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媽媽被彆人攙扶出來的一刻,林媽媽也蒙了。

她明白,王妃的秘密守不住了。

杜媽媽很快到了眾人麵前,給皇上下跪。

“你是何人?”皇上問道。

“回皇上的話,老奴是之前從郭家跟著王妃陪嫁到寧王府的媽媽,這些年一直跟在王妃身邊,親眼見到了王妃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,曾經也是王妃的幫凶,後來因為得罪了世子妃,卻被王妃放棄,差點死在自己兒媳婦的手裡,還好被世子妃救了,纔有今日……”

杜媽媽的話,非常簡單就概括了自己的一生,還落實了王妃的名聲。

王妃慌張了:“你這個刁奴,當初是你自己犯了錯誤,我才把你趕出去,你現在竟然反咬一口。”

林媽媽扶著王妃,示意她還是不要說話。

她心裡明白,這幾位媽媽手裡,都有王妃做歹事的證據。

果然,杜媽媽同樣冷笑了一聲,然後說道:“王妃,何必自欺欺人,這些年,老奴手裡過過的那些你揹著王爺手下的銀錢和其他財產,都有單子,而且都對得上,還有你讓老奴去采購的用來給世子下毒的,給魏側妃和許側妃下毒的,甚至是前些時候,你讓老奴去采買的差一點要了佳容郡主命的東西,都有單子,王妃可敢過目?”

這些東西,都是杜媽媽用來自保的。

這些年,她跟著王妃,也做過不少壞事。

她是從郭家出來的,知道郭家的行事風格,如果知道太多,會被滅口。

她不想讓自己不明不白的死了,所以都留有後手。

杜媽媽不知道王妃什麼表情,反正可以感受到,她一定很生氣。

“另外,王妃之前讓我去為難世子妃,給那個院子下避子湯,甚至後來老奴眼睛都瞎了,王妃還想最後利用老奴一次,想要把老奴扔在世子妃的醫院,讓老奴死在那裡,這些事,王妃也想說明一下麼?”

杜媽媽冇有任何保留,把王妃做過的事,都說出來了。

王妃恨得牙癢癢,杜媽媽這個老貨,竟然出賣自己。

林媽媽也在感慨,如果當初不是王妃對王媽媽和杜媽媽太狠,現在杜媽媽怎麼會成為對方手裡的棋子?

皇上三人都聽得心裡一陣發慌,這個王妃,這些年偽裝的竟然這樣好。

“王妃,你還有什麼說的?”尹素嫿問道。

王妃想了想,表情無比絕望。

她明白,自己狡辯不了了。

她慢慢跪在地上,滿臉都是傷懷。

“王爺,雖然妾身罪孽深重,可是毅兒是無辜的……”

這句話,尹素嫿直接懟了回去。

“呸,他無辜?他若是無辜,就冇有不無辜的人了。”

說完,她又拍了拍手,說道:“上人!”

莫君毅貼身隨從的出現,讓王妃眼前一黑,差一點就昏過去。

她實在是想象不到,他們到底差在哪裡,怎麼到處都讓尹素嫿算計了。

同時她也擔心,既然他出現在這裡,原本應該躲起來的莫君毅,他怎麼樣了?

“尹素嫿,你把我兒子怎麼樣了?”王妃咬牙問道。

莫君夜把尹素嫿護在自己身後:“王妃,我們並冇有對他怎麼樣,不信你可以問問這位隨從……”

隨從結結巴巴的說道:“皇上,太後,皇後孃娘,奴才被二公子拋下了,他自己跑了,既然二公子不仁,就不能怪我不義了……”

王妃雖然難受,聽到自己的兒子到底還是跑了,心裡也算是有了一絲安慰。

“你有什麼要說的麼?”皇上已經做好了準備。

既然王妃不是好鳥,看來莫君毅也不是什麼好蛋。

“是,皇上。”

隨從膽戰心驚,就怕自己說漏了什麼。

“我們二公子在很小的時候,就知道有個哥哥占著世子之位,王妃那個時候就在給他灌輸一種概念,隻有哥哥死了,才能輪到他當世子,那個時候,所有的醫者,都在努力給世子爺維持生命,所以二公子就想著,如果他下一點毒,讓世子爺死了,他不就冇有哥哥了,所以他揹著所有人,在世子爺的藥裡下了毒,就是那一次,讓世子爺差點死了,是眾位太醫整整忙活了三天三夜,才撿回一條命,可是並冇有知道,那次是二公子動手……”

王妃差點衝上來撓他,他竟然也敢背叛自己的兒子!

可是林媽媽拉住了她,林媽媽清楚,這個時候再作妖,隻會死的更快。

皇上狠狠歎了口氣,終究冇說話。

隨從繼續說道:“這些年,二公子一直都被病怏怏的世子爺壓著,心裡無比壓抑,後來他為了更好的樹立自己的身份,就去找了九塵大師學藝,可是他心裡一直都記掛著這邊的事,根本就就冇有辦法靜下心,就連他送給世子爺那條黑風犬,四肢都被抹過毒藥,他也不明白,為什麼小時候很喜歡狗的世子爺,竟然從來冇有碰觸黑風……”

莫君夜這個時候主動給了答案:“小時候下毒的事,我早就知道,為了父王纔不說,從那以後隻要是跟莫君毅有關的東西,我纔不會碰。”

戴著鬥笠的寧王,身子明顯震動了一下,不知道什麼情緒。

隨從繼續說道:“二公子聽說世子爺娶親,而且世子妃是個很能乾的人,迫不及待的下山,還跟九塵大師早就逐出師門的一位弟子駱如風來往密切,還暗中製定了不少計劃,針對世子爺,甚至三公子和佳容郡主,可惜都被世子妃也破解了,則個也讓二公子更加氣急敗壞,真正讓奴才感覺到二公子的心狠的,是他親自設計,害死了柳家三口人,那都是他的血親,他隻是為了讓郭家幫助他對付世子妃而已……”

隨從的話,越來越有爆炸性。

“可是郭家竟然不是世子妃的對手,二公子開始尋找世子妃的軟肋,之後他和駱少爺把目標定在了木家小少爺身上,計劃進行到關鍵時刻,竟然戛然而止了,木家小少爺冇事,駱少爺卻失蹤了……”

隨從看了看王妃,眼神遊移不定,最終還是鼓起勇氣說道:“其實,就連王妃,二公子也利用了……在二公子眼裡,除了成功,其他的什麼都不是,冇有親人,隻有棋子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