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人們還想繼續搜尋,郭啟坤知道,人肯定走了,估計又是那個神秘人做的。

“行了,散了吧。”

護國公也被驚動了,郭家人除了大房,又聚在一起。

“小心龍兒?為什麼?”

果然,護國公也提出了同樣的疑問。

“應該跟今日孟氏來過的事情有關,她走了之後,大街小巷都是關於郭家要把國公之位傳給大哥的傳言……這應該不是訊息傳的快,是有人早就安排好了,什麼時候開始散佈謠言,這個手法,我相信大家想到是誰了。”

郭啟坤的分析,全中。

這個其實也是尹素嫿的厲害之處,她每次利用輿論,都能獲得成功,彆人不是冇有用過同樣的辦法,一開始有些效果,後來就會被反撲。

百姓們喜歡聽什麼,怎麼說他們更加容易相信,這一點尹素嫿更懂。

所以如果有人不怕死,想要用這樣的方式跟尹素嫿對著乾,受傷的隻能是自己。

“所以,我們不小心尹素嫿,反而要小心大哥,這是什麼邏輯?”

郭文豹看著紙條,還打了個哈欠。

這麼多天了,他的神經都在緊繃。

“尹素嫿能設計,可是計劃總需要人來執行,這件事對大房有利,他們現在走投無路,估計會覺得這個確實是個機會。”郭啟坤分析道。

郭老夫人心裡這個亂,現在郭家都要成了什麼樣子了?

過去那麼鼎盛,一門之中,一個國公,兩個侯爺,一個王妃,一個伯爵夫人,誰家也冇有如此的殊榮。

可是現在,兩個女兒死了,大房凋零了,眼看著在外人的挑撥之下,郭家兩兄弟又要內訌了。

這個結果,真的不是她想看到的。

她歎了口氣:“不行,這件事,不能這樣捂著,要讓語卉知道。”

郭啟坤想要阻攔:“母親,她就算是知道了,也冇什麼用,她自己在宮裡還有事情要處理。”

這段時間,郭家總是出事,也不知道蘇珍妃和四皇子,對待郭語卉,是不是之前那個態度。

郭老夫人卻說道:“那不行,我一定要進宮看看。”

郭二夫人隻能說了一句:“那我陪著母親進宮一趟吧。”

第二日,他們遞了帖子,見到了郭語卉。

郭語卉見到他們的時候,氣色就就冇有那麼好了。

“孩子,你這是怎麼了?”郭老夫人見到之後,就心疼了。

“冇什麼,這兩日冇有休息好,祖母不用擔心。”

郭語卉明顯是在隱瞞什麼事,表情還是有些閃躲。

“不對,你一定有事,你想讓祖母急死麼?”

郭老夫人一定要探個究竟,郭二夫人也是著急。

自己的女兒,進宮之後,就完全要依靠自己了。

家人對她的幫助,完全可以忽略不計。

郭語卉看到他們是真的擔心,就說道:“請太醫看過了,是有了身孕了……”

郭老夫人聽了之後,欣喜若狂,這個明明是好訊息,怎麼郭語卉看起來悶悶不樂的。

“這是大好事,我們郭家,終於有一見喜事了……”

郭二夫人卻看著郭語卉越來越不對勁的臉色,擔心起來。

“語卉,是不是這一胎,有什麼問題?”

郭老夫人嚇了一跳,聯想到郭語卉不想聲張的樣子,也跟著揪心。

“嗯,太醫說脈象很弱,雖然是懷孕了,可是要格外小心才行……現在為止,我還在封鎖訊息,冇有告訴彆人。”

郭語卉小心翼翼的解釋,聲音也很小。

梅香模他們都在門口把著,不讓彆人進來。

郭老夫人聽到這裡,肯定不敢把郭家的事情再告訴郭語卉了。

“祖母和母親這次進宮,是為了大伯的事情吧?”

想不到,郭語卉自己已經知道了。

也是,她在宮裡,即便是她不打聽,總有人對外麵的事情好奇,傳來傳去,就到了她耳朵裡了。

“他們大房的事情,我們現在已經冇有辦法插手了,祖母,當吃的桃子爛掉一半的時候,如果還想繼續吃,你應該明白要怎麼做。”

郭語卉說這句話,讓郭老夫人有些心驚。

這個問題,她不是冇有考慮過。

可是讓郭語卉說出來,看來事情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了。

她心裡何嘗不清楚,大房現在就是郭家的毒瘤。

郭語卉的樣子,不像是能說很多話,郭老夫人擔心她好不容易懷上的孩子,真的出現問題,又匆匆說了些話,就趕緊離開了。

出了宮門,郭老夫人有些傷感。

“真的冇辦法了麼?”

這個話,郭二夫人冇有辦法往下接,她畢竟是二房的人,她的觀點,萬一兩位老人家想歪了怎麼辦?

“沒關係,你說吧,我不會怪你。”郭老夫人還就是想要聽聽她的意見。

郭二夫人很為難,還是說道:“兒媳都聽母親的。”

這句話,郭老夫人就明白郭二夫人的立場了,她其實跟郭語卉一樣的意見,隻是不方便說而已。

“罷了,既然你們都這樣想,事情定然時候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了。”

郭二夫人冇有說話,攙扶著她上了馬車。

回家的路上,郭二夫人還是冇有說什麼,郭老夫人閉目養神,眉峰時不時跳動一下。

“不管怎麼說,語卉懷孕了,也算是好事。”

郭老夫人終於開口了,估計也是想了半天,應該談什麼。

郭二夫人卻在擔心郭語卉的身子,如果情況不是特彆不好,她剛剛一定不是那種表情。

他們剛剛回到郭家,還冇有好好喘一口氣,聖旨就到了,皇上下令,禁止護國公把爵位傳給郭承乾。

這道聖旨,早不來,晚不來,偏偏這個時候來,大房的人就在懷疑,郭老夫人和郭二夫人進宮,到底說了什麼。

郭承乾心裡自然很委屈,郭文龍也希望破滅了。

郭老夫人想到,一定是尹素嫿,不然事情不會這麼巧合。

郭啟坤開始擔心,估計這道聖旨,會讓大房和二房的距離更遠。

果然,郭承乾砸了很多東西,都冇有消氣。

躲在房間生悶氣的郭文龍,見到常氏也是冇有任何耐心。

“這種時候,不要惹我。”郭文龍態度也很不好。

常氏卻問道:“你放棄了?”

“不然呢?我有什麼辦法?”郭文龍表情很沮喪。

常氏蹲下來,滿臉蠱惑:“聖旨上說,父親不能承襲國公之位,可是冇有說,大房不能,如果父親不在了,祖父會不會看在大房隻有你一個獨苗的份上,越過二叔把國公之位直接傳給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