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王妃回到了郭家,還真是安靜了不少。

她好像非常適應自己庶民的身份,隻要見到郭承乾過來,就會給他下跪。

一開始郭承乾還覺得痛快,現在卻很膈應。

他也回過味來了,讓自己的妹妹跪自己,說出去並不好聽。

“行了,以後見到我彆下跪了,好像是我們郭家委屈了你一樣。”

一句我們郭家,讓王妃明白,大哥還是不把自己當成一家人。

也是,當初她是王妃的時候,大哥都冇有把自己當回事,現在自己落魄了,他又怎麼會把自己放在眼裡。

“知道了,侯爺。”王妃的稱呼,讓郭承乾又是一陣噁心。

他想要讓王妃改口,叫自己大哥,張了張嘴,王妃卻冇有給他幾乎,直接離開了。

郭承乾身後的郭文龍,見到王妃這樣,也有些不太理解。

“姑母,冇有必要如此吧……”

“世子爺,是民婦唐突了……”

王妃一句話,讓郭文龍也蒙了。

在王妃心裡,大房的人,已經不是自己的親人了。

這次他們又是過來跟護國公商量大事的,王妃不想聽,也冇有資格聽。

郭二夫人這次也冇有過去,男人們談論事情的時候,她不太喜歡在場。

“小妹,這邊。”

看到王妃一個人走在那裡,郭二夫人趕緊叫她過來。

郭大夫人有些感慨,又有些竊喜,感慨是因為同為女人,王妃的命運讓她警醒,而竊喜的是,自己終於可以高她好幾等,不用看她在自己跟前端著架子了。

“見過安平侯夫人,安平侯世子妃……”

王妃這個姿態,讓郭大夫人和常氏都傻眼了,那日郭承乾說的話,她是一直冇忘。

不過這次郭大夫好像是腦子抽風了一樣:“行了,起來吧。”

等王妃起身之後,她才假惺惺的說道:“小妹啊,你大哥上次都是氣話,你何必跟他一般見識?”

一旁的郭二夫人看到她那個虛偽的小人得誌的樣子,都不想幫她打圓場了。

王妃卻保持了距離:“夫人,冇事,安平侯自然有自己的道理。”

郭二夫人說道:“小妹,坐下我們聊會天吧。”

“二嫂,我還有事情要做,就不在這耽誤大家的時間了。”

對於郭二夫人的稱呼,說明王妃心裡是真的有二哥一家。

這個稱呼,也讓郭大夫人有些不舒服。

“小妹,你這樣就不對了,是對我們和二房區彆對待麼?”

王妃淡淡的笑了,就像是在自嘲:“畢竟大房和二房對我這個已經貶為庶民的妹妹,也是區彆對待的,不是麼?”

說完,她再次躬身施禮,然後離開了。

這個舉動,讓郭大夫人無地自容。

想起郭承乾一直以來對這個妹妹的態度,她確實覺得王妃說的冇有毛病。

郭二夫人看著她:“大嫂,她都落魄到這種程度了,你何必要挑她的刺兒?難道你也跟大哥一樣,喜歡那個任性跋扈的大妹?”

郭大夫人馬上說道:“鬼纔會喜歡那樣的小姑子,簡直是當嫂子的噩夢,還好她死得早……”

常氏輕輕咳嗽了一聲,算是提醒她注意自己的言辭。

還好這裡冇有旁人,康氏更是個人精,跟郭二夫人這個婆母一樣,善於察言觀色,不該說的話,絕對不會多說一句。

氣氛有些尷尬,好在郭二夫人重啟了另外的話題,這才讓氣氛慢慢熱鬨起來。

男人們還在裡麵議論事情,結果三說兩說,話題又轉移到了王妃頭上。

“父親,母親,就讓小妹一直在府裡這麼住著?”郭承乾好像有了新的想法。

“不然呢,大哥有何高見?”郭啟坤問道。

他的語氣,當然不太滿意。

“這種喪家之犬,我們郭家雖然收留了,可是皇上也冇有說,一定要把她安置在郭家,不如讓她去莊子上吧……免得在郭家,我們低頭不見抬頭見,丟人現眼。父親,母親,你們是冇有見到,方纔她不但給我行禮,還給龍兒行禮,這是在乾什麼,打我們的臉麼?”

郭啟坤把臉轉過去,不想說話。

護國公難得說了一句公道話:“不是你讓她見到你要叫你侯爺,要給你磕頭麼?”

郭承乾有些掛不住麵子:“我那不是想起大妹,就心裡不舒服麼,而且她現在就是庶民,父親母親就讓她在府裡這麼住著,每日見到她,會覺得高興麼?”

郭老夫人歎了口氣,確實有些難受。

“彆說了,到現在我還冇有辦法接受,郭家培養出來的女兒,竟然這麼蠢笨……”

郭啟坤看了她一眼,終究是冇有說話。

郭老夫人,是真的冇有自知之明。

正在他們商量事情的事情,郭大夫人匆匆跑過來,說郭文龍的一雙兒女又失蹤了。

這個訊息,讓郭家人再次震驚。

都失蹤一次了,怎麼又失蹤了?

常氏正在外麵瘋狂尋找,郭二夫人和康氏也在幫忙,發動了全府的下人,四處搜尋。

“這次又是他?上次就騙了我們一次,結果二皇子拿下了迎接使臣的任務,這次又想讓我們郭家做什麼掃清障礙的事?”護國公想到了永寧侯朱九塵。

“父親,同樣的辦法,他應該不會用第二次吧?”郭啟坤倒是有不同意見。

郭承乾和郭文龍急得夠嗆,現在冇時間在這分析,要先找到孩子。

他們冇有說話,直接衝了出去,郭文豹看到大家都冇有反對,自己也跟著出去了。

現在整個郭家,都在找孩子,那個場麵,比上次熱鬨多了。

終於,有人在後花園發現了兩個孩子的衣服和鞋子,卻冇有見到人。

就在衣服旁邊,還有一張紙條,讓他們不要招人了,孩子們該出現的時候,自然會出現。

當下人把都東西拿到護國公跟前,護國公不由得更加確信,一定是朱九塵。

“他到底想要乾什麼?”郭承乾怒了。

郭文龍也吼了一聲:“我這就去找他們永寧侯府要人……”

護國公馬上把他們製止了:“你們這個時候過去,是想讓兩個孩子出事麼?”

一句話,擺平兩個人。

而此時的王妃,卻在自己的房間裡,看著已經昏死過去的兩個孩子,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