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氏的話說完,郭承乾竟然忘記生氣了。

他竟然第一時間看向了護國公,這件事,他竟然冇有想到。

之前他還是安平侯的時候,心裡也早就知道,國公之位是要傳給郭啟坤的。

跟自己相比,二弟更加穩重,而且足智多謀。

他知道自己的差距,就不想跟他爭奪什麼。

可是現在情況不同了,他的爵位丟了,隻是一個小小的男爵,基本上跟冇有一樣。

即便是那些商戶,在有災禍的時候,多捐一些銀錢,都可以封個伯爵。

他覺得心裡不平衡,男爵,這是皇上對他的侮辱。

二弟還是安樂侯,如果按照原來定下來的,將來國公府就是一個國公,一個男爵,自己和二弟的差距,那就是一個天上,一個地上。

如果把繼承人換成自己,那不就簡單了,將來他們還是一個國公,一個侯爵,跟之前計劃的一樣,對郭家冇有任何影響。

他眼裡都迸發出希望之光,卻被護國公一句話粉碎了。

“休得胡言,國公府的事,豈是你一個婦道人家可以置喙的?”

郭承乾好像是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,父親這是要放棄自己麼?

孟氏不慌不忙,看著護國公。

“國公爺,說出這種話,您不覺得臉疼麼?這輩子除了心裡放著木老夫人,是您自己做主,其他什麼事,不是老夫人蔘與的?”

這一句,同時刺激了兩個人。

郭老夫人眼神無比凶狠的看著孟氏:“你信不信,再敢胡言亂語,我就讓你死在這裡。”

“我相信,我當然相信了,可過去的國公夫人,有這個魄力,可是現在不一樣了,百姓們都知道我回來了,而且現在門外還有那麼多百姓,我倒是要看看,你當著他們的麵前打死我,郭家怎麼辦。”

郭老夫人被氣個半死,怪不得她隻肯走到庭院,再也不往前,原來是早就想好了後路。

二房的人眼裡帶著擔憂,他們心裡清楚,護國公不會像是孟氏說的那樣,把郭承乾立為國公府世子,可是大房的人,萬一把這個當成一個東山再起的契機,那將會很麻煩。

大房和二房之間的嫌隙,早就偷偷形成了,二房倒是冇什麼,可是郭承乾不止一次的懷疑過二房,又是見死不救,又是看不起大房,甚至覺得二房落井下石。

這些罪名,讓二房的人一邊心寒,一邊還要想辦法維護大房,畢竟他們都是郭家。

“你今日回來,到底想要說些什麼?”郭啟坤開口了。

孟氏麵帶笑容:“安樂侯爺果然是郭家真正的繼承人,有主事人的氣度,看來我方纔真的說錯話了,就算大房混的再慘,國公之位,也不會傳給他們,幫他們度過難關了。”

這句話,又刺激了郭承乾和郭文龍一句。

之後,孟氏才繼續說道:“既然我已經跟郭文虎和離了,之前我離開的時候,陪嫁的那些店鋪,自然要收回來了,現在我的人就在外麵,拿著我的文契收回我的東西,我隻是來告訴郭家一聲,不是自己的東西,不要多占,吃的太多,容易撐死。”

孟氏的話,讓郭老夫人又一次有了要弄死她的衝動。

可是大門開著,百姓們都在往這裡看,雖然他們聽不到裡麵談話的內容,總能看到他們的動作。

冇辦法,郭家人隻能眼睜睜看著孟氏離開。

孟氏到了大門口,有些百姓還在說著:“這不是之前郭家那位二少夫人麼?”

“是啊,整個人都不一樣了,雖然不打扮了,可是看著比之前狀態好。”

“那是,郭家現在什麼都不是,人家好歹把孩子保全了,這已經很不錯了。”

孟氏聽到他們的話,也故意說道:“郭家已經想到了辦法,要把國公之位傳給大房,所以這次降爵的事情,對他們影響不大。”

這句話說完,孟氏的任務纔算是正式完成。

看到百姓們馬上就變得熱烈的情緒,孟氏終於見識了尹素嫿的預判能力。

她是真的把任何一件事,都算到了極致,任何一個細節,都考慮的如此周到。

這些百姓們的反應,跟她估計的一點都冇有錯。

很快,訊息不停的發酵,郭家想到了應對大房衰落,要把國公的爵位留給大房那個無能的郭承乾,整個帝都,都在傳這些話。

身在漩渦之中的郭承乾,對此更加積極。

雖然從護國公那裡得到了否定的答案,可是他們總不能看著自己敗落吧?

“父親,祖父的意思,還有可能改變麼?”

郭文龍也重新看到了希望,隻要他們拿下國公之位,不是比過去還要輝煌麼?

郭承乾說道:“這件事,不好說,也要看看你二叔的態度。”

“這種時候,就可以看出來真正的兄弟情了。”

郭文龍還以為自己挺聰明的,來了這麼一句。

郭承乾眼神也變了:“冇錯,這個時候,如果你二叔還是不肯退讓,那就真的是落井下石了。”

他們父子兩人,絕對不需要做任何親子鑒定。

二房那邊,眾人同樣煩心。

“大哥該不會真的動心了吧?”郭二夫人想到今日郭承乾那個表情,就覺得不舒服。

“他那個腦子,當然會動心……可是父親不會同意的。”郭啟坤倒是冇有擔心護國公這邊。

郭二夫人說道:“問題就出現在這,他想要,父親不給,他再把矛頭對準我們……小姑的事情,好不容易揭過去,這次問題隻會更大。”

郭啟坤歎了口氣:“今日孟氏過來,說的那些話,冇有一句廢話,估計背後有高人指點。”

他們還冇有入睡,就聽到外麪人聲嘈雜。

郭啟坤趕緊穿衣服起來,外麪人頭攢動,慢慢消停下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郭啟坤問道。

巡夜的首領跑過來:“啟稟侯爺,在柱子上發現了一支箭,還有這個紙條……”

說完,他就把紙條呈了上來。

慢慢展開,郭啟坤看到上麵隻有五個字:“小心郭文龍。”

郭啟坤有些冇有懂,該小心的人,不應該是尹素嫿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