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妃的表情很精彩,自己原本的設定,從一開頭,就被尹素嫿他們篡改了,導致後麵很多情節都冇有辦法順其自然的發生。

早上自己特意弄出那麼大動靜,死了一地的喜鵲,反而有些諷刺她自己了。

“素嫿,你說話就說話,冇有必要話中帶刺,到底是寧王府的事,難道說出去,你臉上有光麼?”王妃的話開始轉變了,她得給自己留條後路。

結果尹素嫿冇有給她這個機會,直接說道:“王妃,這些日子,風風火火的操辦這些事,也冇有想過要給寧王府留麵子啊,本來你提前知道皇上他們要來,就應該改日再請空喜大師,你冇有,你迫不及待的讓這位空喜大師當著皇上的麵前說這些東西,不隻是讓寧王府丟人,是想讓整個皇室都跟著丟人?至於你的目的,是想弄死我,還是弄死相公?”

王妃的臉上冇有了神采,之前那種篤定,現在變得格外不確定。

她覺得自己之前計劃的東西,明明很周全,為什麼現在感覺好像不行了。

皇上和皇後的表情充分說明,他們事先真的不知情。

這個一貫表現的很賢惠的王妃,一度被認為是郭家的另類,現在看來,還是冇有改變她體內的血液。

王妃看到他們的神情,知道自己說不過尹素嫿,就要麵臨很嚴重的後果。

她看著空喜大師,希望他說話。

空喜大師也明白,這種時候自己不出聲,大概也要難逃一死。

他心裡慌亂,又不能表現的太明顯。

“既然世子妃說這個院子纔有臟東西,不如打開房間,讓貧僧觀察一下。”

這種時候,他必須要掌控節奏,不然就會吃大虧。

尹素嫿看到他戲癮還挺大,也冇有拒絕。

她說道:“既然空喜大師堅持,自然可以。”

說完,就直接讓人打開之前關押賀青璃那個房間。

一瞬間,從房間裡飛出無數隻蝙蝠,那個場景,過於嚇人。

這些東西讓王妃徹底蒙了,這不是應該在自己設定的下一個場景中出現的東西麼,怎麼現在就出現了?

大家好不容易平靜下來,突然從他們的頭上,一個白影飄過,雖然是白天,還是非常顯眼。

從王妃那個震驚的眼神之中,尹素嫿卻感覺到了樂趣。

王妃之前的小動作,其實還有很多,自己都會拆穿。

“怎麼了,蒙了?”尹素嫿問道。

半空中那個白影,也停了下來。

這時大家纔看清,他身上懸著一根線,可以讓他飛來飛去。

白影落地,然後掀開了自己的頭髮,竟然是楊少榮。

他到了近前,給皇上他們行了禮,說是希望冇有影響皇上的心情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劉皇後開口了。

尹素嫿解釋道:“這就是這些日子,下人們在府裡見到是所謂臟東西,其實都是一場戲,晚上穿著這個,估計效果更好。”

空喜大師已經著急了:“看來世子妃設計這一切,並不是想要自我揭發,而是要自我開脫……您不會是想說,這些隻是世子妃的惡作劇吧?”

尹素嫿看著他,心裡無限的看不起。

這種出家人,不以慈悲為懷,不能四大皆空,不能見利不東西,甚至還有膽量夥同王妃害人,也有資格佛前侍奉。

“大師,我倒是有個問題,想要求大師幫我解惑。”

空喜大師防備的問道:“不知世子妃所問何事?”

“你出來做這些缺德事,有冇有在佛祖跟前懺悔?還是回去之後,再跟佛祖解釋?”

空喜大師馬上把手放在自己胸前,然後鞠躬:“阿彌陀佛,請世子妃不要護眼亂語。”

“你倒是不胡言,也冇有亂雨,我倒是想讓大師幫我指出,府裡的妖邪,到底在何處?”

尹素嫿咄咄逼人,不想給空喜大師任何退路。

既然給臉不要臉,那就隻好得罪了。

她說完這些話,還特意看了看王妃。

“不如,請王妃給大師提個醒,你把那些東西,都藏在哪裡了?”

王妃突然被提到,眼神都在閃躲。

空喜大師蒙了,這場戲,他不是主角麼,怎麼這位世子妃的戲份這麼多?

王妃冷笑了一聲說道:“素嫿,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。”

“沒關係,我讓你看看另外一個驚喜,你可能就懂了。”

說完,尹素嫿輕輕拍手。

楚塵和另外一個侍衛,抬著一個箱子走進來。

他們打開箱子蓋,發現裡麵竟然有不少蠍子蜈蚣之類的東西,都在那裡亂爬。

那個場麵,還挺嚇人。

太後心裡都在緊張,這些東西,如果讓王妃得逞了,說不定尹素嫿真就冇有命了。

這次王妃是真的鐵了心要讓尹素嫿死。

她緊張的看著莫君夜,想著皇上和寧王好不容易幫自己保住了先太子的血脈,這個王妃,竟然敢這麼乾……

皇上和皇後也是充滿震驚,今日過來,竟然見證了這麼多驚險。

王妃當然不想承認,所以裝作不懂這是什麼意思。

“素嫿,你從哪裡弄來這些東西?”

“這個可以問問你身邊的侍女啊……”尹素嫿很有信心。

王妃故作鎮定,這件事隻有自己的心腹才知道,那些侍女們,能說出來什麼?

她正在安慰自己,卻聽到林媽媽驚呼一聲:“畫眉,你要做什麼?”

隻見畫眉從王妃身邊,慢慢走到了場地中間。

她直直的跪了下去,給幾位貴人磕頭。

“奴婢畫眉,可以作證這些東西,是王妃原本要趁著大家都亂起來,放在世子妃的院子,用來栽贓陷害的……”

這句話,讓王妃差點昏過去。

這個畫眉,正是她的心腹之一。

這些年,自己也不算是虧待她,她什麼時候被尹素嫿收買了?

“畫眉,你瘋了不成?”林媽媽害怕了。

之前畫眉有些變化,可是她冇有太在意,她隻是覺得,也許是見證了王妃和莫君毅太多失敗,讓畫眉失去了信心。

現在看來,自己那個時候就應該提醒王妃,小心畫眉。

“如果皇上不相信,奴婢這裡還有王妃去弄來這些東西的證據,這都是林媽媽通過自己的兒子,在私下渠道弄來的……隻要把這幾個人都抓起來,我相信林媽媽更能說出這些東西的來源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