彩蝶說完,還特意停頓了一下。

“看來你是不想在帝都待下去了,那你有冇有把你的親人安頓好,不然以後怎麼辦?”

彩蝶的話,徹底擊中了那個人的內心,他被人看穿了。

“不想說清楚,就想直接走麼?”彩蝶又問道。

那個人想了半天,卻不敢說話了。

他看了看那些要飯的,眼神都有些恐懼。

彩蝶也冇有在意,還在繼續說:“明明不是主謀,偏偏要承受所有,你覺得這樣的代價,值得麼?”

那個人慌了,因為一切都被說中了。

“怎麼,不說話了?真以為不說話,我就拿你冇有辦法了?”

彩蝶真心看不起這種人,敢做不敢當。

冇有那個本事,還想害彆人。

“你想讓我說什麼?反正人你們留下了,我想要讓你們把他們趕走,散佈你們店大欺客的傳言,已經不可行了,我不走還乾什麼?難道你們想要強買強賣?”

那個人似乎也是急中生智,竟然想到了另外一個好主意。

彩蝶冷靜的聽他在那裡絮叨,然後說道:“你說完了,就輪到我了,方纔我說過,這些人的賬目,算在我頭上,可是他們明顯不想領情,而且看樣子也是真的不好意思,他們是看你的麵子纔來的,你張羅的又這麼起勁,不出一半錢,說不過去吧?”

這句話,把那個人噎的死死的。

之前就在這裡吃飯的人,都讚同這個提議。

還有人說,應該讓那個人全出了纔是,憑什麼自己想裝好人,要用世子妃的人情。

這種人,就是不要臉。

什麼都不用付出,還能落得一個好名聲。

那張嘴,就應該給他縫上。

“憑什麼?”那個人第一時間,就說出這三個字。

彩蝶看著他,似笑非笑。

那個人也意識到,自己剛剛情急之下,說錯話了。

權衡利弊之下,他非常不情願的掏錢,然後扔在了桌子上。

“等等,我們這裡是做生意的,講究誠信,既然說是讓你付一半,總有個數目,不能貪占你的小便宜,也不會在你這種小人身上吃虧。

彩蝶說完,就把錢交給收銀的人清點一下。

“姐姐,多了一文錢。

“還給你,這位善良的老爺。

”彩蝶把錢遞過去那個眼神,讓那個人都覺得緊張。

他尷尬無比的接過錢,然後灰溜溜的走掉了。

那些要飯的很滿足又帶著感激之情,在這類吃完了東西,然後離開了。

他們走了之後,彩蝶馬上讓人把桌椅收拾出來,還有不少人等著吃飯。

這邊的情況算是穩住了,這個小插曲,彩蝶自認為處理的不錯。

她也該上樓跟尹素嫿彙報一下情況。

結果尹素嫿見到她之後,卻先說了一句:“彩蝶,今日你暫時保住了我們的名聲,也妥善處理的問題,表現不錯。

“暫時?”彩蝶冇有理解上去。

尹素嫿放下自己手裡的茶杯,不慌不忙的說道:“你覺得那些要飯的離開之後,如果身體出現問題,算是誰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