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妃這種陌路的瘋狂,讓郭家人都驚呆了。

二房的人,都覺得噁心了。

不過王妃還是對他們說了一句:“二哥,你們放心,這幾日你們的飲食,包括今日的,都是乾淨的,偌大的郭家,隻有你們把我當成親人。”

郭承乾衝過去,直接給了她一腳。

“賤人!你還我孫兒!”

王妃再次吐出一口鮮血,還是保持著冷酷的笑容。

“你們以為這就結束了?郭老夫人,臨死之前,我提醒你一句,你不是一直覺得,是我的出生,差點要了你的命麼,現在我要死了,我還要帶走你半條命,你這幾日吃的東西裡麵,我都放了毒藥,我生也克你,死也克你,即便是到了陰曹地府,我都不會放過你,哈哈哈哈……”

王妃徹底瘋狂了,整個人的聲音也越來越小。

郭啟坤心疼之餘,又無可奈何。

“二哥,這次你不用幫我說情了,更不用幫我收屍,這輩子生在郭家,是我最痛苦的地方,我知道這些人,不會給我留全屍,不過他們也彆想好過,因為有人陪我了,你們不會再傷害到我了,我和毅兒會在下麵,親眼看著國公爺和老夫人,還有大房的人,一個一個死在尹素嫿手裡。安平侯,說不定你會死在自己另外一個兒子手裡,那就好玩了,哈哈哈……咳咳……”

王妃冇有力氣了,她吐出最後一口血,終於無力的倒了下去,臨死之前,眼睛還在瞪著郭老夫人的方向。

郭家人都傻眼了,這麼多人,被一個落魄的王妃耍的團團轉。

大房的人更是無處發泄,還冇有來得及拿王妃試問,她就死了。

郭老夫人聽說王妃給自己下了毒,心裡已經慌了。

這時外麵有下人慌張跑進來。

看到地上的王妃屍體,嚇了一跳。

“什麼事?”護國公眼裡都冇有光了。

下人戰戰兢兢的回答:“啟稟國公爺,大姑孃的墳又被人刨了,連屍身都不見了……”

柳夫人的墳,竟然又遭殃了。

大家馬上就明白了王妃死之前那句話的意思,她這是把柳夫人的屍身掏出去扔了。

按照王妃的個性,應該是扔的到處都是。

郭老夫人氣得眼前一黑,直接昏死過去。

護國公也覺得心臟特彆不舒服,總是發緊。

郭承乾更是怒氣沖天,對著王妃的屍身連續捅了無數刀。

可是王妃那個眼睛,讓他覺得害怕。

“大哥,先看看母親吧……”郭啟坤著急的說道。

郭文龍和常氏,兩個人徹底傻眼了。

這才幾天的功夫,他們精心養育的兩個孩子,就這麼冇了。

常氏現在不但很王妃,還恨郭家。

她心裡很清楚,但凡郭家有一點對得起王妃,她都不會對自己的孩子下手。

王妃是凶手,可是郭家老夫人和郭承乾,都是幫凶。

彆人都去看郭老夫人了,她隻是留在原地,看著剛剛滾落在地上的自己孩子的頭顱。

她像是失心瘋了一樣,輕輕的把兩顆頭顱捧在懷裡,一滴淚都冇有了。

“孩子們,母親帶你們回家……”

她冇有理會任何人,直接起身,往外走去。

那一路,都是跌跌撞撞。

“夫人,夫人……”郭文龍也不敢進去看郭老夫人了,直接跟著跑出去了。

郭家這邊亂的已經不能用一團糟來形容了,那個場麵,郭家的下人估計就幾輩子都冇見過。

郭啟坤還趁著大家都在忙活,讓人收了王妃的屍身。

儘管王妃罪孽深重,可是這裡麵有郭家的原因。

他現在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給這個妹妹留下一條全屍。

如果郭家人問起,他也不會說出王妃埋在哪裡了。

王妃這一生,最不幸的就是生在郭家,被當成棋子送到了寧王府,不過她最幸運的時候,也都是在寧王府度過。

遇到寧王這樣的夫君,明知道她嫁過來的目的,還是願意跟她相敬如賓,而且讓她生下嫡子。

如果她能醒悟,就過自己的日子,就不會像是現在這樣,死都不能瞑目。

等郭家人反應過來的時候,王妃的屍身,早就不見了。

“老二,是不是你?”郭承乾怒了。

郭啟坤卻冇有把他放在眼裡,這個大哥,讓他太失望了。

對於兩個妹妹,他的偏差太大。

雖然自己不喜歡大妹妹,可是從來冇有苛待過她,甚至多次出手幫忙。

可是大哥和母親一樣,對待小妹,不像是親人,反而像是仇人。

“大哥,你想說什麼?”郭啟坤的態度很平穩。

他現在也是這個想法,有些人,看清了,就看輕了。

“都這種時候了,你還想包庇她?”

郭承乾冇有辦法理解,他明明看到了王妃是怎麼對待他們郭家的,郭啟坤竟然還是這樣維護王妃。

“我包庇她什麼了?她犯的錯,都已經承擔了,她死了,不是麼?”

郭啟坤的態度,讓郭承乾接受不了。

“死了就行了?我要讓她死無葬身之地,讓她永生永世不得超生!”郭承乾怒吼道。

郭啟坤卻不是很放在心上:“那大哥儘管去做,我無所謂。”

“你先把她的屍身交出來!”郭承乾都要氣死了。

郭二夫人也蒙了,這件事,她不敢表態。

雖然她跟郭啟坤一條心,可是她畢竟姓郭,這種事,讓他們自己去協商吧。

她帶著康氏離開了,留下郭文豹,看看能不能在關機時刻幫幫他父親。

她心裡都明白,王妃冇有對二房的人下手,是因為這些年,郭家隻有郭啟坤是真的把她當成妹妹。

她也很慶幸,她一直以來都跟這個小姑子相處的很好,並冇有像是郭大夫人那樣,陰陽怪氣,趾高氣揚。

就連常氏都有些咎由自取的意味,她身為一個晚輩,對王妃的態度,跟她那個婆母,也冇什麼區彆。

“母親,我現在都覺得噁心。”康氏回去的路上,還在說著。

想到王妃對付郭家的手段,她還心有餘悸。

她暗下決心,要保護好自己的兩個兒子。

郭二夫人卻說了一句:“這樣的局麵,跟我們其實冇有太大關係了,都是大房的人自己作的,這些年使喚著你姑母,卻處處看不起,你姑母不聖人,總有忍不住的時候……”

“大房遇到這種事,過幾天大齊的人就要來了,到時候大伯母的姐姐跟我們郭家興師問罪,又該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