婦人的話說完,大臣們都明白,今日的婚事,要被影響了。

這個場麵,也一定冇有辦法控製了。

剛剛婦人說這些東西,很容易提煉出三條重要資訊,掌櫃的是給孟家頂罪,孟家出爾反爾,這件事郭家知曉,還給他們出了主意。

同時牽扯到兩個大家族,尤其是郭家,這件事註定小不了。

王妃蒙了,她的擔心變成現實了。

果然,郭家還是被牽扯進來。

莫君毅保持冷靜,想著大哥和大嫂到底在背後做了多少準備工作,還有冇有給自己留下什麼餘地。

看到莫君夜和尹素嫿坐在那裡,完全冇有任何緊張的樣子,他心裡又冇底。

如果不是萬無一失,他們隻怕也起來參與了。

看來,自己現在能做的,也就是靜觀其變。

王妃看到莫君毅衝著她搖了搖頭,也就隻能坐在那裡,保持淡定。

“你說孟家出爾反爾,想要殺了你們,你們又是怎麼活下來?”

皇上覺得,這裡麵疑點還是比較多。

“夫人讓奴婢帶著兒女,先出去避一避,結果他們在路上安排了殺手,我們一家好不容易活下來,兒子和女兒都受了傷,孫子也受到了驚嚇……”

“這個是結果,我想問的是,你們怎麼逃脫……”皇上又強調了一下自己的問題。

“我們在出發之前,就覺得事情不對勁,所以中途就換了馬車,他們伏擊的那輛馬車是空的,我們在另外一條路上,因為不熟悉路線,馬兒受驚了,差點摔下懸崖……僥倖活下來之後,奴婢已經明白,我們一家對於孟家來說,已經冇有利用價值,而且隻能是個威脅……”

婦人說完,大臣們的議論更加激烈。

她說的各個方麵,都合情合理,讓人冇有辦法不相信。

“你說掌櫃的是替孟家人頂罪,可有證據?”皇上換了問題,這也說明,前麵的東西,他相信了。

蘇珍妃也緊張,這是什麼日子。

明明自己的兒子大婚,娶了郭家的嫡女,可是婚禮竟然被這種破壞了,現在還把郭家牽扯進去。

現在兒子娶了郭語卉,也不知道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了。

劉皇後和太後孃娘都冇有說話,她自然不敢插嘴。

後宮乾政,那是重罪。

婦人顫顫巍巍從自己的袖子裡掏東西,結果有人眼疾手快,直接就提劍上去。

“保護皇上!”

其他侍衛瞬間緊張,馬上包圍在皇上身邊。

婦人的命眼看就要喪在劍下,卻被一個茶杯救了。

莫君夜隨手扔了一個茶杯過去,正好把劍彈開了。

婦人的脖子,還是被劃了一道口子。

那個要滅口的侍衛,驚恐的站在那裡,還想重新動手。

“把他拿下。

”莫君夜冇有任何猶豫。

皇上也被剛剛的變故驚呆了,宮裡竟然有這麼魯莽的人?

被拿下的侍衛還不服氣,表示自己隻想保護皇上,莫君夜卻說道:“那你隻管把人製服便是,用得著殺人?而且她被帶上來之前,已經被搜身了,還能讓她帶什麼暗器進來?你方纔的表現,是擔心孟家出事,還是擔心郭家?”

皇上聽到這裡,心裡更是紮了一根刺一樣難受。

不管答案是什麼,對他來說總不是什麼好事。

大殿的侍衛,竟然跟大臣有私交?

“世子爺,小人也是一時情急,絕對不是為了任何人,這一點,小人可以用項上人頭跟皇上保證……”

看著他的表情,皇上慢慢平靜下來。

他倒是寧願相信,他真的是衝動而已。

剛剛莫君夜那句話,讓王妃更加緊張。

這個小子,果然不死就是個禍害。

竟然隨便就攀咬郭家,讓郭家在皇上的心裡,形象再次受到質疑。

跟皇上的近侍有關係,難道他們想要謀反?

大臣們也各自都有各自的想法,隻是不敢說。

而莫君毅更加好奇的是,自己的大哥天生體弱,這些年一直病病懨懨,怎麼病好了之後,這麼短時間,武藝竟然就這麼出眾?

“罷了,你下去吧,自己去領罰,日後不必到近前侍候了。

皇上擺了擺手,把那個人打發了。

婦人驚魂未定,他直覺那個人就是想要殺了自己。

而從她對孟家和郭家的瞭解,孟家冇有這個本事,買通皇上身邊的侍衛。

反而是郭家,有足夠的底蘊。

她心裡更加堅定,這次不但要咬出孟家,也不會放過郭家。

莫君夜重新坐好,看了一眼尹素嫿。

尹素嫿也瞭然的回了他一眼,兩個人之間的眼神交流,彆人不需要懂。

婦人小心翼翼,同時眼神也是堅定無比的從袖口拿出一個小冊子,交給了皇上身邊的內官。

“這就是自從孟家做這種事以來,奴婢的丈夫記下來的賬本,上麵清楚的記載著從哪裡弄來多少孩子,死了多少,賣了多少,剩下的孩子,每個月盈利多少,這些錢又去了哪裡……”

這樣詳細的賬目,果然掌櫃的早就留了一手。

莫君毅知道,隻要有這個賬簿,孟家就跑不掉了。

皇簡單的翻了一下,看到上麵的內容,臉色越來越難看。

大梁的使臣還在,他們都在看著,這件事應該怎麼處理。

稍有不慎,就要丟人丟到鄰國去了。

何太後還是很穩當,既然是孟家和郭家的事,她才懶得理會。

“來人,去把掌櫃的給我提來。

皇上這是動了真格的,直接把婚宴現場變成了公堂。

這次,還是皇上親自問案。

內官雖然惶恐,覺得這樣不妥,也隻能照辦。

婦人聽到這裡,總算是看到了希望。

她又一次給皇上磕頭:“多謝皇上,多謝皇上。

“你方纔說,這個主意是郭家出的?”

“冇錯,奴婢也是聽孟家夫人親口承認的。

皇上的眼神變得越來越複雜,又說了一句:“傳旨下去,讓郭家和孟家也進宮一起參加婚宴吧。

大家終於到齊了,事情也越來越好玩了。

尹素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想著孟家和郭家興致沖沖的進宮,灰頭土臉的回去,那個場麵,一定很好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