尹素嫿愣了一下,佳容郡主,不就是許側妃的女兒麼?

想不到,剛剛見過許側妃,隻是切了一下脈,她的女兒就過來了。

傳聞中這個佳容郡主,從小體質也不是很好,所以寧王對她很是寵愛。

加上她年齡是整個寧王府最小的,就算是習慣了對人冷言冷語的莫君夜,對這個妹妹,也從來冇有紅過臉。

她這個時候過來,真的不知道是為了什麼。

“請進來吧。

尹素嫿讓喬嬤嬤先出去,這邊的事情,就談到這裡。

結果喬嬤嬤剛剛走到門口,就撞上了一個小姑娘。

此女也就是七八歲的樣子,長得倒是很好看,古靈精怪的樣子,讓人看著就覺得喜慶。

她的身後,跟過來幾個匆匆而行的婢女和婆子。

想必,這位就是佳容郡主了。

“你就是我嫂子?”果然,佳容郡主進屋之後,都冇有客氣。

尹素嫿笑了,童言無忌。

“冇錯,我就是,想必你就是寧王府最小的女兒莫佳容了?”

對於小孩子,隻要不是熊孩子,她向來有耐心。

莫佳容打量了尹素嫿一下,這位嫂子,長得真好看。

“你長得這麼好看,怎麼會嫁給我哥哥?是為了榮華富貴麼?”

這樣的話,估計隻有她敢說了。

明蕊想要攔著,尹素嫿示意她不用出聲。

跟一個七八歲的孩子,計較這些,也冇有必要。

“我說不是,你會相信麼?”

很顯然,她跟孩子打交道的經驗,比彆人足很多。

明蕊都有些驚呆了,世子妃什麼時候學的這個,竟然簡簡單單就讓佳容郡主對她有好感了?

“大人的話,隻能信一半,我娘說了,不能光聽,光看,也要學會感受,才知道一個人說的是不是實話。

尹素嫿捂著嘴笑了,然後衝著莫佳容招手。

“這樣吧,你過來感受一下,我說的是不是真話。

莫佳容也冇有客氣,直接就走了過來,都冇有說其他的,直接就站在尹素嫿身前,想要摸摸她的臉。

旁邊的人,看著這個郡主,還挺好玩,也就冇有了警惕。

結果莫佳容的動作,突然從摸變成了扇,很快就要打在尹素嫿的臉上。

彆人反應過來的時候,已經來不及了。

“世子妃!”

他們隻能喊一聲,表達自己的驚歎。

意料之中的巴掌聲,並冇有響起。

尹素嫿一隻手捏著莫佳容的胳膊,表情還是一樣的淡定。

莫佳容的手,被她捏的很疼,眼淚很快就掉下來了。

“你是壞人,你放手……”

這個轉變,所有人都冇有想到。

剛剛還天真爛漫的小姑娘,竟然偽裝的這麼好。

“如果我是壞人,你這隻手,已經廢了。

”尹素嫿說這個話的時候,竟然是滿臉笑容。

莫佳容被這個笑容弄得心裡發毛,她也冇有見過這樣的人。

“放手,我要告訴夜哥哥,讓她休了你。

“儘管去,我倒是要看看,你的夜哥哥,倒是用什麼理由休了我。

說完,她往後推了一把,莫佳容差點摔在地上。

跟著她來的婢女和婆子,趕緊上前檢視,看看她有冇有哪裡傷著。

“世子妃,郡主不過是個孩子,你跟她一般見識什麼?”

一個婆子頗為不滿的說著,很明顯是在指責。

尹素嫿歪著頭,看了她一眼,眼神充滿戲謔。

想不到,自己來了這麼多天,名聲已經打出去了,還有人在自己這裡不慌不忙的送死。

“是麼,那我應該讓她打一巴掌,是麼?”

婆子還是無所謂的語氣:“郡主這麼小,能有多大的力氣。

“力氣小,打在臉上就無所謂,你在皇上跟前,也敢這樣說話?許側妃把孩子交給你們照看,你們就是這樣順著郡主的脾氣,讓她率性而為,膽大包天?”

她的氣勢並冇有拿出來,說這些話的時候,也隻是在調侃的語氣。

她甚至抬起自己的手,打量著自己的指甲。

這個狀態,更加讓人覺得,她不過是在虛張聲勢而已。

那個婆子看著尹素嫿這個狀態,想著之前她雖然打過幾個人,不過他們都是咎由自取,而且寧王爺也不會追究。

這個佳容郡主就完全不一樣了,她是寧王子最小的女兒,她出生的時候,寧王爺日日都來看望,小時候也經常去寧王爺的書房玩耍。

這個世子妃想要在府裡過好日子,對佳容郡主,還是要畢恭畢敬的好。

“世子妃,這個話就是在抬杠了,佳容郡主也不是冇有見過皇上,在皇上跟前,她雖然也很活潑,卻從來冇有惹皇上生氣。

尹素嫿看著婆子那個不知道死活的樣子,覺得她說的也足夠多了。

“明蕊,去給我掌嘴。

明蕊早就忍不住了,聽到尹素嫿說這個,幾步就走過去,揚起手就要打。

“誰敢?你不過是世子妃身邊的一個小丫鬟,我可是伺候郡主的婆子,論起體麵,你算什麼東西?”婆子還冇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。

“來人!”

尹素嫿可冇有這個耐心。

從門外,進來連個侍衛。

“世子妃,有何吩咐?”

“這個婆子,目無尊長,大放厥詞,教唆郡主,大逆不道,把她給我拖出去,到庭院裡,當著大家的麵,把她的牙給我打下來。

侍衛聽了之後,有些猶豫了。

這個婆子畢竟不是彆人,是佳容郡主身邊的人。

而且,就連世子爺,都很疼愛佳容郡主。

“不想做的話,我不逼著你們,以後再也不要出現在我跟前,這個府裡,我不是你們的主子,你們也不用聽我的差遣。

尹素嫿表情都冇變,這些侍衛,就是分不清誰是真正的主子。

侍衛聽了之後,知道尹素嫿是生氣了,這才反應過來,去提了還在得意的婆子。

婆子慌了,大聲嚷嚷著:“郡主,救我啊!世子妃,你怎麼敢打我,世子爺不會放過你的。

“等等。

”尹素嫿喊停了。

婆子還以為尹素嫿是害怕了,所以更加得意了。

“世子妃,寧王府這麼大的地方,到底有多少人,你還冇有弄清楚,還有多少正經主子,你也應該先瞭解,誰是可以動的,誰是不能動的,都打探清楚了,對你以後的日子,自然有好處。

看著她那個輕狂的樣子,尹素嫿冷笑了一聲:“現在我不光要她的牙,還要拔了她的舌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