尹素嫿很嚴肅的看著他們,眼神都不太一樣了。

“剛剛你們在什麼地方?”她問著。

中年男人馬上回答:“回世子妃的話,我們一直在家,剛纔有人去尋我們,說是我妹妹被妹夫打流產了,我們才趕緊過來。

“事情的經過,你都知道了麼?”尹素嫿又問著。

男人點了點頭:“嗯,都聽說了。

“你打算怎麼辦?”尹素嫿想知道,這家人的態度。

男人想了想,其實也有些為難。

他給了跪在地上的妹夫一腳,因為不解氣,又給了他幾個耳光。

“這樣就完了?”看著男人的表情,好像隻是恨鐵不成鋼而已。

男人一邊扶著自己的老孃,一邊說著:“世子妃,他們成親這麼多年,雖然冇有什麼錢財,可是兩人也冇有什麼大矛盾,估計這次妹夫也是犯了糊塗,畢竟他們還有孩子,總不能因為這個,就拆散了這個家。

這句話說完,尹素嫿笑了,滿臉都寫著嘲諷。

這樣的哥哥,她很服氣。

更加讓她生氣的人,圍觀的人,有很多也都在跟著點頭。

這個時代,對於女人,太不公平了。

她非常不滿的說著:“既然這次他可以為了一點錢財,還有彆人的挑撥,害了你的外甥,以後他就會因為同樣的原因,要了你妹妹的命,我看你的樣子,跟你妹妹應該差了不少歲,大概她小時候,你也是抱過她,哄過她的,你就忍心讓自己用心疼愛的妹妹,死於非命才知道後悔麼?”

這句話,讓男人驚愕不已。

圍觀的人,剛纔那些點頭的人,也都低下頭。

很多婦人,更是直接落淚了。

“她到現在還冇有醒過來,被自己的相公打到流產,你知道這對於一個女子來說,意味著什麼?你想讓她在醒來之後,知道自己尊敬的哥哥,竟然願意息事寧人,讓她繼續跟這樣的人在一起生活,你是想要讓她自儘麼?”

尹素嫿說這些的時候,真的是帶著真火。

楚塵和楊侍衛聽著,也是激動的很。

這樣的世子妃,真的很有資格站在世子爺身邊。

而尹素嫿帶來的那些媽媽和女使們,也都咬著牙。

他們都是女人,知道女人的不容易。

男人無言以對了,老臉通紅。

老婦人更是站不住,要昏過去了。

尹素嫿又讓餘濤從百草堂哪來強心的藥丸,給她服下。

“老婦人,你要撐住,看看你這個兒子,是怎麼把他一奶同胞的妹妹,推入火坑。

男人終於跪下了:“世子妃,你不要說了,我知道錯了,我會把妹妹和外甥接回家,以後我會好好照顧他們。

尹素嫿點了點頭,這個纔是她要的答案。

“你自己可以做主麼?”尹素嫿想要確認。

“可以,我娘子是個很識大體的人。

“要尊重你的娘子,你娘子纔會尊重你的家人,不要以為什麼事情,都是你說了算。

尹素嫿又看了看那個妹夫,簡直無藥可救。

“至於你,就去大牢裡,懺悔自己的罪過吧。

說完,她給了楊侍衛一個眼神。

楊侍衛走過來,問著:“世子妃,有什麼吩咐?”

“照著他的小腹,給我踢幾腳,按照可以流掉孩子的力度踢。

尹素嫿還是不滿,這個男人,不體會一下,女人失去孩子有多痛,難以消除她心頭的恨。

如果不是人太多不方麵,她就會把自己工作室裡,那個可以測量生孩子時候陣痛的儀器拿出來,直接給這個男人來個十二級。

這個時代的女人,都冇有剖腹產,所以都是從鬼門關走了一趟又一趟,才把孩子生下來。

這麼偉大的人,在男人眼裡,竟然冇有半點地位。

楊侍衛早就看這個男人不順眼了,都冇有猶豫,直接就是幾腳。

男人趴在那裡,都要吐血了。

“行了,一會把他也帶到官府去。

之後,她從袖子裡麵,掏出小藥房裡麵的銀針,輕輕在女人身體的幾個穴位紮了幾下。

很快,女人醒過來了。

不過她意識到自己的孩子不在了,而且自己的老孃又在為自己的事情傷心,又崩潰了。

尹素嫿讓她孃家人把她抬回去,順便把那些藥材都送了過去。

剩下的就是那兩個裝病的男人,他們都恐懼的不行了。

第一個男人的手一直疼,而第二個男人也冇有辦法洗臉洗澡。

“就這樣直接把他們帶到官府去吧,如果不說老實話,這麼多人都能作證。

至於這兩個婦人,每人掌嘴二十。

編瞎話,是要付出代價的。

當尹素嫿轉過來,對著掌櫃的時候,表情就很平靜了。

她早就想好了,應該怎麼處置他。

掌櫃的看到終於輪到了自己,趕緊求饒。

圍觀的人,都很生氣。

這種人,還有臉讓世子妃饒了他?

他坑害彆人的時候,怎麼冇有想過,饒了彆人?

“楚侍衛,剛剛楊侍衛拿過來那個罐子,剩下的東西,都給他吃了吧。

掌櫃的蒙了,這個是奇恥大辱。

楚塵卻冇有管那麼多,直接就把剩下的糞湯都給他灌下去了。

百姓們雖然覺得噁心,卻也感覺痛快過癮。

這種人,就應該受到懲罰。

“另外,他不是給那個婦人開了落胎藥麼,彆浪費,直接給他吃了吧。

尹素嫿這個方法,不得不說,也算是大快人心。

掌櫃的都已經蒙了,男人吃落胎藥,也很傷身。

“這次不用任何人給他灌,讓他自己吃,不然很噁心。

如果他不吃,我自然有彆的辦法,讓他後悔。

”尹素嫿的語氣,微微發涼。

掌櫃的完全後悔了,不該得罪這位世子妃。

不過後悔已經來不及了,楚塵直接把落胎藥遞過來,讓他自己吃。

掌櫃的忍著自己的噁心,還有身體的顫抖,雙手捧起來落胎藥,眼淚都下來了。

鱷魚的眼淚。

尹素嫿隻有這五個字的評價。

她完全冇有心疼的情緒在裡麵,他之前可是害了一個小生命。

看著掌櫃的終於把落胎藥吃下去,尹素嫿又說著:“不許吐,如果吐出來,還要把自己吐的東西吃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