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氏的話,讓在場的人,非常不理解。

“你有這個本事?”護國公當然第一個表達不相信。

常氏在郭家多年,如果有這個本事,大房就不會陷落。

現在氣憤之餘,跟郭家說這個,不是危言聳聽是什麼?

“這一點,自然不用國公爺操心,畢竟你那些子孫捆起來,也隻能送死,我已經感染了鼠疫,然後親手毒死了郭文龍這個廢物,如果不是他愚孝,怎麼會讓我們的兩個孩子死掉?還有安樂侯爺,道貌岸然的偽君子,死的不是你孫子,你當然可以裝作若無其事,可惜,現在你們都要死了,一家子都給我和夫君陪葬!”

她說完,眾人都嚇壞了。

鼠疫,那幾乎就是絕症,隻能聽天由命了。

郭大夫人聽了之後,也是驚恐萬分。

“龍兒竟然是你毒死的?”

“怎麼,想要打死我?放心,我死了之後,你很快也要下來陪著他了,我們大房,除了孟氏和她的兩個兒女,很快就要一家團聚了。”

郭大夫人被她氣的夠嗆,都想很直接撓死她。

“不過你們放心,你們上路並不孤獨,來這裡之前,我去過醫院了,雖然冇有進門,可是親自接觸了楚王和楚王妃,他麼們必然會接觸自己的孩子,他們一家,都要給我們陪葬,這樣多好,大家要死一起死,到了下麵繼續鬥,好完吧?”

常氏癲狂了一樣,開始仰天大笑。

趁著彆人還在判斷,她方纔說的話是真是假,她掏出自己準備好的匕首,直接捅進了自己的肚子。

看到這個情景,郭大夫人嚇壞了,都要捂著臉叫了。

常氏回頭看了康氏一眼,說道:“這個家,隻有你從來冇有對不起我,不過對不住了,誰讓你是郭家的媳婦……”

她的力氣慢慢抽空,緩緩的趴在了地上。

郭家人像是被人定住了一樣,冇有一個人上前。

常氏想起來之前尹素嫿說的,她有個什麼藥方,擔心自己死了之後,會被郭家人看到,萬一真的吃好了,那自己就白死了。

她憑藉著最後一口氣,紙條掏了出來。

顫抖的手,慢慢把紙條展開,隻見上麵寫著:“鼠疫已解,你傳染不了任何人……”

常氏心裡猛然被堵住了,這個尹素嫿,賤人!

她馬上把紙條塞進嘴裡,用儘全身的力氣咀嚼,結果卡在嗓子那裡,吐又冇有力氣,加上失血過多,呼吸又不暢通,很快就痛苦的死去了。

她死的時候,那個慘樣,讓郭大夫人更加害怕。

“賤人,賤人,都是賤人,死還要拉上我們這麼多人……”

想起她之前先去了譚家,之後進入了郭家大門,譚墨心裡更是窩火。

他們兩大家族,就要這樣折在常氏手裡?

他不甘心,也不相信這是真的。

可是郭家人的反應,又讓他不得不相信。

康氏非常快速反應過來:“門外的,冇有進來的,馬上去看大少爺和小少爺,不能讓這個院子的人接觸……”

郭文豹聽了隻有,有些心酸。

自己的兩個兒子,千萬不要出事。

這個屋子所有的人都冇了,隻要自己的兩個兒子還在,郭家就不算是冇有希望。

護國公半天冇有說話,他看著常氏的屍體,真想狠狠的上去踩兩腳。

可是想到她就是個鼠疫源頭,就有些恐懼。

“怎麼辦,我們真的感染了?”郭大夫人開始慌亂。

“感染了就感染了,難道我們郭家冇了,大雍還有存在的必要?”郭啟坤突然說了一句。

這也是這麼多年,他說的最危險的一句話,冇有任何明哲保身,也冇有任何退縮。

郭二夫人嚇了一跳,不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。

如果真的是鼠疫,他們完全不需要浪費任何手段,就能讓大雍癱瘓。

隻要他們走出去,接觸更多的人。

譚墨也被他這種瘋狂的想法嚇到了,果然,郭啟坤纔是郭家最狠的一個。

郭大夫人還在哭,她覺得這輩子,怎麼這麼倒黴。

早知道,真的不應該跟著郭家一起回到帝都,就在郭家的老家當土霸王多好。

現在好了,全家都要完了。

“老二說的對,現在是皇上也在幫著楚王妃,我們郭家如果還是什麼都不做,就這樣等死,也太便宜了他們,既然想要讓郭家死,也要付出足夠的代價才行。”

護國公一句話,也算是決定了郭家的行動。

“譚大人,事到如今,還想置身事外麼?”

郭啟坤看著譚墨,直接問道。

譚墨還在猶豫,這個決定,不能輕易下。

“國公爺,這兩日,大齊的三皇子就到了,大梁的使臣也要到了……”

譚墨對大雍的未來,還是有些期待。

畢竟現在譚家並冇有被影響,他們跟郭家的關係親近,可是來往不多。

護國公冷笑了一聲:“看來譚大人還覺得自己能活下來,即便是三皇子來了,估計也是被感染,訊息傳回大齊,大齊定然發兵,到時候大雍有必要存在麼?帝都將來就是一座四城……”

譚墨又說道:“彆忘了還有那個楚王妃,她的醫術無比高明,國公爺怎麼知道,她冇有辦法應對鼠疫?”

郭啟坤看到他全程不跟自己說話,也是有些惱火。

“譚大人,是想賭一次?”

譚墨想了想,回答了一句:“如果賭了,至少多了一次機會,不是麼?”

“那譚大人還是回家等著吧,我們郭家就不耽誤譚大人去安頓家裡的事了。”

郭大夫人傻乎乎的,心情格外沮喪。

她被眼前的局麵,弄得不知道該怎麼辦,是要跟著哥哥回去,還是留在郭家。

“小妹,我們先回去吧,這裡已經冇有你牽掛的人了。”譚墨說道。

護國公站了出來,說道:“既然冇有牽掛的人,那就不要站著我們郭家長媳的名分了,念在這些年,郭家和譚家並冇有出現矛盾,我代表老大,與你和離……日後,你若是再有婚嫁,我們郭家不乾涉。”

郭大夫人聽了之後,非常氣憤。

“我都這個歲數了,還嫁,我嫁你娘個頭!”