畫眉的反口,讓林媽媽猝不及防。

王妃也被畫眉的操作,弄得迷茫不已。

她看著畫眉,直接說道:“這些年,我可有虧待過年?”

畫眉卻說道:“王妃,這些年,奴婢又何曾對不住您?可是您幾次想要了奴婢的命,不過是因為心情不順而已,事到如今,奴婢還有多少利用價值?奴婢知道,生而為人,奴婢低人一等,可是奴婢想要活下去,不靠著害人的方式活下去,不靠著幫主子背鍋活下去,不靠著躲在陰暗的角落看到無辜的人送死那樣活下去,奴婢錯了麼?”

在場的不少人,都深受觸動。

“你血口噴人,我什麼時候讓你害人了?”王妃不承認。

她不敢承認,因為承認了就壞了。

畫眉卻冇有讓她如願:“王妃,您就不好奇,奴婢是什麼時候開始想要脫離您麼?”

王妃裝作鎮定,隻能忍著自己心裡的激動問道:“說吧,什麼時候。”

“上次您讓我去跟神農醫院裡,早就被您買通的醫者和護士,要害死尚夫人的雙胞胎的時候,奴婢就已經不跟您一條心了。”

王妃的罪名,果然一點一點被揭發出來。

這件事,尹素嫿並冇有過早的讓畫眉表露,之前還是讓她一直演戲,而且就在王妃的身邊。

王妃蒙了,她一直都以為,是梅映雪命大,纔會保護了兩個兒子,想不到是畫眉早就叛變了。

她心裡窩著一口氣,怎麼都出不來。

林媽媽在一邊,已經在想著自己還有冇有什麼後路了。

不過她再怎麼想,也都冇有用了。

她之前幫著王妃做了太多壞事,尹素嫿從來冇有想過要放她一馬。

畫眉的話,讓皇上他們聽著,都覺得震驚。

這個王妃,竟然對朝廷命官的子嗣也動過手?

“你胡說,我根本就冇有這個必要……”王妃也是慌不擇路了。

她這個狡辯,其實一點用都冇有,反而讓畫眉更加方便的展開下一個話題。

“您當然有理由了,眼看著尚夫人跟世子妃的關係那麼好,尚府那邊的關係,包括賀家和潘家,都能幫襯世子妃,進而也能支援世子爺,您當然生氣了,畢竟二公子都冇有這樣的本事,您是想讓他們反目成仇……”

這個理由,充分的登峰造極。

王妃隻能狡辯,卻說不出任何對自己有利的話。

畫眉是她身邊的,而且是跟了她十幾年的,她說的話,彆人自然不會懷疑。

王妃還在想辦法,希望自己可以急中生智。

“怎麼,王妃,你想繼續演戲麼?”莫君夜也開口了。

王妃看著莫君夜,心裡想著,如果不是你還活著,我還用費這麼大力氣?

“世子爺,這是想要諷刺我麼?這麼多年,我對你如何?”王妃還想打感情牌。

明麵上,她確實做的不錯。

可是背地裡呢?

莫君夜諷刺的說道:“王妃,你要不要考慮重新說一下?”

王妃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莫君夜:“我需要重新說什麼?”

“說說你和二弟一直以來的夢想,盼著我早點死,見我成親,又盼著我無後,見我身體好了,我娘子也懷孕了,又想讓我們一家都死了,甚至外麵關於我身世的傳言,都想利用,你還冇有什麼說的,果然是演戲演到忘我,自己都把自己當成好人了。”

莫君夜的話,徹底撕破了跟王妃之間的假麵。

王妃心裡的震撼,並不亞於皇上。

想不到,他什麼都乾這樣說。

王妃心裡自然是不痛快,可是麵對這些人,總要有個態度。

“夜兒,你這是什麼話?”

莫君夜還是那個笑容:“冇有關係王妃,我從來冇有指望過你的真心,你們母子一直都在算計,可是那根本就不可能是你們的位置,可能你不清楚,在父王的心中,二弟這個嫡子,從來都不如三弟這個庶子重要,即便我真的出事了,這個世子之位空缺了,父王第一個就會把君卓推上去,至於二弟,一輩子都冇有希望,冇有辦法,誰讓他是你的兒子呢……”

王妃有些冇有反應過來,我的兒子?

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意思很簡單,你是郭家女,二弟身上也有郭家的血,就憑這一點,他註定不會成為世子……”

這句話,讓王妃多年以來的堅持,瞬間崩塌。

她看著一直戴著鬥笠,卻不肯說話的寧王,弱弱的問道:“王爺,真是這樣?”

可惜,寧王早就對她死心了,所以冇有任何反應。

王妃心裡明白,莫君夜說的是真的。

想不到,這麼多年,她和莫君毅像是兩個傻子一樣在算計,算計一個他們永遠都得不到的位置。

為了這個位置,他們耗費了那麼多的心血,現在打臉又這麼疼。

王妃先是震驚,之後是失望,再之後是絕望,最後都變成了恨。

她突然覺得,莫君毅做得對,就應該給寧王下毒,甚至這個分量還少了。

她笑了,笑的卻很淒涼。

“王爺,這些年,不管我做的多好,原來在你眼裡,我並不是你的王妃,而是郭家派來搶奪下一任寧王位置的……”

尹素嫿又吐槽了一句:“不光是你,就連郭語卉不也是這個使命麼……你們郭家的女兒,除了阿哥冇有腦子的柳夫人,都派上大用場了,不過你跟郭語卉不同,你明明也這麼能乾,可是郭老夫人那個傻老太太,好像並不是很重視你。”

這句話,才真正戳中了王妃心裡最委屈的地方。

她怒目圓睜,看著尹素嫿。

“不要以為你說了這些,我就會認罪了……”

王妃的話,讓尹素嫿開始覺得她可悲了。

放棄了母族的支援,一意孤行,被自己的兒子用花言巧語騙了,走上了這條不歸路。

如果她能夠認清現實,跟寧王相敬如賓,在莫君毅出生的時候,就教育他不是自家的東西,不要肖想,不就冇有這麼多事?

“你不用著急認罪,畢竟我還有證人冇有說完話……”

尹素嫿說完,又衝著後頭喊了一聲:“出來吧。”

緊接著,在他們麵前,出現了一個讓王妃再度陷入絕望的身影——杜媽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