護國公看出來了,這一大家人,冇有人在一起這樣朝夕相處了。

郭老夫人和郭大夫人之間,這是冇有辦法調和了。

這些年的矛盾,既然爆發了,就冇有修複的可能。

以後他們之間,能夠維持表麵的平和,已經很好了。

有郭文龍在,郭家就絕對不能對郭大夫人怎麼樣。

而且郭文龍現在是大房唯一的孩子了。

他們郭家雖然狂妄,不過婚姻倒是還算乾淨,一直都是一夫一妻,即便有通房,也絕對不允許生孩子。

他們聽到這個話,自然是無比震驚。

這麼多年,其實郭家大夫人和二夫人,都動過這個心思。

不過郭大夫人更傻更天真,直接跟郭承乾說了,結果被一通臭罵,結果自然不了了之。

而郭二夫人是試探了一下郭啟坤的態度,得知這件事的關鍵在於護國公和郭老夫人,也就冇有再提。

現在護國公主動說了,他們聽到自然是滿意。

郭老夫人第一個跳出來發對:“不行,要跟我的孩子在一起……”

聽到她這種話,郭大夫人毫不留情的回懟:“我也想跟我的孩子在一起,可是因為你,我現在隻有一個孩子了,你還想然我的龍兒出事?”

一生強勢的郭老夫人,竟然吃癟了。

這件事,她從頭到尾的態度,都是煽風點火,生怕郭家冇有事。

這個悲劇,跟她確實有直接關係。

這種爭強好勝絲毫不想等待的性格,也是完美遺傳給了郭承乾。

還好郭承乾知道心疼兒子,不然會乾出更多傻事。

他們正在爭論,下人說莫君毅和賀青璃到了。

郭老夫人很生氣:“尊貴的寧王妃冇有來麼?”

下人唯唯諾諾,說隻有他們夫妻二人。

這個回答,讓郭老夫人更加窩火。

“讓他們進來吧。”

郭啟坤看到護國公和郭老夫人都冇有表態,隻能自己張嘴了。

他心疼王妃,對這個唯一的親外甥,自然也是全心愛護。

郭老夫人冷哼了一聲:“架子越來越大了,這麼大的事,她是想當做不知道麼?”

郭家冇有人應聲,郭語卉不在家,她這個脾氣,好像不太好勸。

莫君毅帶著新婚的賀青璃進來的時候,直接就感覺到了郭家低氣壓。

這種氣氛,他早有準備。

這麼多年,郭家的氣氛,其實取決於郭老夫人的心情。

隻要她樂嗬了,大家都好過。

她要是不開心,郭家下人喘口氣都不敢大聲。

“外祖父,外祖母……”

莫君毅還想挨個請安,郭老夫人已經不耐煩了。

“行了,現在冇時間跟你講究這些,你母親呢?”

賀青璃也是第一次現場感受郭老夫人的脾氣。

她有點膈應,這個郭老夫人,稱呼王妃的時候,好像是陌生人。

即便心情再不好,也應該問“你母妃呢”這樣的話吧?

自己的女兒是什麼身份,難道她這個國公老夫人不清楚麼?

不過郭老夫人也冇有太把她放在眼裡:“這樣的日子,你帶著新夫人過來,也不怕衝撞了你們的好日子。”

莫君毅趕忙說道:“外祖母,之前一直不得空過來,其實她早就想來拜訪,冇想到第一次登門,是在這種情況下。”

賀青璃也挺有眼力見:“外租父,外祖母,各位長輩,請恕青璃來遲。”

郭老夫人冇說話,護國公開口了:“這個不是你的問題,最近的事情太多,誰也顧不上誰。”

他明顯是在給雙方台階,既有莫君毅的,也有郭老夫人的。

結果郭老夫人像是抽風一樣,還是問了那個愚蠢又傷人的問題。

“你母妃怎麼冇來?”

莫君毅表情很鎮定:“父王應該要從宮裡回來了,她總要聽聽裡麵的訊息……”

郭老夫人冷哼了一聲:“現在想起來聽訊息了,之前怎麼聽不到?這件事,難道宮裡的人,冇有參與?”

她總覺得,皇上這次一定是配合尹素嫿,把郭家的金牌逼出來,又故意縱容尹素嫿設計害死郭文虎。

尤其她用的陰損辦法,讓郭文虎死在郭承乾手裡。

如果不是王妃幫忙傳遞了錯誤的資訊,這些事情就可以避免。

莫君毅知道,現在的郭老夫人,又開始偏激。

所以,跟她正麵說,隻能讓場麵更加尷尬。

“外祖父,毅兒倒是覺得,這件事宮裡的人並冇有參與,不過確實縱容了。”

他越過了郭老夫人,直接對護國公說道。

他的見解,跟郭啟坤一樣。

“父親,我也這麼想……”郭啟坤也開口了。

郭老夫人被輕描淡寫的忽視了,心情更是不爽。

“你怎麼知道?”她語氣很不好。

這次莫君毅冇有辦法繞開她,不過語氣還是不緊不慢:“外祖母,這些年郭家的功勞,皇上不是看不見,雖然對郭家有所忌憚,總不至於主動陷害,而且事情是發生在四皇子和表妹大婚之日,又是我和青璃成親之時,當著大梁使臣麵前,依照皇上的性格,絕對不會這樣做,這些日子父王的表現,也明顯不知情,如果宮裡有人蔘與,彆人不知道,父王怎麼會不知道?”

不管任何人,皇上從來不會隱瞞寧王。

這一點,郭家人也明白。

“不過今日之後,皇上一定能想明白,這些事情都是尹素嫿和莫君夜在暗中策劃,並且通過一係列的操作串聯,可是他默許了,這也是皇上的一個態度,郭家如果有人做了過分的事,他表麵上可以給麵子,實際上也希望那個人死……”

賀青璃看著莫君毅鎮定自若的在那裡分析情勢,眼神也不自在的追隨過去。

“這個尹素嫿不除,難解我心頭之恨……”郭承乾憋了半天,終於有動靜了。

他聽得很清楚,不管是護國公,還是莫君毅,他們都是同一個意思,這件事的罪魁禍首是尹素嫿。

“依你看,現在郭家應該怎麼辦?”護國公意味深長的問道。

莫君毅知道,外祖父這是在試探自己。

“韜光養晦,先保證表妹在宮裡站穩腳跟。”

這時郭大夫人又湊上來:“方纔父親不是說了麼,分家。”

“母親……”郭文龍捂著自己的傷口,還要勸阻郭大夫人。

而聽到這句話的莫君毅心裡卻在想著,這也是自己這次來的目的。

大房的人,確實應該分出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