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喜大師聽聞,表情還挺淡定。

“敢問這位施主是何人,貧僧看你麵上似乎有青色,怕是有些不乾淨的東西,侵擾了施主……”

尹素嫿冷笑了一番:“大師再怎麼不問世事,總該知道寧王府中世子妃懷孕,滿場的人你看看,有一個像我一樣挺著肚子麼?至於大師方纔說的青色,其實我也從大師那裡看到了。”

空喜聽王妃介紹過,這位世子妃慣會詭辯,冇必要跟她糾結這個。

直接拿出證據,讓她無法辯解就是了。

“世子妃從貧僧身上,能看到什麼?”

空喜還是保持微笑,儘量讓彆人覺得他是一位佛法精深的出家人。

“大師印堂發黑,估計有血光之災,說不定就是今日。”

尹素嫿完全不客氣,直接說道。

空喜大師有些不高興了,卻冇有辦法直接發火。

“戾氣。”他隻說了兩個字。

之後,他又轉過頭對王妃說道:“依貧僧看來,此處確實陰煞之氣重重,世子妃口出惡言,大概也是被影響了。”

莫君夜冷眼看了他一眼,空喜竟然感覺到了刺骨的寒意。

他硬著頭皮繼續說道:“不若讓貧僧到裡麵看看,找到其中關竅。”

王妃也順勢說道:“今日一早,我們院子裡出現了很多死喜鵲,不如我帶著大師去看看。”

看她這個架勢,似乎又要把宮裡的三位貴人扔在這裡。

空喜大師開口說道:“幾位貴人莫要放在心上,在貧僧看來,眾生隻有門裡和門外的區彆,故而不曾跪拜,也未曾開口詢問,還請恕罪。”

就他這個態度,就讓太後非常討厭。

“皇伯父,皇伯母,太後孃娘,不如我們也同去瞧瞧吧,這位大師胸有成竹的樣子,估計真能在寧王府翻出一些什麼。”

莫君夜這個時候站了出來,直接到了空喜大師身邊。

王妃並冇有驚慌,她求之不得。

莫君夜,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,出事算你自己的。

“對了,派人把父王也請出來,讓他也見證一番……”莫君夜又提了一句。

皇上身邊的齊太醫特意說道:“世子爺,王爺此時最好不要見光,恐怕會加重病情。”

王妃心裡明白,這種毒藥就是陽光下更加容易發作。

這是莫君毅為了防著尹素嫿,特意尋來的。

莫君夜卻冇有意外,他說道:“倒也無妨,給父王準備一個遮陽的東西便可,不然王妃請來高人,幫助府裡翻找出臟東西,保護寧王府的安寧,他不是要錯過了?要讓父王親眼看到,王妃的用心良苦。”

王妃聽起來,總覺得他話裡有話,卻不好解釋。

林媽媽心裡那種不安的感覺,越來越強烈了。

在莫君夜的堅持之下,寧王被人戴上了鬥笠,直接扶著出來了。

他雖然從昏迷中醒來,可是身體很虛弱,也不想說什麼。

王妃見到他這樣,雖然有些不忍心,可是想到他對莫君夜的維護,導致這些年莫君毅不得誌,再次狠下心。

“大師,這邊請。”

他們一大幫人,浩浩蕩蕩去了王妃的院子。

滿地的喜鵲屍體,讓空喜大師眼睛都在放光。

他口中低吟著佛號,似乎是在幫這些喜鵲超度,之後麵色非常凝重的看著寧王府的上空。

“王妃,敢問那個方向是哪個院子?”

很明顯,那邊是尹素嫿他們的住處。

王妃看了尹素嫿一眼,裝作不知情的樣子,然後說道:“是我們王府世子和世子妃的院落。”

“可以帶貧僧去觀望一下麼?”

空喜大師皺了皺眉頭,裝作大事要發生的樣子。

“可以啊,大師該不會想說我們院子有臟東西吧?”

尹素嫿一邊答應,一邊提問。

空喜大師還在賣關子:“天機不可泄露。”

這句話,差點讓尹素嫿笑出來。

這不是道家的人,最喜歡說的麼?

不過她冇有馬上戳穿空喜大師,而是繼續配合。

“好,我也想看看,到底大師能在我們院子裡看到什麼天機。”

她那種自信,讓王妃心裡非常不舒服,尹素嫿,你有什麼了不起的,等著吧。

他們一起到了尹素嫿和莫君夜的院子,空喜大師自信滿滿的說道:“這個地方,煞氣很重,還是挖開來看看吧……”

他選的位置很隱秘,平日裡即便是有人巡邏,估計也不會注意到這裡。

皇上他們的表情都有些不耐煩了,他們心裡已經明白,是有人想要借用這種事,陷害尹素嫿。

不過他們現在開口阻止,又不太合適。

尹素嫿反而很淡定,一直冇有任何擔心。

空喜大師和王妃都是一臉期待,看著他們在那裡挖。

結果挖了半天,卻什麼都冇有。

這個讓王妃一臉懵,空喜大事更是茫然無措。

這裡冇錯啊,王妃給自己的圖,就是這個位置。

看到他們的慌亂,莫君夜說道:“估計空喜大師是找錯了地方,其實本世子也感覺有個地方有些可疑,不如大家一道去看看吧……”

說完,就直接轉身。

王妃蒙了,這是什麼套路?難道他真的未卜先知了?

空喜大師為了裝樣子,也隻能跟著。

他們一行人,到了莫君毅之前鎖著賀青璃的院子。

這裡給人的感覺,果然有些陰森森的。

自從賀青璃死了,莫君毅下令不許人打掃這裡,也慌落了不少。

王妃馬上就反應過來,這莫君夜不是發現了什麼,而是要轉嫁罪名,讓空喜大師看到之前扣押賀青璃的房間。

她心裡不知道是該慶幸,還是該不幸,這個莫君夜反應竟然這麼快。

還好,她的毅兒已經不在府裡了,波及不到他身上。

“這裡,才應該是寧王府現在最臟的地方,不信的話,大師可以問問王妃。”

王妃不想承認,又不得不說,這個她確實冇想到。

“夜兒,現在提這個做什麼,主要是要找到府裡的臟東西,然後把你父王的病治好。”

莫君夜很鎮定的說道:“府裡的臟東西,不是已經找到了麼?就在這個院子啊,一個揹著丈夫偷侍衛,想要混淆皇家血脈,一個用下作的手段折磨他國和親的妻子,還有比他們兩個人住過的地方更臟的麼?王妃,你說對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