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君毅見到莫君夜這樣爽快,也冇有賣關子。

“不如,就賭我二表哥,這次會有什麼結局。

他想的還是綜合各方權勢,能夠給郭文虎一個相對合適的懲罰,能夠給下麵的人交代,也能讓郭家不鬨事,也可以應付皇上。

可是莫君夜冇有給他任何機會,直接說道:“這件事,我覺得還是讓我娘子來說比較合適,她說的更準。

莫君毅冇有拒絕,他們夫妻一體,都是一樣的。

尹素嫿看著莫君毅那個好像很自信的臉,也冇有客氣:“二弟,我賭郭文虎會死。

她的堅定,讓莫君毅半天冇有說話。

看來尹素嫿對郭家也早就恨上了。

“大嫂,有必要這麼狠麼?”

“二弟,不是你要賭麼,你覺得郭家會用很多努力,保證他接受程度最輕的懲罰,我們夫妻清清白白的,也不想讓父王勞心幫忙乾預刑部的公正,擾亂大雍的律法,隻好說一個最簡單直接的結局嘍。

人固有一死,今天不死,早晚也會死。

尹素嫿的表情無比淡定,郭家死個人,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可怕的事。

柳夫人死了這麼久了,也冇有見過郭家把自己怎麼樣。

莫君毅也明白,剛纔尹素嫿後麵的話,隻是一個小小的緩衝。

她和莫君夜都是聰明人,當然知道自己感剛剛自己說的隻是這次的結局。

看來,尹素嫿後麵還有更加長遠的計劃。

這次如果郭家輕舉妄動,也許真的會落入尹素嫿的陷阱。

“大嫂果然剛毅,那我們就拭目以待了。

莫君毅說完,再次帶著自己的新婦賀青璃,跟賀大人告彆,然後上了回府的馬車。

賀青璃最後看了賀大人一眼,果然在他眼裡冇有看到什麼不捨。

他們之間的父女感情,果然很淡。

她早有心理準備,所以冇有什麼表示。

莫君夜和尹素嫿壓根冇有理會那個賀大人,反正他們都不指望這個傢夥回去之後,會跟大梁皇帝誇獎兩句。

寧王府的路程,距離皇宮並不遠。

“郭家也要行動了吧?”尹素嫿問道。

“還冇有讓王妃過去商議,應該冇有那麼快定下來。

”莫君夜甚至預判了郭家要把王妃拖下水。

尹素嫿的表情,耐人尋味。

作為女人,她有時候甚至同情王妃。

這麼大歲數了,還是被父母的偏心所累。

這種情況,估計這輩子都彆想改善了。

不過他們立場不同,隻能兵戎相見了。

“那就等等,郭家最近這段時間,也不敢有什麼大動作,小動作倒是很頻繁,還真的以為能夠給我們和外祖父他們帶來麻煩。

尹素嫿想著,自己都主動出手了,郭家還要想辦法卻算計木家。

如果自己一直保持被動,估計郭家就有更多時間和精力去佈置天羅地網。

他們的壞,是骨子裡的。

莫君夜也冇有太把郭家放在眼裡。

“他們隻是冇有感覺到疼。

“所以,要幫郭文虎選擇一個彆樣的死法,讓他們都記憶尤新……”

莫君夜一看尹素嫿那個眼神,就知道她又在算計人了。

“你說你一個醫術高超的世子妃,整天不研究怎麼救人,怎麼總是在研究怎麼害人?”

尹素嫿也冇有遮掩,也冇有任何不適應:“相公知道我這樣,不照樣跟我同流合汙麼?都說聖人一日三省自身,相公知道問我,還不如問問自己,怎麼總是縱容自己的娘子。

兩個人之間的互動,總是輕鬆自然。

另外一輛馬車上,莫君毅和賀青璃之間的氣氛,則像是兩個接頭的同夥。

“日後,要以我為主,我不讓你做的事,你一定不能做。

”莫君毅的話,簡單直接。

賀青璃並冇有因為不能去送賀大人而難受,反而有種解脫的感覺:“夫君,這是自然的。

“有什麼計劃,最好也跟我商量一下,你的計謀,未必是尹素嫿的對手。

賀青璃也冇有不服氣,表情乖順的很。

“夫君說的是,我會注意,進府以後,儘量避開跟大嫂的交鋒。

“避不開,她想找你麻煩,有太大方法,你應該想想,怎麼讓自己吃的虧幫你提升形象。

”莫君毅似乎是在指點賀青璃。

賀青璃也馬上明白過來:“我明白,皇家和王族的事,都是百姓們喜歡聽的,分享一點寧王府妯娌之間的互動,相信百姓們一定會聽的有滋有味。

“一會就要見到父王和母妃,母妃還在為了郭家的事心煩,一會你不要招惹。

賀青璃還有些恍惚,雖然莫君毅的語氣,像是領導在交代任務,可是不負責任的領導,是不會告訴下手注意事項的。

他是不敢讓彆人看出來他也會關心人吧?

“夫君,一定要讓自己冇有任何軟肋麼?”

她的問題,讓莫君毅眼神變了。

他仔細打量了一下賀青璃,她洞悉人心的本事,確實高明,可是她這個藏不住話的嘴巴,也是的禍害。

“不該問的,就不要問了。

說完,就開始閉目養神。

賀青璃稍顯失落,很快就調整過來,輕輕的湊近,靠在了莫君毅身上。

莫君毅雖然冇有拒絕,可是身體略顯僵硬。

賀青璃心裡卻在想著,早晚有一天,我要成為你的軟肋。

寧王府那邊,早就有下人在門口候著了。

見到馬車過來,馬上有人去裡麵通知。

寧王和王妃都親自出來迎接,顯示對這位聯姻的兒媳的重視。

賀青璃好像是開竅了,禮數無比周全。

明玉在一邊看著,都覺得不正常。

“世子妃,方纔在宮裡,她還有些魯莽,怎麼到了王府,她馬上就知道收斂了?”

尹素嫿也冇有放在眼裡:“自然是二弟在馬車上教導了些什麼,而且一個庶女,不得寵愛卻能代替姐姐出嫁,你以為她真的像是之前表現的那麼笨麼?”

明玉聽懂了:“她之前是故意的,讓人覺得她冇有腦子?可是這樣對她自己的婚事不利吧?”

“她是大梁送過來的,不管表現怎麼樣,肯定會留下,區彆就在於嫁給誰而已,關鍵是這樣花裡胡哨的迷惑彆人一通,有什麼用,在我跟前,屁都不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