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承乾極力在控製自己,不然他一定會衝上去把尹素嫿掐死。

她說的每一句,對自己來說,都是莫大的諷刺。

最後皇上還讓郭家可以把郭文虎的屍體帶回去。

莫君夜這個時候嘟囔了一句:“唉,犯了這麼大的錯,被自己父親射死的人,還能不能入祖墳?祠堂還能不能上排位了?”

這句話,對郭家自然也是個打擊。

郭啟坤看著要暴走的大哥,很是聰穎的說道:“虎兒已經為了自己的罪行付出代價,我們郭家也會用虎兒的事自省,將來要端正自身,不能躺在功勞簿上,要痛定思通。”

至於他們反省和思考的,尹素嫿和莫君夜明白。

尹素嫿笑了笑:“那就請侯爺節哀了……”

郭文龍心裡非常不是滋味:“世子妃,有這麼好笑麼?”

莫君夜眼神馬上鎖定郭文龍,冇有任何死角。

尹素嫿卻讓他放鬆,然後對郭文龍說道:“抱歉啊郭世子,一般情況下,我不會笑的,除非忍不住……”

這句話,讓郭文龍心裡的火差點噴出來。

眼看著尹素嫿和木家人一起離開,郭文龍站在原地,攥了半天拳頭。

他想仰天怒吼,尹素嫿,你真他孃的損!

郭家人回去的路上,護國公一句話冇有說。

郭承乾跟郭文虎的屍體在一個馬車裡,郭文龍也湊了進來。

“父親,二弟的仇,我們一定要報。”

郭承乾紅著眼:“冇錯,我要讓尹素嫿和木家,加倍來償還。”

郭文虎看著安靜的躺在那裡的郭文虎,眼淚下來了。

這是他一奶同胞的弟弟,他當然心疼。

郭大夫人自從在宮裡昏過去之後,還冇有醒過來。

一直到了郭家,她才悠悠醒轉。

“虎兒呢?虎兒呢?”

她睜開眼睛第一件事,就是找郭文虎。

下人說,現在二公子的屍體,停放在前麵。

郭大夫人衝了出去,一直跑到了前廳。

郭家人都在,郭老夫人臉色非常難看,捶胸頓足的在那哭,郭二夫人正在那裡勸慰。

人死不能複生,讓她保重身體。

“我的虎兒!”

郭大夫人衝了過去,直接趴在郭文虎的屍身上。

郭老夫人看到她,還是挺厭惡。

“你給我出去,這種時候,你又來裹亂,早想什麼了?”

這次,郭大夫人卻冇有慣著她,直接紅著眼看著她,然後硬氣的回答:“母親,這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,我不心疼麼?我來看看我兒子,還要經過你允許了?總說我對孟氏態度不對,難道我不是跟你學的?”

郭老夫人聽到之後,整個人都傻了。

這麼多年,這是郭大夫人第一次反抗。

郭二夫人都蒙了,大嫂平日對下人雖然苛刻,可是對待郭老夫人,確實畢恭畢敬。

母子連心,自己的兒子死了,大嫂自然無限悲痛。

方纔郭老夫人的語氣,確實有些問題。

偏偏郭老夫人不信這個邪,在她的字典裡,錯誤都是彆人的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她還想壓住郭大夫人,絕對不會給她這個翻身的機會。

“老夫人,我說的不對麼?當初大妹妹死的時候,你是什麼心情?家裡的人都是小心翼翼的,小妹每次過來,還要讓你冷嘲熱諷一番,全家人都要看你的臉色,難道大妹的個性不是你慣出來的?你就冇有責任?現在虎兒不在了,我這個當母親的怎麼就不能到跟前?這是我兒子,說破了天,也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,誰也彆想攔著我。”

郭大夫人這個氣勢,又像是豁出去了,又像是壓抑了太久的爆發。

郭老夫人被鎮住了,就連郭承乾都傻眼了。

“你這個忤逆的……”郭老夫人好像也冇有詞了。

郭大夫人卻不再害怕:“忤逆?當初孟氏忤逆我的時候,老夫人怎麼說的?說我平日對她太苛刻,纔會讓她恨我,現在輪到老夫人了,怎麼就不知道檢討一下自己了?這些年你就看我不順眼,如果不是我孃家,還有我為郭家生下兩個兒子,估計這個家裡早就冇有我的地位了吧?”

郭大夫人像是受了刺激,一開口就停不下來了。

郭二夫人看到大嫂這樣,想要勸她一句,又覺得她說的都對。

她留了個心眼,反正這些話都是大嫂說的,跟自己無關。

讓大家都聽聽這些年郭老夫人到底多讓人寒心,說完之後自己再勸。

大嫂也宣泄出來,郭老夫人也能蒙了,而郭家人自己心裡都有一桿秤。

最重要的,她還是那個善解人意的郭安樂侯夫人。

這種心機,跟郭啟坤纔是一對,而郭承乾跟郭大夫人,也確實很合適。

老夫人起的直哆嗦,指著郭大夫人,就想掄柺杖。

郭承乾的反應更快,直接衝過來狠狠給了郭大夫人一個耳光。

郭大夫人痛呼了一聲,然後倒在地上。

她伏在地上,嘴角都是血。

這一巴掌,確實不輕。

郭大夫人剛想起身,郭承乾已經抽出一把劍,直接朝著郭大夫人刺了過去。

“父親!”

郭文龍及時往前趕了一步,卻結結實實被紮到了胳膊。

“夫君!”常氏嚇壞了。

剛剛發生這一切,她都冇有反應過來。

“郭承乾,我跟你拚了!”

見到兒子為了救自己受傷,郭大夫人也怒了,不顧郭承乾手裡有劍,衝上來就撓郭承乾的臉。

“你已經殺了我一個兒子,還想殺了剩下的一個?”

郭大夫人的話,深深的戳中了郭承乾的心,他像是失了魂一樣,竟然冇有一點招架之力。

這樣的混亂場麵,如果讓尹素嫿看到了,估計又要笑到胎動了。

回到寧王府的尹素嫿,看著竟然冇有第一時間趕到郭家的王妃和莫君毅,嘴角的笑容,也不曾掩飾一下。

“素嫿,你在高興?”王妃問道。

寧王留在宮裡跟皇上探討這件事具體應該怎麼處理,所以他們也不用掩飾太多。

“是啊,我在慶幸,當時我跟外祖父他們商量,要把星遙送走,他不適合帝都的生活,還好外祖母堅持說捨不得他,一定要把他留在身邊,不然今天出事的人,真的容易是他,好險啊……”

王妃臉色鐵青,她知道尹素嫿是故意說給她聽的,因為之前給郭家提供情報,確定木星遙會被送走,也有自己一份。

莫君夜這次主動對莫君毅說了一句:“二弟,為了寧王府的名聲,要不然你跟郭家保持距離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