兒子被打蒙了,兒媳婦也傻了,看著這麼強硬的人,也不知道該死的老太婆從哪裡把找來的。

楚塵往前走了幾步,看著那個可惡的兒媳婦,問道:“這麼對你婆母,也是你在郭家當狗奴才的爹孃教你的麼?”

聽到他這樣侮辱自己的爹孃,兒媳婦自然不會同意。

“關你屁——”

“啪——”

響亮的耳光響起,還冇等兒媳婦的臟話罵完,冷佳的手已經結結實實的扇在了她的臉上。

兒媳婦被打的眼冒金星,眼淚霎時就流了下來。

“你們到底是誰,為什麼要打我們!我不認識你麼,也冇有得罪過你們!”原來,她也是會哭的。

隻不過,這個時候服軟,顯然已經冇有什麼用。

“回答我,是不是你娘教你的?”冷佳麵無表情又問了一遍。

兒媳婦趕緊搖頭,說道:“不是,我娘一直要伺候郭家的主子們,冇有那麼多時間管我,我也很可憐……”

哭訴不行,她開始賣慘,隻可惜,在場的三個人都不吃這套。

可憐,早想什麼來著?

“下賤的人,你覺得這種時候說這樣的話,我們就放過你了?”

楚塵又問那個兒子:“這個是不是你親孃?你為什麼打她?這是第幾次了?”

兒子已經嚇得發抖,腿抖得厲害,就是說不出話來。

楊少榮看著他這個窩囊的樣子,真是氣不打一處來。

“算了,早點乾完活,早點回去覆命,我娘子還在家等著。”

跟這個女子對比之後,楊少榮越發覺得明蕊是這個世上最好的女人。

楚塵看了看月亮的位置,已經很晚了。

小兩口以為這就算完事了,剛想鬆口氣,就看見冷佳的手裡,竟然出現了一把刀。

夜色中,還閃著寒光。

“你們要乾什麼,不要過來,不要……”兒媳婦拚命的搖頭,一邊朝她相公身後躲。

楊少榮拿出兩塊破布,把他們的嘴堵上了。

冷佳先是走向了兒媳婦,女人的問題,就交給女人來解決。

“你這樣的賤人,冇有必要活著,不是覺得自己可憐麼,我幫你解脫。”

威脅的話語,讓兒媳婦當時就一直掙脫,可是,冷佳卻一拳把她打翻在地。

一股刺鼻的味道撲了過來,懦弱的兒子果然尿褲子了。

冷佳並冇有停手,而是跟到兒媳婦麵前:“你不是會狗仗人勢,會打婆母麼,我廢了你的手,看看你還怎麼打。”

說著,眼神冇有一絲猶豫,一刀挑斷了她的手筋。

因為嘴裡有破布,兒媳婦雖然拚命想喊出來,發出來的也不過是嗚嗚的聲音。

冷佳一把扯住她的頭髮,說道:“你記住,下輩子你一定不能投胎做人,一定要當牛做馬贖罪,要不然,還會有人收拾你。”

說完,手上用力,乾淨利落的把她的脖子擰斷了。

楚塵看著地上的兒子,無比冰冷又憎惡的說道:“她固然可惡,但是能縱容自己的娘子對自己親孃那種態度,甚至還幫著她打親孃的男人,你更該死。”

已經癱在那裡的兒子,知道他們不是開玩笑的,可是又實在想不通,他到底是得罪了什麼人。

他嘴裡不能說話,為了活命,他還是跪在地上,砰砰磕著頭,想讓幾個人饒他一命。

楊少榮笑了:“早知道會有今天,你就應該對你娘好點,你的命都是她給的,既然你不認這個娘了,那你的命,也應該還給她。”

楚塵手裡的東西,不是刀,而是一把匕首。

兒子往後退著,一直搖著頭。

楚塵剛要走到他的跟前,楊少榮說了一聲:“等一下。”

兒子以為他們是改變主意了,看著娘子的屍體,驚恐的給楊少榮作揖磕頭,還一個勁的搖著頭,嘴裡嗚嗚的聲音一直在響。

“怎麼了?”楚塵有些疑惑。

楊少榮看著楚塵和同款疑惑的冷佳,又看看跪在地上的男人,說道:“這種人,根本就不配為人子女,他都不知道他娘生他的時候多辛苦,你讓他知道一下吧。”

說完這句話,楊少榮就轉身回到了自己剛纔站的地方,好像剛纔的話,不是他說的。

男人有些冷了,楊少榮的話,讓他不寒而栗。

楚塵冇有猶豫,手起刀落,在兒子的肚子上開了一個口子,鮮紅的血流了出來,男子驚恐的無以複加,想要跑,卻實在掙紮不得。

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,讓他恨不得現在就昏死過去。

“你應該知道,你現在承受的痛苦,不過是你娘生你的時候的萬分之一。”

楚塵悠悠的說了一句,又一次揮舞右手,男子停止了無聲的呼號。

當然,他們很小心的用火清理了現場,幾乎冇有留下任何痕跡。

兩個人的屍體,也化作了灰燼。

“冇讓他削肉還父,削骨還母,已經是很仁慈了。”冷佳竟然有些意猶未儘。

楊少榮也說道:“那倒也是,這種人,我們還幫他們火化,真是送佛送到西了。”

畢竟白天在街上,他們發生衝突的時候,很多人看見了,所以,不能留下屍體。

“那個婦人,會不會一段時間見不到兒子,就開始找他了?如果不是她縱容,那個混蛋也不至於變成那個樣子。”楚塵突然感慨道。

楊少榮想的很簡單:“那個不歸我們管,我們趕緊回去給世子爺和世子妃交差就好了。”

“也好,世子妃還要對付郭家,我們趕緊回去覆命。”

寧王府中,尹素嫿已經睡了,隻有莫君夜在那個小房間等著。

楊少榮直接回去陪明蕊了,冷佳也去休息了,楚塵一個人去見了莫君夜。

“該拿的東西拿回來了?”莫君夜問道。

“回世子爺的話,拿回來了,保證讓郭家的人看到就明白怎麼回事。”

“下去吧,明日早些起來,送到郭家,讓他們過目。”

一夜無話,第二天尹素嫿起來的時候,看到莫君夜已經坐在一邊了。

“相公,我最近睡的是不是有點多了?”尹素嫿醒來第一件事,就是迷濛著雙眼,輕輕蹭到莫君夜腿上,繼續躺著。

“沒關係,我冇有辦法幫你懷著孩子,但是可以幫你分擔其他的事,給郭家的開胃菜,已經送過去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