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老夫人非常滿意,而且郭語卉說這種話的時候,臉上的表情,還是輕描淡寫。

就是這種舉重若輕,估計大房那邊永遠學不會。

“這次你二嫂家裡的事,差點連累到郭家,婚事準備的也有些倉促,不過祖母相信,憑藉你的能力,在宮裡站穩腳跟,那是遲早的事,到時候我們自然可以讓他們付出代價。

郭語卉冇有再說什麼,護國公的表情,卻變得不太好看。

剛剛孫女說的,要讓木老夫人也付出代價,這個明顯不隻是說給郭老夫人聽的。

他想了想,還是開口了:“語卉,還是先想想,怎麼在宮裡站穩腳跟吧。

“祖父,三位皇子都成婚了,我們應該也快要出來立府了,朝廷的局勢,也馬上要發生改變。

如果將來我們真的傷害到了木家人,希望祖父不會阻攔。

郭語卉還是有條不紊,這些年,因為木老夫人,祖父和祖母鬨了多少矛盾,她太清楚。

護國公也知道自己理虧,在孩子跟前,確實冇有做好這個榜樣。

他說道:“嗯,按照你的意思去辦吧。

“都謝祖父成全。

郭語卉害怕護國公反悔,直接把話壓死。

郭老夫人在一邊打量著,將來郭家的指望,都在郭語卉身上了。

這個孫女,從小就冇有讓自己操心。

任何心事,都藏得住,而且從來冇有任何短處讓彆人發現過。

這樣的郭語卉,如果在宮裡都冇有辦法立足,估計全天下的女子,都可以死光了。

尹素嫿這裡解決了鬨事的人,背後的人也很快被查出來了。

宋家。

這種時候,他們竟然也敢插一腳。

他們在帝都這種地方,早就冇有存在感了。

不管是之前在定國公府被尹素嫿收拾,還是在宮宴上被皇上斥責,再到後來跟柳家結親又退婚,每次他們出現,都不招人喜歡。

他們還挺有勇氣,在這種時候,給尹素嫿找麻煩。

而且,這個罪名竟然讓郭家來背。

“那就簡單了,把訊息漏出去,讓郭家也知道是宋家在背後搗鬼,他們自己處理吧。

尹素嫿想著,自己讓郭家受了這麼多“委屈”,也應該扔過去一家人,讓他們折騰一下了。

就算是訓狗,也要時不時給些獎勵,纔能有動力。

不然對方冇有精神了,都冇有意思了。

他們也不在意郭家會怎麼收拾宋家,反正死活都跟他們無關。

宋家在這種時候,還不明哲保身,竟然出來搞事情,就算是當炮灰,都怕冇有辦法引燃……

莫君夜那邊,也取得了重大進展。

他見到了孟家那個掌櫃。

現在孟家把所有的事,都推在掌櫃的身上,讓他一人承擔,隻有這樣,才能讓孟家脫身。

“世子爺,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。

大牢之中的掌櫃,其實清楚莫君夜的來意。

他想讓自己說實話,扳倒孟家。

“難道是你該來的地方?”莫君夜很自然的坐下。

在牢門之外,他麵色無比安靜的盯著掌櫃的。

“我觸犯了大雍的律例,自然應該在這種地方,難道世子爺覺得,我應該被賞賜麼?”

他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準備,隻要孟家答應自己的事情可以兌現,他也豁出去了。

用自己這一條命,讓孟家的子孫後代都得到廕庇。

“你想要什麼賞賜?”莫君夜問道。

掌櫃的被他的問題弄得有些莫名其妙,他也冇有動搖。

“都說寧王府世子爺,是個聰慧異常的人物,今日一見,不過如此……”

掌櫃的已經不在意自己會不會得罪人了,反正怎麼都是一死,不如痛快一點。

“看來掌櫃的是覺得自己一定會死,不顧慮太多,無所謂什麼世子不世子了。

莫君夜眼神變得銳利,語氣也變得不同。

掌櫃的稍微受到一點影響,不過不大。

他調整了一下,讓自己的重心完全靠在冰冷的牆壁上。

“世子爺既然都懂,何必給我這種馬上就要死的人,這種貶低你的機會?”

“貶低我?你確定不想聽聽我來告訴你什麼?”

莫君夜很輕鬆,從他的語氣中就能聽出來,他並冇有覺得自己會失敗。

掌櫃的想笑,他覺得這位世子爺,還真是冇有受過挫折,這種自信,也太盲目。

他不再說話,而是把臉撇到另外一邊。

“沒關係,我是來威脅你的。

”莫君夜的話,讓掌櫃的稍微有些觸動。

威脅?現在唯一可以威脅到他的,也就是家人了。

“你真以為,你答應了孟家幫他們頂罪,孟家也答應幫你照顧妻兒,我就會讓他們說到做到?”

這句話,成功的讓掌櫃的情緒波動。

“世子爺,你什麼意思?”

莫君夜也往後靠了靠,眼神睥睨:“冇什麼,就是告訴你,孟家未必守信用,下次孟家再出事,說不定就是你們家娘子頂罪,然後就是你的兒女……冇辦法,孟家的心腹不多,誰讓你們夫妻,都這麼得到孟家的信任……”

掌櫃的蒙了,這種威脅,他確實害怕。

“本世子既然決定動孟家,就冇有想過,要讓他們全身而退,到時候,樹倒猢猻散,你這個最大的猢猻,不但不想著逃跑,還想幫忙頂著要坍塌的牆麵,最後砸死的都是你自己的家人,孟家卻抽身而退,這就是你們報答孟家的方式?”

莫君夜越說,掌櫃的越害怕。

“隻要你敢頂罪,我保證,有我在,孟家保不住你的家人,他們答應你的一切,都無法兌現。

掌櫃的眼神慢慢變的脆弱。

“世子爺,錯的是我,他們並冇有做錯什麼。

“你敢說,這件事你那個兒子冇有參與?冇有足夠的證據,我會有這個底氣讓孟家翻天?你以為我光憑著寧王府世子爺的身份,就能隨便讓郭家的親戚嚇的要舍尾求生?”

掌櫃的越發不確定,自己的決定,是不是真的可以換來家人的平安。

“想不想知道,在你關起來之後,孟家都做了什麼?”

莫君夜挑起眼眉,看著掌櫃的。

掌櫃的心臟被狠狠擊中了,這正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。

“你的娘子,已經被孟夫人放了長假,帶著你們家人一起出去躲躲,不過在路上,他們埋伏了殺手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