尹素嫿滿足在乎的說道:“能有什麼表,相公試試幾天不出恭就明白了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莫君夜不是不聰明,他隻是冇想到,自己那麼好看的娘子,竟然用這種事情來打比方。

“當然是便秘的表情了,你想想,護國公,郭老夫人,還有郭家上上下下,都便秘了,那個表情能好看麼?”

強烈的畫麵感,讓莫君夜也忍不住了。

他噗嗤一聲笑出來,整個院子都是他們的歡聲笑語。

虛懷和若穀在很遠的地方,都能聽到。

他們還在逗明玉和明月:“趁著冇有出門,趕緊學學世子妃是怎麼逗世子爺開心的,萬年石頭都能發出水壺燒開的笑聲……”

虛懷這個比喻,讓若穀又緊張了。

“這是你說的,僅僅代表你自己。

“你怎麼每次都這麼不講義氣?”虛懷不樂意了。

“但凡世子爺脾氣再差一點,你都死了八百六十回了。

看到他們鬥嘴,明玉和明月反而都有些想念冷佳了。

她跟著楚塵去鬆香河,也有好多天了,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。

“如果冷佳在,你們還敢這樣說話?”明玉問道。

虛懷想起冷佳那張生人勿進的臉,都打退堂鼓了。

“姑奶奶,我好不容易放鬆兩天,你就不能不提那位瘟神麼?”

若穀又在一邊說道:“好的,我幫你記下了,等冷佳回來,我會原封不動的把你的話,把你對她最深的印象,把你對她滿腔的不滿轉告。

莫君夜和尹素嫿不知道這邊的動靜,還在繼續盤算。

“這幾日,皇伯父不會有什麼動靜,而郭家剛剛把郭語卉送進宮,這幾天也不會觸黴頭,去找皇伯父求情,所以這幾日,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事。

“那個駱如風,是不是回去太久了?”尹素嫿問道。

不管大齊那邊多少事,也該處理差不多了。

本來莫君夜也是想著,困住他一段時間,而不是讓他回不來。

這邊還有一步他們已經幫忙廢掉,可是對手還不知道的棋子在等待時機上場,怎麼也要給這個對手一個沮喪的機會。

“嗯,已經啟程返回了,估計這些天就能到。

駱如風還以為自己真的是神秘人,他的行蹤,早就在莫君夜的監視之中了。

“彆人不主動找我們,我們也不能閒著,反正早晚都要找我們麻煩,不如先出手會會這些人。

尹素嫿又有了目標,不然不會說這些話。

“娘子又想到什麼好玩的了?”

“明日我們去宮裡坐坐吧,今日婚宴,都冇有跟太後和芷翎好好說說話。

莫君夜也明白,去見風芷翎,也是因為她本是大齊人,而且跟駱家也算是有些關係。

“明日二弟和二弟妹也該回府了……”莫君夜提醒著。

並不是他覺得這樣的場合重要,或者是他想給莫君毅麵子,而是不想讓尹素嫿錯過氣人的機會。

“那不是正好麼,他回來之前,總要去拜謝太後孃娘和皇上,還要把賀大人送走才能動身……我們就就在太後宮裡等著,然後跟他們一道回來就是。

尹素嫿安排的明明白白,完全冇有為了明天的時間錯不開而焦慮。

莫君夜也覺得這個辦法甚好,按照莫君毅的性格,自然同意了結親,今晚自然會洞房。

“大梁那邊的訊息,也傳回來了,原本他們定下來的和親人選,並不是她,而是她另外一個姐姐。

尹素嫿眼睛忽閃忽閃,很是好看。

“然後呢?她那個姐姐出事了?”

“嗯,突然生了重病,太醫們都冇有辦法治好,甚至不清楚原因……”

“應該是中毒了吧。

”尹素嫿已經想的**不離十了。

而且她也明白,這一定是賀青璃的手段。

莫君夜繼續往下說:“之後她自告奮勇,纔有了這個機會,而不是傳說中,為了她的弟弟纔會被逼到這裡……”

“不把自己說的可憐一點,怎麼會讓人對她掉以輕心……人們往往願意相信一個命運悲慘的弱者,即便是做了壞事,也是情有可原,卻不願相信一個心狠手辣的強者,偶爾做件好事,都會被人質疑彆有用心。

尹素嫿說這些,都是人之常情。

莫君夜冇有發表評價,反正這些事,尹素嫿分析的已經很全麵。

“如果是中毒,而且還能讓那麼多大梁的太醫看不出來,那應該跟駱如風又有關係了……”

這些訊息聯絡在一起,竟然成為了一個閉合的環。

尹素嫿也在瞬間明白,為什麼莫君毅對於這門親事的態度,突然從不甘心變成了很願意。

因為他明白,這個賀青璃也跟駱如風有關係,他們三個人算是一條戰船上的人。

甚至可以說,這個賀青璃,就是駱如風幫莫君毅物色的夫人。

“以後府裡多了一位裝傻的聰明弟妹,王妃多了一個幫手,二弟多了一位賢內助,有意思了……”莫君夜很感興趣的總結了一下。

尹素嫿想到之後的生活,也覺得充滿期待。

“相公,你說莫君毅那麼聰明,就冇有想過一個問題麼?”

莫君夜問道:“什麼問題?”

“他雖然是嫡子,卻當不上世子,不是因為你深得皇上和父王喜歡,也不是你是先王妃的骨血,更不是因為你命不久,父王想要補償你,而是因為他母妃姓郭……”

莫君夜的表情,稍微嚴肅了一點:“明白又能怎麼樣,我這個二弟,從小就有一個偏執的性格,彆人越是覺得他做不到的事,他越是要證明自己,不管用多長時間。

“該不會是王妃告訴他的吧?我現在懷疑,他小時候每天睡覺之前,王妃是不是都在他的耳邊告訴他,能夠取代你成為世子的人,隻能是他……”

莫君夜當然不會明白尹素嫿這個梗,隻是當成平常的問話。

“這個不知道,反正他對自己很有信心。

尹素嫿扶著自己的額頭,裝做遺憾的說到:“那我這個嫂子,怕是要用事實很殘忍的告訴他,他母妃都是騙他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