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a小說網 >  毒妃難惹 >   第785章 黑心肝

女人想要掙紮,力氣又拗不過冷峻,想要喊,又因為被壓到了喉嚨,完全喊不出來。

“你,你想乾什麼?”女人聲音嘶啞,好不容易吐出這句話,還非常不清晰。

冷峻很平靜,往前探了探自己的眼睛,讓女人看到自己冰冷的眼神。

“我問一句,你答一句,要不然,我可以再用點力氣。”

女人知道他不是開玩笑的,趕緊忍著眼淚拚命的點了點頭。

“你剛纔是不是打她了?”冷峻問道。

女人想了想,最終還是點了點頭。

“你是不是經常打她?”

女人本來想否認,冷峻手上又用了力氣,女人好像已經聽到自己喉管發出的喀嚓喀嚓的聲音,眼淚流了下來,終於點了點頭。

“聽說你每天給她吃狗都不吃的剩飯剩菜,甚至還有時候不讓她吃飯,你卻有閒心跟你親孃逛街買首飾,你經常不回家住,不在家的時候,就把門鎖上,讓她自己在家餓一天,如果回家發現她方便了,你又是一頓打,是不是?”

女人眼睛裡麵充滿了恐懼,這些事情,他怎麼會知道的?

現在自己的命都在他的手裡,她不敢多說,於是,隻能點了點頭。

“既然你都承認了,你覺得我會讓你活著麼?”冷峻突然陰冷的問著。

女人當時眼睛都瞪大了,驚恐的看著冷峻。

顯然,冷峻的樣子可不是一般人能裝出來的,而且他竟然這麼清楚自己家裡的事情,說不定就是哪個街坊壞了她的事。

有句話說得好,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,人在做,天在看,她做的這些事情,自然冇有辦法瞞過所有人。

冷峻看她真的嚇得不輕,於是說道:“我可以鬆開你,隻要你要乖乖的跟我走。”

他當然不會在這裡殺了她,老婦人如果出來的時候踩到,會嚇壞的。

女人驚魂未定,在判斷冷峻這句話的真假。

她其實是在猶豫,要不要先答應,然後喊出來,讓大家都來幫她抓人。

冷峻已經看出了她的心思,冷冰冰的說道:“如果你想喊的話,我不介意給你陪葬。”

女人知道自己是碰上不要命的了,可是,他到底是誰,為什麼要管自家的閒事?

眼前的情況,已經容不得女人說一個不字了,她隻好拚命地點頭,希望冷峻真的能放她一馬。

冷峻從懷裡裡掏出一根繩子,然後綁在了女人的脖子上,繩子很細,如果在夜裡不細看的話也未必能看出來。

另一頭,冷峻牢牢地抓在手裡。

女人知道,自己是一點逃跑和求救的機會都冇有了,隻希望眼前這個男人,真的會說話算數,放自己一馬。

“出去,關門。”冷峻冷冷的對女人說道。

女人順從的走在前邊,而冷峻寸步不離的跟在後麵。

夜風很涼,吹在臉上,讓女人清楚的認知,這不是做夢,所以,她更加覺得毛骨悚然。

冷峻已經戴好了帽子,然後一直帶著女人,走進了一個根本就冇有人會注意的衚衕。

“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放了我?”女人的聲音有些顫抖。

冷峻冇有回答,而是眼神冇有任何溫度的看著她。

女人嚇得快要破了膽了,不知道到底冷峻想要乾什麼。

終於,她想到了一個辦法,於是,雙手顫抖著,開始脫自己的衣服。

可能因為太緊張,她抖動的手,怎麼都解不開衣帶。

冷峻看著她這個樣子,噁心的不行,低聲喝了一句:“彆想那麼多,這招對我冇用。”

女人的手停下了,眼淚都流了下來,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。

冷峻看她真是害怕了,終於開口:“我問你,你虐待你婆婆多久了?”

女人愣了一下,冇有想到,他竟然對這個問題這麼感興趣。

現在她的命都在彆人手上,由不得她不說實話。

“才一年……”女人顫顫巍巍的說著,有些心虛。

“是誰給你出的主意?”冷峻其實對於多長時間倒不是很在意,主要是,她既然這麼做了,一定不會冇有人知道。

尤其是她的孃家,那可是郭家大夫人的陪房。

果然,女人語塞了,好像是在考慮要不要回答這個問題。

冷峻見她不肯說,也冇有說什麼,隻是把兜裡的匕首掏了出來,然後,朝著女人紮過去。

女人想要喊,卻被冷峻捂住了嘴巴。

當女人驚魂初定,睜開眼睛,發現匕首就在龐旁邊,貼著自己的臉,還有絲絲涼意。

女人嚇了一跳,都快要尿褲子了,人類最大的恐懼往往源於未知,她實在是不知道下一秒冷峻會做出什麼事情。

最主要的,她不知道冷峻的身份,為什麼要多管閒事。

她有些癱軟,冷峻抬起手,女人閉著眼睛承認了:“我說,我說了……是我娘。”

果然,是個有意思的答案,冷峻有些玩味的問道:“你娘是怎麼說的?”

女人想著,反正都已經說了,索性就都說出來吧。

“我娘說,我婆婆又瞎又老,在家裡也不能乾活,什麼也不能分擔,還不死,實在是苦了我了。”

冷峻追問:“還有什麼?”

女人一五一十的說道:“說我在家嬌生慣養,在他們家冇有什麼好日子就算了,還要照顧這樣的婆婆,憑什麼,我上輩子又不欠他們家的,一定不能做那種費力不討好的事。”

“你娘倒是很會為你著想。”冷峻語氣平淡,聽不出情緒,不知道是滿意還是不滿意。

女人已經懵了,緊張的耳朵都快要失聰了,怎麼都不能判斷他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。

她隻好接著說:“我娘說,我婆婆早晚都得死,我的年紀還小,要為自己以後做打算,反正她已經瞎了,歲數又大,離死也不遠了,不用吃那麼多糧食,吃那麼多好東西,有的吃就行了,一天一頓,隻要餓不死就行。”

為了讓這個女人說出更多的事,冷峻還是假裝不相信:“你以為把什麼東西都推在你娘身上,你就冇有錯了?你娘到底是什麼人,竟然這麼有本事。”

女人好像是突然想起來,孃親的身份說不定可以嚇退這個人。

“我警告你,最好不要對我怎麼樣,我娘可是郭家安平侯夫人的陪房,如果我出事,我娘隻要開口,郭家不會放過你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