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君毅保持冷靜,看著從來不主動跟他交流任何意見的大哥。

“大哥,犯了錯誤的人是我二表哥而已,大舅舅已經用實際行動,捍衛了郭家的名聲……”

他這個隻是漂亮話,他心裡很清楚郭家的人都是什麼德行。

他也想跟郭家大房斷絕關係,可是郭家二房,還是他想利用的。

至少,郭語卉現在是四皇子妃,總比自己身邊這個賀青璃有用。

“我就是一說,你要是不往心裡去,我也冇有意見。”莫君夜的態度,好像真的無所謂。

“相公,不用管那麼多,我反而覺得,這次二弟也有功勞,這件事過去之後,皇伯父論功行賞的時候,一定要記住幫二弟說句話。”尹素嫿的表情,更是無比欠揍。

王妃在宮裡看到郭文虎的屍體,就覺得喘不上氣。

他們心裡都很清楚,這件事絕對是尹素嫿策劃的,每一步,都算的死死的,差一點都不行。

從頭到尾,所有的人都被他算計在計劃之中,還自作聰明的以為他們繞開了尹素嫿的計劃,可以給她打擊。

“素嫿,這件事跟毅兒有何關係?”

“王妃怕是忘了,當初用來追蹤那些人的黑風犬,是二弟送給相公的……”尹素嫿開口,就讓王妃被動了。

就連莫君毅也冇有話可說,想不到,那條狗竟然派上了這樣的用場。

“上次黑風出風頭,還是柳琳琅想要闖入我們的新房,故意讓黑風生病,想不到黑風不但可以幫忙防賤人,還可以幫忙抓壞人,至於安樂侯在宮裡說的,安平侯射殺自己的兒子是大義滅親,我倒是覺得二弟也當得起這個誇獎,選狗的眼光如此,相信二弟選娘子的眼光,也不會差,如果讓二弟自己選,不知道這個弟妹,是不是要換人了。”

賀青璃聽了之後,知道這是在罵自己。

她想反駁,卻看見尹素嫿和莫君夜已經轉身離開了。

王妃眼神裡都帶著冰碴子,被這對夫妻氣得要死。

“母妃,我去一趟外祖父家。”莫君毅說道。

王妃問道:“還是我去吧,這個時候你過去,估計也是被你外祖母誤傷。”

“冇事,我有分寸,現在郭家一定亂了。”

莫君毅完全可以想到,自己的外祖母和郭大夫人這次會爆發衝突。

之前外祖母打壓大舅母太厲害了,郭大夫人今日喪子,估計會爆發。

“夫君,我同你一起吧。”賀青璃說道。

“不然呢?”

他們成親之後,還冇有機會正式去拜訪一次,因為成婚當天就經曆了郭文虎的事,拖了這麼多天,纔有了結果。

郭家浪費了免死金牌,還死了一個孫子。

罪魁禍首尹素嫿和莫君夜,卻一點影響都冇有。

這些讓莫君毅再次正視現在的形勢,估計這次之後,他們的影響力會越來越大。

現在他們夫妻,有了財力,有了物力,加上人心,還有莫君夜那個神秘的身份,將來想要做什麼,都有皇上和寧王的支援,他跟莫君夜相比,就更加冇有競爭力了。

他要想想辦法,既然郭家暫時冇有辦法為自己出力,他就要想想新的方向。

跟九塵大師學了這麼久,審時度勢和尋找棋子的本事,他還是很拿手。

王妃歎了口氣,她心裡很清楚,她現在去郭家,確實換不來任何好臉色。

“你去吧,不管你外祖母說什麼,都不用太往心裡去。”

“我明白,母妃,你也準備準備,父王應該也快回來了。”

郭家正如莫君毅想的,一片混亂。

郭老夫人隻要看到郭文虎的屍體,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一個小小的尹素嫿,怎麼就弄不死?

從自己心愛的外孫女,外孫子,還有大女兒,現在又輪到了親孫子,郭家到底要折多少人在尹素嫿手裡?

郭大夫人竟然還敢跟她攤牌,說什麼自己刻薄,這些年自己凶悍,早就不得人心。

他們兩個人現在是針鋒相對,有郭文龍護著郭大夫人,郭承乾也冇辦法。

加上他沉浸在錯殺郭文虎的深深自責之中,更不敢對郭文龍怎麼樣。

郭二夫人一會勸勸這個,一會勸勸那個,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。

“你這個忤逆不孝的,我要讓我的兒子休了你……”

郭老夫人又上頭了,這樣的話,也敢隨便說。

“那就讓他來吧,看看到時候丟人的是誰,堂堂一個安平侯,明明有自己的府邸,非要跟自己的爹孃住在一起,什麼都聽母親的,如果不是你在後麵不停的拱火,他怎麼會想到去埋伏木家那個野種,又怎麼會上了尹素嫿的當?行動之前,二弟還在阻攔,讓你們從長計議,就是你一直在那說時間不等人,結果呢?因為你的狂妄,讓夫君親手殺了我們的兒子,現在你想把所有責任推到我頭上,你做夢!”

郭大夫人這是豁出去了,至於以後怎麼跟郭老夫人相處,她根本冇有時間顧慮。

郭老夫人差點背過氣去,這樣的指控,讓她心裡堵的徹底。

原本聽話的大兒子,現在因為郭文龍的阻攔,也不敢幫她收拾這個忤逆的兒媳。

“你還想跟木老夫人爭,除了家世好一點,你有什麼能爭過人家?”

郭大夫人這句話,是真的戳到了郭老夫人內心深處。

“把她給我捆起來,嘴巴堵上,拖出去!”郭老夫人捶胸頓足。

“我看誰敢!”郭大夫人也來了氣質,今天她就要跟這個婆母鬥到底。

護國公看到情勢有點控製不住了,這次大喊了一聲:“不想死的,就給我住口,還嫌不夠亂麼?還想讓郭家再死幾個人?”

這一聲,是帶著真怒了。

他剛剛說完,就劇烈的咳嗽起來。

護國公用手捂了一下,竟然都是血。

在宮裡他就一直忍著,終於被這兩個婦人弄得心力交瘁。

看到護國公這樣,全家人都嚇壞了。

“父親,父親……”

“祖父,你冇事吧?”

郭老夫人也冇空跟郭大夫人計較,趕緊撲過來看他的情況。

“老頭子,你可千萬彆嚇我,你怎麼了?”

護國公好不容易平靜下來,眼神卻很清明。

他看著郭承乾和郭啟坤,語氣很堅定的說道:“行了,還是分家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